轮回电影,梦里花开
初一 散文 2593字 193人浏览 说说727

轮回电影,梦里花开

——话“幸福” 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2014级7班 陈芊町

白色大道,通往哪个方向?

一个身体,拖着长长的,灰色的影子慢慢走着。眼光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尽头。除了白色,还是白色。

无谓。漫步。

我看到一个身影,一个小女孩的身影,小小的身体,约摸,4、5岁。她拉着她的妈妈,哭着,闹着。只为了身旁一串红红的,也算得上是令人垂涎的冰糖葫芦。

妈妈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递给商家3元钱,伸回手,手里一串红红的,令人垂涎的冰糖葫芦。递给她的孩子。哭声戛然而止,两眼放光的孩子,一脸的得瑟相儿,满足的,幸福的样子。

我微微一笑,心中竟有些期待那串冰糖葫芦的滋味。咽下口水。

身影从我身边悄悄掠过,无声。我转过身,甚至还能看到那小孩流口水的模样,眨巴着眼。孩子的幸福,是不是那一串艳红的冰糖葫芦?

幸福,是满足。

渐渐消逝。只剩无尽的白色。

脚下的路,仿佛在慢慢发烫。诧异的蹲下身子,试图用手去触摸。又闪电般又收回。。一股热流从脚下腾起,很甜蜜,是冰

糖葫芦味儿的怀抱。

周围变了颜色,新芽似嫩绿。只有那条路,仍然雪白。 “过来啊,来找我们啊!!快点!”一阵喧嚣传人耳朵。五六个小孩子,从我身边飞奔过去,留下一道光影。停住脚步,静静观赏。那群孩子串通好似的分头散开,有的躲在草丛中,有的躺在地下,有的爬上树。

从远处,走来一个孩子,蒙着红领巾,两手伸直,左右摇晃。“我过来咯!。”没有回应。往前走了几步,颤抖的手,探寻。无果。蹲下身子,嘤嘤:“你们在哪里?我怕黑。”

寂静。呜咽。

扯下红领巾,露出稚嫩的小脸来。泪水蒙蔽的眼睛,睁不开。孩子们一齐围住“你怎么了?不要再哭了啊。我们在这里呢!我们在陪着你呢!”缓缓抬起头,脏脏的小手擦干了泪珠,脏脏的小脸。 “你们在这里啊,我没事的,只是怕黑而已。在这里就好了,就好了,好了„„”声音小了下去,最后一句更仿佛是从天外传过来的音色,“谢谢你们。”

一阵感慨。风起云涌。那孩子的幸福,或许只是有人陪伴。或许,孤单的一只大雁,只想着南飞的回归。团聚。

身影,消逝不见,但小孩的气息,仍在。

幸福,是温暖。

脚下开始发烫,重复。

一股温暖,变了。是手牵手的陪伴。沁入人心。

渐变,周围由绿向红进发着,停止,粉红。

又是一个小女孩,坐在秋千上,晃动着,呆呆地望着被晚霞染红的天。仿佛是天使的红墨水,“嗒——”一下打碎,浓墨重彩。夕阳的最后一缕光洒在小房子上,洒在草坪上,也洒在她身上,轻轻闭上眼睛。我也情不自禁地合上了眼,那束光,仿佛也撒在了我的身上,冰冷的手心渐渐褪去严寒,温暖占据。那光,那人,那屋。

和谐美。

是不是突然想起些什么,那双大眼睛眨巴了几下。“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

她的脚忽然蹬地,用力想借用秋千把自己甩上天。或许是贪恋那美景吧。一串银铃:“呵呵,呵呵„„”

看着她开心的模样。我一脸艳羡,好想也去玩一下。

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或许现在还是停留在这里,不过那无忧无虑,肆无忌惮的生活,或许已经远去。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幼稚。

那小女孩的幸福,或许是尽情地玩耍,没有时间限制。 幸福,是快乐,是愉悦。

变幻,又在变幻。天空般湛蓝。

还是孩子,年龄大概12、13岁,中学生。

安静地坐在地上,手中捧着一本书,海蓝的封面。《泥泥的心灵城堡》。温小平。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身子,吹乱了头发,飘

扬。

又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双噙满了泪,随时可能涌出水的大眼睛。岌岌可危的堤坝,仍然固执地接受这一冲刷,仿佛一眨眼,就将崩溃。两行泪,慢慢,缓缓。滑过脸颊。“滴答——”

让我看看她心里在想什么,可以吗?我喃喃自语。

奇迹出现。“泥泥,你尽情地叫吧。这么多年没有叫过一声妈妈的你一定在夜里哭泣过吧。阿姨,你的妈妈竟然让你叫她阿姨。多么生疏的称呼。14个春秋,你到底受过多少委屈?扫把星又怎样?童工又怎样?学生代表又怎样?你是你,永远都是泥泥公主,不要把自己想得太卑微,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啊。”

感慨万千的她。被书中人物感动得热泪盈眶。

那准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那准是一个惆怅略带伤感的故事。

我看得痴了。不是因为外貌。我喜欢那个眼神,又开始好奇那是个怎样的故事。

那学生的幸福,是手里捧着一本书, 没有人打扰吧。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那小天地里。只属于我自己的空间。

幸福,是安详,是感悟。

包围。蓝色的气息,是海纳百川的胸怀。幽静的没有声息,轻轻的呼吸声。唯一的音符。

倏忽间,一切消失无踪,我恐慌地向四面八方望去,一切乌有。

那是一道光束,比太阳光还耀眼。

那是个连彩虹见了也要黯然失色的女子,朱唇轻启:“欢迎来到幸福之都,一路上看到的不少风景,相信你已经回想起从前了吧。现在,你心中已经知道了幸福密码了吗?”

是的,那些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是我。准确地说,是以前的我。 4岁的我,缠着妈妈要冰糖葫芦。满足。

7岁的我,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温馨。

9岁的我,看着天空荡秋千。愉悦。

12岁的我,坐在地板上静心阅读。安详。

“幸福密码,”我大声地说,“要做到愉悦,满足,信任,安详!”

“恭喜你。答对了。看来你还是感悟了不少。不过还有两点,付出与爱,爱你身边的所有人。”

最后七个字,如雷贯耳。惊心动魄:“开启吧——幸福之门!” 缓缓打开的金色大门,气流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使劲地呼吸。无谓,只有无谓。我全身在冒冷汗,手抖个不停,生不如死的感觉。我紧闭的双眼突然张开——

“怎么了。这孩子怎么全身出汗啊,是不是生病了啊,怎么办。她还没有醒来。”我听到一个熟悉的,久违的声音。

光刺得我突然睁开的眼又突然闭上。

心“突突”地跳着。手脚不停地冒冷汗,还在颤抖。上了发条似的,想停,却无济于事。

我死了吗?我才12岁。我就被幸福之门的强大气流送到了天上了吗?那我的家人怎么办?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张开双眼,然后气喘如牛。

一张温暖的脸,映入眼帘。

妈妈。

“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从我过来到现在,你一直在冒冷汗。来,先喝点水。”

我突然发现一个我难以接受又欣然接受的事实:一切都是虚幻的,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仙女,大道,门,死亡,都是假的。我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我喝完妈妈递过来的水,说:“妈妈,我现在觉得我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那条存在于我梦里的那条虚幻大道,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人生。

只有做到愉悦,满足,信任,安详,还有付出,爱身边的所有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才能拥有真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