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奥林匹克
六年级 记叙文 668字 36人浏览 助沾

每逢周末的傍晚,到月城广场跳舞的人要多得多。

印象里尤其深刻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鬓角虽已斑白,但腰板挺直,精神矍铄。他常常穿一白背心,裤兜里揣着手帕,只要天气允许,几乎都在。他跳得也很有意思,很投入、很自我,从不受围观人的多少和旁边左右共舞者的影响,不时拿手帕来揩把鬓角的汗。

到我注意他时,发现闲看者最喜欢围观他所在的那个跳舞小群体,有时甚至造成水泄不通的热闹场面。爱秀身材的少女和激情澎湃的男生,以及一部分坚持锻炼身体的人,也许是不自觉的,都爱以他为中心跳。时间久了,渐渐感觉他就像是这个临时小团体的精神领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前段时间看央视播的《一个人的奥林匹克》。讲的是东北短跑名将刘长春拒绝日本资助,历经艰险,一个人代表四亿中国人,参加1932年的洛杉矶奥运会的事。虽然有事耽搁电影没看完,但刘长春这个名字,和“一个人的奥林匹克”的精神却深深地印在脑里,与其说那是种傲视强权的可贵勇气,不如说是一种对独立人生情节的追求。

人之处世,往往要受到各种冲击、诱惑、排挤……这些合力妄图一点点磨蚀、震荡、弯曲我们的人生。在这些外力中保持内心的完整,实在是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而类似那位老者和刘长春所向我们展示出的精神的高蹈和人格的不屈,就如同身体的脊梁,支撑住一个“自己”。

端午佳节,喜庆之余我们又会习惯性的对屈原作一番怀想。我想,屈原在经历了二千三百来年仍然让我们缅怀的唯一理由,就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文人的独立气节和爱国风骨,泽被中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对这样一种独立人生的追求,正在日益形成“围观”和缅怀的距离,不能说不是一种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