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初二 记叙文 1859字 48人浏览 韩小剩

那些年,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缅怀我辞世的奶奶

如果我渴求一滴水,您愿意倾其一片海;如果我要摘一片红叶,您给我整个枫林和云彩;如果我要一个微笑,您敞开火热的胸怀。一直以来,早已习惯了您的爱,习惯了依赖,哪曾想您就这样,悄然离开。

在咱们家乡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生前非常善良的人,死后老天都为她吊唁”,确实。出殡那天,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我一步一步地把您送上了山。直到那盛着您尸身的棺木完全被黄土覆盖。我这才突然明白,纷纷扬起的黄土早已将咱们隔绝,而咱们也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从此以后,您在里头,我在外头。

可是往事却像日历一样,被一页一页地翻开,一件一件地映在我的眼前。

还记得,那些夹着花生豆的枣儿吗?一颗颗,饱满甘甜。小时候。每次玩累了,您都会把夏天贮存起来的枣儿剥成两半儿,小心翼翼地去了核儿,然后用颤颤巍巍地手将一粒粒花生豆挤进枣子中,脸上堆满了幸福的笑容,十分满意地把枣儿塞进我的嘴里,还一边嘟囔着“花生凑枣儿,吃个小饱儿”,而每次我也都吃得心满意足,满口都是枣子的甘甜和花生的清香。

还记得妈妈打我的那次吗?那时年轻的妈妈脾气很不好,

有次居然让我跪在地上,用荆条狠命地抽打我赤裸的脚后跟。您知道后,急急忙忙地赶到我家,要把我拽走。可是妈妈力气太大,一下子把您推倒在地上,看着瘦瘦小小的您无力地瘫倒在地上的样子,我心疼极了。就在妈妈又要抽我的那一刻,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起来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您一把扯进了怀里,于是荆条抽在了您的手背上,霎时间一道伤痕在手背上蔓延开来。我吓哭了,惊慌失措地喊着“奶奶,奶奶”,您却抚着我的头说“不怕,不怕,没事,奶奶在呢”。从此,那道伤痕便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挥之不去。

还记得,那支几乎融化掉的雪糕吗?我多么渴望能吃上一根雪糕,尤其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季,连知了也在不耐烦地聒噪着。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儿都拿着一根雪糕,舔来舔去,欣喜地吮吸着雪糕汁儿,我只能站在一旁,呆呆地盯着他们手里的雪糕,并“密切”注意着雪糕的大小变化,嘴里却咽着唾液,心里充满了羡慕。见此情景,您和蔼地把我招呼过去,手里拿着一根快要化掉的雪糕,面露难色,很是愧疚地对我说“奶奶也没带钱,给你买不出雪糕来了。这是别人给我买的,我还没吃几口呢,你拿去吃吧。”说着便把自己的雪糕放到了我的手里。我贪婪地吮吸着雪糕汁儿,把您的爱大口大口地吞进了肚子里。

还记得,您教我捏饺子的情景吗?妈妈总是不愿我动手捏饺子,生怕我不会捏,糟蹋了她的白面。可是您并不嫌弃我,而是手把手地教我。您告诉我该用怎样的速度去擀皮儿,告诉

我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托起饺子皮儿,又不厌其烦地示范着放多少馅儿,怎样从中间向两边捏„„您就这样,一步一步地,面带笑容地教着我每一个步骤,没有一丝责怪。即使我捏出的饺子奇形怪状,您依然夸我捏得不错,并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成长的过程,然后乐呵呵地把我的饺子煮上。看着自己千辛万苦捏的饺子下到热浪滚滚的锅里时,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感觉很有尊严。而这些,是您给的,慷慨无私。

还记得,咱们小镇那香喷喷的钢炉烧饼吗?每次去镇上赶集归来时,您都会从筐子里喜滋滋地拿出三四两个烧饼给我吃,硬邦邦的,正面洒满了芝麻,我咬一口在嘴里,“咯喽咯楼”地脆,这时您就会心十足地笑着,整个脸上挤满了皱纹,小小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漾满了知足的笑意。还记得,那条扯坏了的花裙子吗?那是妈妈买给我的,当时弄坏了裙子的我非常害怕。您却轻声细语地安慰着我,告诉我不用担心。然后从屋子里取出针线,让我叼着手指,一针一线地为我缝了起来。您一边缝一边叮嘱我“不要把手从嘴里拿出来,要一直咬着哈,不然以后把嘴缝起来就不会说话办事了,那多没出息啊”。听着您的嘱咐,看着您娴熟的动作,我心里充满了感激。还记得,还记得„„

记起的太多太多,一点一滴,全是关于您的。您和蔼的面容,在我眼前挥之不去;您朴实的话语,在我耳畔一遍又一遍地回响。不知道,您在天堂过的怎么样,那里和咱们这里一样

吗?是不是也有一间小瓦房,装着一扇木柴门,推开进去,里面有您喜爱的小鸡、小狗和小猪呢?屋子里面是不是也有一个需要烧柴火的土灶台呢?您睡觉时还是躺在土坯盘成的炕上吗,暖不暖?夜里下雨时,您是否又忘记了关窗?

我想我担心地太多了,您是这样善良的一个人,老天是不会亏待您的。您在上面应该会一切安好的,我的担心也许真的多余了。但我会永远记得那些年,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时间,带着您的爱,一直走向更远的未来,因为我知道您一直与我同在。毕竟那些年,是您,让我的世界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