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远都无法忘却的记忆
初一 记叙文 1406字 162人浏览 羽月欢娟

有一些记忆永远铭刻在心,即使将它沉入五千米的海底,只要记起依然会那么的清晰,就算是心再麻木也依然会被记忆刺痛,仿佛旧的伤疤被强硬的撕裂,止不住的悲痛喷涌而出,找不到任何一个止住的理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曾经的刻骨铭心的画面一点点蔓延到所有的神经末梢,仰望惨白的屋顶却无法将眼泪止住,点燃一支香烟,无法麻醉那些被唤起的记起,只能看着灰白的烟雾升腾,惘然。然后那些悲伤逆流成河。

不想哭,眼泪却始终无法擦拭干净。手机的铃声响起,茫然的听着,不想接起,亦不会回复。大脑就像是中了病毒,无法关闭,无法清除,只留下一片白色在内心的深处。记忆深处的那个女子,徘徊在河边,整个夜晚不眠不休,她望着夜色中的河水,几度想奔赴另一个世界,她想那应该是一个出口,不会再有痛苦,不会再有伤痛,只是如若离去,她将把所有的不可承受留给自己的至亲,最终的放弃让她不得不选择继续承受所有的所有,从此,那条河,那个夜,成了女子终生的不可忘记。

命运多舛,这个世界从没有因为谁的不幸而博得上天的怜悯,上天总是会和不幸的人开玩笑,然后淡然的看他们承受更大的不幸,看他们隐忍的活着,挣扎着,不为所动。仿佛这样的游戏,上天才会看得过瘾,看得痛快,所以我说,上帝是最不可靠谱的东西。如若,此生没有其他选择,注定了要承受这些不幸,那又有什么不能承受的,一个人死都无所畏惧,那这世间有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疼痛如果无可避免,那就让它来的汹涌更汹涌一点,那些永远都不能忘却的记忆,那些无法逃避的泥泞山路,就算是荆棘丛生,就算是黑暗和暴雨,就算是胆怯,就算是想要退缩,命运又怎么允许?前方没有指明的灯塔,迷途中没有指点迷津的佛祖,暗潮汹涌的夜,匍匐前行,荆棘泥泞中摸索着走路,黑暗中可以看到自己的血在一点点滴落,声音干脆的义无反顾,波涛中望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碎去,残骸遍地,却执拗的向前迈步。

曾经的疼痛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曾经的所有是那么的不能忘记,我清楚的看到自己回到原点,却再也不是曾经的原点,没有了年少轻狂,没有了踌躇满志,却赤裸裸的站在了原来的原点之上,别无选择。生活的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找不到任何栖身之地,那些落在身上的伤,那些留在心中的痛,那些曾经赋予的屈辱,又如何做到遗忘?当我把所有的所有都放在心底,当我把所有的那些悲伤锁入铁盒沉入深海几千米之处,我以为可以忘记,我以为时间会教会我遗忘过去,只是我错了,不是不想遗忘,不是真的愿意记起,是某些场景,某些话题让我不能不记起,让我怎么也无法将那些殇屏退到记忆之外的路途。我只能看着它蔓延吞噬我的心脏,我的神经,我的思维,直至窒息。

大口的喝水,不想停止,看着那些咸涩的带着体温的液体一点点滴在杯中,我想为这些悲伤找到一个出口,让它们平息,让它们永远不会再次泛滥。颤抖的拿起火机,点燃明明厌恶的香烟,却大口大口的吸,不是留恋那点烟草气息,是想让这些记忆化作烟雾,旋转,升腾,消失。

掐灭香烟,心逐渐平静,那些咸涩的液体也慢慢止住,但可以感觉到它们带给脸颊的痕迹,深深的吸一口气,暗夜中也还是要过下去,无法逃避的悲伤想来就来吧,如果没有那些殇又如何有现在的我自己,不能阻止记起,亦没有办法遗忘,那还能如何?面对。哭过之后,重新开始,善待自己,善待文字。

总有一天会峰回路转,总有一天会柳暗花明,无论上帝是不是靠谱,既然上天非得让我们这样走一遭,那就走吧,还有什么畏惧?坚持下去,走到破晓,走到黎明,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