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梦里花落知多少
初三 散文 1270字 44人浏览 theirstand11

艳阳烈日,轻风不愿轻易掠过这片安宁的土地。说是安宁也不尽然,蝉鸣此起彼伏,却是一片祥和的暖意。夜傍时分,偶有炊烟袅袅,倦鸟还飞,耐不住炎热和寂寥的人们,终是执一团蒲扇,闲步轻趋,涌上街头,家长里短的闲聊,却尽透着安宁。暑假到来,那些个在外求学的学子、漂泊羁旅的浪子纷纷踏回这片安宁的土地,自此惊飞了寻觅花间的蜂蝶,热烈了林间的虫鸣,也凋零了孤寂的花朵。夏天于我一直是个迷幻的梦,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时光里便多了这样一个印记,一女生,手拉白点黑拉箱,身着粉红偏白微宽的T 恤、浅蓝色牛仔短裤,背一黑色皮包,斜挎一靓丽浅蓝色小包,另一手撑一把绿色太阳伞,颇为劳累且滑稽得伫立在路口,等待一排车辆赶快驶过。飞驰的车辆,躁动的空气,凌乱了本就恣意的酒红头发,是我错愕的有种落寞飘零之感。行走在林荫大道,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全然带着陌生的气息,或许我还沉沦在自己编织的旧梦里,覆盖一片青瓦,共饮一杯清茶&&快到家门口时,原来的小胡同口已坐有好多熟人,但我仍旧不好意思也不知该如何一一向他们问好,他们的眼里带着惊艳的陌生,我只能故作淡定地前行,在家门口还能依稀听到他们不时的议论和赞叹。庭院里的花正开的妖娆,我想若我有精湛的画工,定会将这般唯美长久保存。这是北方夏天独有的美,没有江南的烟雨迷蒙,没有那笼罩的令人压抑的忧愁,这般妖娆,不惊不扰,只若梦境般。最赞的莫过于闺蜜纷纷回来了,大家难得齐聚,这个夏天应该不会过于枯燥。我们又如同以往一起逛街、谈天说地,挤在一张床上吹着风扇看视频,累了就躺着一块儿睡觉。我总觉得有些东西流失了,再也找不到了。大家总试图说些都感兴趣的话题,略带些调侃,但这些都不似从前,这些更贴近现实。我会莫名的惶恐,恐惧弹指落花的时光,它会让我们越走越远也越离越远。我们约好一起去K 歌,这应是我第一次去KTV ,还是因为闺蜜雯过生日。以前总是在电视里看到过那场景,只觉得好玩,看起来自由极了,放纵极了。但这次去有点失望,去的人很多,有些代沟,点的歌很经典,很多都不会唱,我只能呆在沙发角落,戴上耳机,闭眼休息。耳边都是那些陌生的熟悉的人的或深情或平庸的吼唱,我在心里默默细数拾荒,为这不合,织一层厚厚的茧将自己紧紧包裹,独舔心伤。从那次后,雯屡次邀请去KTV 都被我拒绝了。最后一次去KTV ,那里就我们几个女生和两个男生,或许是年龄相近,或许是为了在这个夏天最后留下完美的记忆,彼此都很放得开,就像要把流年唱尽。最清楚记得每首歌,雯都唱的歇斯底里,尽管跑调,就算出了包厢,老远都能听见她和斌的喉嗓。还有斌唱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笑得我们几乎都没了形象,总之,那夜真的出了一群疯子。一直到子时,老爸打电话说外面下雨了让我们快回去,我们才分别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雨天,望着夏天远去,尘劳梦影杳难寻。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我静立在窗前,看雨打檐瓦成帘,闲花落地听无声。梦醒了,故事又开始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忆当年,

说好要明媚,这场逆光的奔跑,徒留我躲在时光里静静的一个人看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