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海
初一 散文 1944字 276人浏览 百年宝诚1845

大片大片的野花绽开的时候,一朵一朵的颜色汇聚成一大片的花海。跳进野花花海中,那些花紧紧地贴附着我那纤细的腰上,我轻轻的抚摸着一瓣瓣的花瓣,回首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弯着身躯在给野花施肥,她脸上的汗珠滴落在土壤中,尽管再苦再累她的脸上总是那麽开心地笑着。她的手布满了老茧,手上的伤痕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蹉跎,手已经褪去了嫩白的保护色变成和土壤一样的颜色棕黄色。她的肤色因为长时间在太阳地里暴晒变得无比黑。我张开手臂,用力的跑到她的身边。刚想用手臂抱住瘦削的她,可是眨眼之间她化作一团烟雾散开。我看着那团烟雾越飞越远,我跪在了地上,眼泪滴落在了花海里,炽热的眼泪滴落在土壤中冒出了白色的烟。“梦,梦”我的嘴里一直都在念叨着姐姐的名字。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那朵花也渐渐调零了。

我是姐姐最喜欢的小孩,从小父母就离婚了,父亲再婚娶了一个比父亲小12岁的女人,那个女人嫁给了父亲还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经常当着父亲的面就和男人出去,把父亲气得吐血。没出一年父亲就急发心脏病过世了。母亲因为承受不了离婚的打击独自远走他乡丢下我和姐姐还有一个患有小儿脑瘫的弟弟,之后便了无音讯。我们三个便和年迈的奶奶住在一起,奶奶79岁了,本是一个享清福的年纪,可是她这么年迈还弓着腰在麦田里割麦子,第一年的收成还算可以买了1000块钱,给弟弟买药花了300多块钱,我们花在弟弟身上的钱很多但是弟弟的病情却一点也不见好,反而病情恶化,谁都不认识了,还经常乱跑。终于有一天,我们从麦地里回到家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摔碎的碗还有点点血迹,椅子斜倒在地上。我知道弟弟失踪了,我们急忙跑到村口一遍一遍的叫着弟弟的名字“汝,汝”可是,却一点回应也没有。弟弟没了对家里无谓是一个巨大的而沉重的打击,可是我们还要生活。第二年的麦收很不好,第二年闹了蝗灾,粮食所剩无几。这时家里只剩下了600多块钱的生活费,我们没有吃剩下的麦粒而是把他们种回了土壤中,期盼着来年有个好收成,天不遂人愿,奶奶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突然晕倒,也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么去了。留下我和姐姐,我们是孤儿了。我们只有彼此,依存着彼此生存。我哭了,姐姐抱着我,“沁,咱不哭。姐姐就算死也要把你拉扯大,我们只有彼此了要坚强一些好么?”我擦干了脸上的泪珠,看着姐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奶奶走了,我们的生活来源没了,那块地就一直那么荒着,我家前面有一篇小空地,我和姐姐就种了一些简单的芥菜、白菜、还有韭菜。家里还有二袋青稞面。那天,我拿着镰刀去菜园割韭菜,高高兴兴的跑回来的时候。看见姐姐倒在地上,我手里的镰刀还有韭菜都散到了地上,我抱着姐姐使劲的把姐姐摇醒,哭着说,“姐姐,你不要死呀。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死了沁儿怎么办啊。姐姐。”姐姐缓慢的睁开眼皮,擦去我的泪珠,“傻沁儿,我烙着烙着饼,觉得很饿但是我想等你回来再吃,就不知怎么的晕了过去。不哭,姐姐不会走的。”我们相拥而泣,那一刻仿佛时间都停止了。定在了那个时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姐姐退学了,她一心一意的供着我上学。我每年300元的学费是压在她肩上的最大的担子,他给人打杂,挑泔水。什么脏活累活姐姐都愿意去干,肩上磨出了大泡,脚上被钉子划出了血迹,她都没掉过一滴眼泪,说过一句怨恨的话。我知道其实她很累,他只不过不愿意说罢了。

我上初中了,学校离家太远我成了住宿生,学校里的伙食虽然比乡下的好但是却不如姐姐做的实惠,根本就不能填饱肚子。每顿饭他们花的钱都可以维持我和姐姐3天的饭钱,我几乎是没有几次在学校里吃的,都是姐姐给我带去饭盒。那天放假回家,姐姐看着我的脸蜡黄蜡黄的就说,“沁儿,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我摇了摇头,肚子翻江倒海很是难受,“你是不是在学校里没吃饭?姐跟你说,你在学校吃好,穿好就是姐最大的幸福,你不要怕花钱,咱家有钱,有的是钱。不怕,不怕。”听到这里,我忍住没让自己掉眼泪,咱家有钱,哪里有钱,维持我的学费都困难。姐姐你就不可以说实话么,哪怕只是为了骗骗我。

我那天终于忍不住了,偷偷的翻过学校的铁门回到了家里,我看到姐姐从一个大包装袋里拿出一个吃剩下的鱼骨,姐姐拿出了一个已经搜了的馒头,咬着牙硬啃了一口鱼骨然后咬了一口馒头生硬的把鱼骨吞了下去,那是一种怎样的勇气啊。鱼刺刺痛了我的心,我跑回了学校,一晚上没睡觉,看见姐姐那个样子我怎么吃得下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放假再回到家里的时候那片荒凉的地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长满了野花。也不知什么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桌子上椅子上都有厚厚的一层灰。我问邻家阿婆姐姐在那里的时候,阿婆叹了口气说,“你姐姐前年跟一个人出去打工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仿佛看见了姐姐在野花海里给花儿施肥、浇水的场景。我倒在了野花海中,看着天,脸上已经是遍布泪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