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那些希望----
初二 散文 1955字 87人浏览 陈喜经济男

那些花儿那些希望----

文——随风2011年6月22日

懵懵懂懂的过着还没来得及去感受,天忽然间就热了起来,没有提示也没有过度,夏天就这么来了很久。我总是感觉春天里的夏天更长一些。四季当中除了喜欢初秋时的味道,便是喜欢这葱茏阳光的夏季了。

有时,看着外面白花花的阳光照着地面房顶蒸发出暗影浮动的层层热浪,会不经意的想起儿时午睡时那清脆的偶尔鸡叫和一些为了生计冒着炎热沿街串巷有些沙哑的叫卖声。这些声响或多或少的衬托出了农村午后的那份宁静悠然的亲切及安详。而这样的声音在如今却再也听不到了。

有时,会不经意想起我的童年,想起疼我的外婆,想起老家大门前的那块青色的大石。

小时候几乎是外婆把我带大的,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偶尔有一丝倔强。

或许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我自小就喜欢和比我大的孩子一块玩耍,但又不听他们的指使,有时我都有些清高的懒得去找他们,于是便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自己同龄的或比我小些的孩子们无知的在泥里土里滚打,看着他们脏兮兮的样子,偶尔会不自觉地一个人偷偷的笑。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在太阳落山的时候静静地坐在门前树下的那块大青石上看着夕阳一点点的落下,映衬出半天的伤感美丽的晚霞,细想自己单纯幼稚没有心事的心事。所以,以致长大后的性格依然是那种无法改变的敏感和多变,甚至或多或少的有些忧伤。

我一直都是一个听从命运安排的人,一直到今依是如此。

也一直都是一个喜欢牵挂和怀旧的人,亲情、友情、甚至所谓的爱情。 其实,有牵挂就会有莫名的隐痛,忧伤的感觉也会在淬不及防的时刻悄然来袭。

有时,会莫名的怀念我的童年我的师范我的那些年的堕落和忧伤以及爱人和我相依相偎一起奋斗的那些简单但幸福的日子。

一直以来,习惯了一个人的快乐与悲伤,以致现在依然喜欢在风清的时刻一个人到田野或操场上漫步。

一个人抬头一个人仰望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台阶上发呆,有时的确什么都不想,就那样听风吹过耳畔,看着白花花的阳光从指缝间流走,折射出灼眼的光芒,很美也会有些莫名的忧伤回荡在莫名的一些记忆里。

当起身的刹那,其实我早已明白,那些年华,那些曾经,早已消失在流年里,消失在这炎热但偶尔会有一丝清凉的夏季里。

我也明白,我的青春,也随着时光,随着曾经所谓的心痛早已散落于天涯。 不知什么开始,就变得人是快乐的,心却是悲伤的。

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变得双重性——-有健谈乐观开朗阳光的一面,也会有忧郁孤独深沉的一面。一些女同事经常和我开玩笑说,你穿着破洞的牛仔裤独坐在台阶上抽烟,深沉的样子根本不像副校,倒像是一有些阳光略带些许忧郁可爱的高三大男孩。我无语只是嘴角轻扬的不大自然还有稍许尴尬的一丝浅笑。 我不知道那抹撇不掉的浓浓忧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渗进我的骨髓里。 我也不知道那抹幼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慢慢变得成熟起来。

时光将我们的脸在岁月中雕刻出清晰的苍老,那些似曾熟悉的地方似曾熟悉的人也都将在漫漫时光中变得有些许陌生,但内心偶尔还是那样的单纯,以至于有时那么难忘一些本应该轻易让他过去的事。会莫名的记起什么,会牵动内心深处那抹最深最柔软的情感,也会有种说不出的隐痛偶尔在胸间回旋。 前些日子在操场漫步时不经意间被一片零零碎碎的小花所吸引。

操场的西墙边是一排茂盛的龙枣槐,嫩绿的枝条肆意的下垂郁郁葱葱长的甚是红火,远远看上去给校园增添了不少生机和绿意,她似乎在告诉着人们夏天的到来。当你稍微走近些,吸引你眼球的却不再是那些龙枣槐了,树下一片嫩绿的草坪还有那些琐碎的小花而会让你豁然开朗,甚至有些惊喜。一大片小草在并不肥沃甚至有碎石瓦砾的土壤中生长的无比的茂盛和浓郁。

清晨,空气湿润而微凉,草尖的点滴露珠晶莹剔透,给人以一片生机和活力,是那么的清新,又是那么的坚强。密草中一些红色、白色、粉色、黄色还有些浅蓝的细碎的小花洋洋洒洒的开着,那些花儿很小很细碎但又显得那么的富有活力,她们倔强的开成一片,像一大片可亲的笑脸绽放出生命的平凡与充实,她们不招摇也不夸张,默默的开着——给人以无限的欣喜遐想和美好的憧憬。她们不会因龙枣槐的浓密高大而娇怯,她们以自己独特的姿态直面她们的人生,倔强的开着——豁然间会让你为之一振,触动你心最柔软的部分,蓦然间感受到生命的真实与美好。就那样红红火火的独自开着,为自己开着,直到每天的傍晚轻轻地不为人知的悄然落幕,而次日的凌晨,她们依然以饱满自信的姿态默默的绽放、绽放——绽放着她们像自己一样细碎的幸福和希望——- 一些不同岗位不同身份这个大千世界的人们也不是如此?

细碎的工作,细碎的身份,细碎的生活,细碎的独自忙碌着——憧憬着——倔强而坚强的绽放着她们独特的光芒——-以平凡给生活增添五彩的斑斓,独自吟唱绝美的生命之歌——

于是,这些日子习惯了早晨去操场转转。 只为看看那些细碎的花儿——- 那些细碎的希望——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