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的回忆
一年级 其它 1570字 215人浏览 15050563700

萤火虫的回忆

八(2)班 赵梓君

当生物老师讲课的声音经过我的听觉神经传至大脑时,我似乎听到了这种奇妙的小虫,于是犹如法老的权杖一样“勾”起了我的回忆„„

乡村,盛夏,傍晚,稻田。

夏风拂过稻田,掀起了一道道浪花,浪花中忽地冒出一群孩子,借着日月交辉的光芒,隐约看见了他们正挥舞着手中的“歼灭性”武器——网兜。他们擦轼着武器,整齐列队,似乎只待天边最后一点白被黑幕挤下去——就要出发了——展开什么军事行动。

这天并无什么历史值得回忆。既不是匈奴人和南蛮人冲进了江汉平原,也不是邪教抬着所谓的“圣物”游行;既不是普通的工人造反,也不是威严显赫的皇上君临天下;甚至也不是在午门外将犯人枭首示众,更不是盛装艳肥、帽饰羽毛的外国使团猝然光临。这样的场面的导体就要从几天前说起了。

小园香径,花香蹁跹。

盛夏之夜,我坐在园里盛凉,天幕中那拥抱星星的月亮似乎“霸道”地垄断了夜里所有的光芒。我移目四望,突然,星星点的光落在我的视网膜上,这光黄黄的,绿绿的,忽上忽下,忽明忽暗,忽现忽闪。我循着光找过去,在篱边的桃树叶上发现了这点“光”——一只小虫。

这小虫长着小翅,细长细长的,尾部像有一个小灯蕊,发出光芒,

摸起来软软的。我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入瓶中,生怕碰坏了。奶奶说,这是萤火虫,可以“发光”。

一点点光怎么够!于是我联合了许多小伙伴,一起来收集“光明”。 “出发!”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我们便开始“地毯式”地搜索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眼睛睁得老大,在注意地搜索着金黄的“洋面”,每个人都是一架高倍望远镜,同时又是一门时刻准备发射的大炮。如果把我们看成一个整体,那无疑是希腊神话中的那位百眼巨人阿耳戈斯。

由于讨厌的星光捣乱,我经常出现判断错误和幻觉,致使大家处于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

我们忙活了很久,却一无所获,大家一个个都像泄了气的皮球。我心里挣扎着。

“要不„„算了„„”我话还没说完,只听见有人喊叫起来,打破了一片沉寂。那是“镇三山”在喊。

“嘿,在那个下坡边,快去!”

一听这喊声,全体都朝那个坡跑去。呀,一只,两只,竟有一窝,成片的萤火虫,把坡边的那个小洞映照得贼亮贼亮的,犹如美丽的水晶宫殿,又如善用色彩的画家的调色板,让人大开眼界。

我不知如何才能将这景象描绘出来呢?没有什么语言能够描述这么美妙的景象!当画笔无法将这留给我的特殊印象描绘出来时,即使是生花妙笔也无法用文字尽情地描述呀!

谁知“黑旋风”一阵乱打,惊跑了不少,几个小伙伴连忙去追,剩下的竟在洞中发现了许多发光的卵、蛹,仿佛捡到时宝石似的,一股脑装进瓶中。

我们追到了果园里,那些虫子伏在树干上休憩着,鞘翅翕动着,似乎竖起中指蔑视我们,以为我们抓不到。我刷起袖子,在我的指挥下,大家以龟速靠近它们,轻轻用网尽量把萤火虫赶到一起,并渐渐形成了包围。

人人都心跳过速,说不定将来会长无法治愈的动脉瘤,全体神经都绷得过紧,紧张的程度简直无法形容!

我走在前面,把网放低,手紧紧攥着杆子,生怕没握稳,我移着步子,靠过去,屏住呼吸;网只是随着我前进,压根儿没挥动,生怕气流惊了敏感的萤火虫。我命他们各自选好目标,我咽了咽口水,眼疾手快,罩住了一只肥大的萤火虫,其他的网也齐刷刷地落下。

我们高兴地唱着歌,抱着一大瓶萤火虫,真是诸葛亮草船借箭——满载而归!

随着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我那童年的回忆——萤火虫消逝了,伴随着的童年也一去不返。但在前方穷的混沌中,有那光明的小虫,黑暗中将充满光明!

反思:本文是自己认真创作出来的,自我感觉良好,本文写了我小时候在乡下和小伙伴抓萤火虫的故事,修改时我加进了《海底两万里》中对船员追踪鹦鹉螺号时的人物描写,在文中进行了有机地结合,

修改几遍后觉得在情感上有了提升。本文中部分语言特点我刚学习了最近在看的《巴黎圣母院》,本文的题目还好没和以前一样俗,题目不要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