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蝴蝶结
五年级 散文 1144字 140人浏览 张小凤54321

未涂脂粉,她的笑脸却充盈着阳光。一条又粗又长的乌黑的大辫子,从她的脖颈后绕过来垂于胸前,与那件白地蓝花的中式外衣相得益彰。她忽闪忽闪的一双眸子,含羞带露的斜睨着我,双手摆弄着辫梢轻声地似在说给自己:“哥,你别忘记给我写信哦

此情此景像似一幅定格的镜头镶嵌在我的心窗。这是我离开故乡时,与她最后一次相见。

天还是那么蓝,云还是那么淡。村头的那棵老槐树已变成了老爷爷,树阴由原来只能覆盖一盘石碾到现在已遮挡了半个庭院。坡下绿草环抱的那条小河,仍旧“哗哗”的淌着,虽比从前瘦了许多,但她的本色未改,依旧是那么清亮、那么柔婉、那么迷人。尤其是夜晚月色下,她阴柔的美便得以张扬。儿时,经常在中秋晚上与伙伴一起去河边看月亮。透过山丁子和山里红的树丛,悄悄地望去,那银盘般的月亮,随着河水的细流,一会儿散开一会聚合,变幻莫测。几尾顽皮的大鲤鱼,悠的越出水面,似乎在寻找它梦中的龙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横跨小河的那座当年看似很大的木桥,连接了她和我童年的记忆。我们在河中嬉戏,捉过牡蛎、采摘过菱角。一次我被菱角刺破了手指,滴下的鲜血融入河水,引来小鱼追逐。我还在呆望着,她已经解下小辫子上那条粉红色的蝴蝶结,麻利的给我包扎了伤口。我不会说“谢谢”二字,却说出:“弄脏了你的绸子,回头我让俺娘还你一条好了。”她无语,只是嫣然一笑。七月的烈日下,我们各自拿着作业本坐在小桥上背诵课文“第三十一课,三个地主……”两双小脚丫浸在清凉的河水中,任凭河水的亲吻。什么时候互相监督背诵通过,我们才去玩儿别的游戏。

后山坡上那条绵延的雪岭,是我与伙伴儿时打雪仗、滑雪爬犁的地方。大雪一下起来就三天多,大人们在愁着寻找取暖的燃料,我们这些孩子可是暗中窃喜:又有玩儿的啦。用铁锹把积雪挖出切成相同的大块,堆砌成碉堡的形状。一伙孩子守碉堡,一伙孩子攻碉堡,雪蛋横飞,好不热闹。玩儿雪爬犁,从坡顶往坡低下滑,距离在100米左右。有坐在爬犁上往下滑的,也有趴在上面往下滑的,就如今天的极速运动,真是很爽。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我们却玩儿的热气腾腾。一次,她学着男孩子的样子坐在爬犁上往坡下滑,没控制好方向,结果滚落坡下。我急急跑下去扶她,她已经哭成泪人。我为她拍打着身上的积雪,认真的用手绢擦去他的泪痕,哄了好一会儿,她笑了,她说“哥,有你在这里,我啥都不怕”还要继续滑。

岁月年年春草绿,冰消雪融几十回。站在潺潺流水的小河边,往事恍如春梦。青草依然翠绿着,我的两鬓已经斑白;村头的杨柳愈加挺拔,我的腰身已见微驼。与小妹虽无缱绻的浪漫爱情,却在心底里尘封了一桢青春的绿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来了,我的回来唤醒了青春的记忆,我的回来,要把故乡永久珍藏。

当年的如花似玉温柔似水的小妹,你在吗,你在哪里?远远望去,老槐树下那位丰姿绰约的夫人在向我打着招呼,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