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
五年级 记叙文 1459字 332人浏览 罗凯0623

摸鱼

15汽修大专班

火辣辣的太阳当空,吱吱叫个不休的知了,老老少少的男人们等到生产队里一放工,嘱咐婆娘们早点做好饭,他们也顾不上喝点早上的剩粥,带着各种各样的捕鱼家伙,有的扛着踢罾,有的带着笼罩,背着鱼篓,手上抓着料海(一种捉鱼的工具),呼朋唤友,就成群结队下河摸鱼了。 一到河边,大家就纷纷脱掉衣服,浑身上下都是赤条条的,摸鱼的人们头上戴着草帽,没戴草帽的就把仅有的短裤和纱布背心扎在头顶上。大家纷纷跳到河中,抄一把凉水拍拍胸就开始了摸鱼。中午结队下河摸鱼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男人们的一大爱好:可以让平时很少见荤的老人小孩们打打牙祭,小小改善一下。

这摸鱼的场地选择是很讲究的,首先由队里几个被人们称作“渔翁”的摸鱼能手事前侦察一番,一般选择队里的小河,经“渔翁”们多次考察,确信这河里鱼儿不少,才有把握地带着大家来,如果河里没有鱼,大家摸无所获,“渔翁”们要被大家骂死的。

大家下河后,摸鱼的队伍一字儿排开,河中央有人用长柄木槌打水,只听得满河“嘭嘭”的声音,水花四溅,排成一队的摸鱼人还一起用脚把河水搅浑,这时鱼儿被敲打得晕头转向,被浑浊的河水弄得喘不过气来,像没头的苍蝇,到

处乱窜,有的游在水面上。人们在水里对鱼儿围着、追着、堵着,大有蛟龙出水,倒海翻江之势。在河中央的人们就在水面捉;有的匍匐在河两边,一逮一个准;有的窜进踢罾里、笼罩里,捉到大鱼的人总要举起手里的战利品,向大家炫耀一番,并大叫一声:“大鱼哦!”大家一看,乖乖,比一揸长,都向他投过羡慕的眼光后,立即又没入水中,开始摸起来。

摸鱼队伍中有个促狭鬼,他叫我们带踢罾的年轻人排在河中央,他在河边,我们把大鱼从河中央赶到了河边,他在河边坐收渔利,拿着踢罾一提一个准,满罾鲜鱼活蹦乱跳,而在河中央的我们就没有这份好运气了。有时他伸出一条腿,在浑水下猛蹬一下别人踢罾边角,提罾的满以为是一条大鱼,高兴得将提罾猛地提起,罾网出水后才发现什么也没有,知道又是他使的坏,吼骂他几句,河面上便飘荡起串串快乐的笑声。弓着身子在河边摸鱼的也是收获颇丰,不断地有大鱼上手,鱼篓渐渐重了。摸鱼的队伍中有时也有年轻的女孩,她们大都是胆大泼辣的疯丫头,记得兰第一次下河跟着大人摸鱼,脚下突然踩着了一个硬硬的脊背的鱼,她不敢下水去拿,因为她不知道是鱼还是甲鱼,她吓得一声尖叫“我脚下踩了大鱼!”她哥哥立即跑到他面前,扎了一个猛子,捉到了这条大鱼,原来是一条乌鱼,回家一称,足有三斤半重,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两顿。

说到摸鱼,不能不说到邻居瞎五儿,他在家中的儿子中排行老五,加上先天性瞎子,大家都称他为“瞎五儿”。别看他眼睛瞎,可是摸鱼的一把好手,他十分大胆,又会水,无论排在河中央还是河边,他都能摸到鱼,每次收获都比有眼睛的摸得多。他的摸鱼行头很简单,一只鱼篓,一个长柄木槌,他的双手结实有力,如铁钳一般,而且动作敏捷,正常在水里,他的双手一直保持合围的战斗姿态,鱼如果从左手滑脱,他的右手立即合围过来,什么鱼只要被他碰到,就别想溜掉,就是最滑的泥鳅、最凶的乌鱼,他也是一摸一个准,每次无论是集团军还是独立作战,他的鱼篓里都是沉甸甸的。

摸鱼的队伍继续前行,直到小河的尽头。看看到了收兵的时候了,大家才在清水里把身子洗一洗,上岸穿上衣服。背着沉甸甸的鱼篓,听着鱼儿在鱼篓里“噗噗”的跳着,这个中午收获不小,人们好像闻到家家灶台飘出的鱼香,妻儿老小可以好好开开荤了,老人们可以安逸地坐在凉敞里边吃鱼边品尝大麦酒了,贫困的境地中又可以增添一番生活的乐趣了,人们的脸上个个荡漾着凯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