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恰同学少年
初一 散文 1235字 159人浏览 baiyumengding

我的恰同学少年

7月31日, 晴。

我去寻找我的小学同学。这些天来, 我往往做着相同的梦, 我梦见我的小学同学。不论是男同学, 还是女同学, 我都一一会了面。虽然梦境很杂, 大有夹杂些很多不相干的事物。但我的的确确是想念我的小学同学了!

我们是2008年暑假毕了业, 然后分道扬镳的。暑假里我也曾走访过我最要好的同学。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天里, 我去过和我关系维持6年都相融以沫的全祖谊家。记得那时我们村拆迁, 不得不寄住全家村。父亲又想修车, 所以选了几间房。但我和母亲还有妹妹还是住在了三官庙村。记得那时一开始住的房竟也是全祖谊家的仇家, 后来搬了一家, 父亲也是在那儿待了两个月吧! 那时我几乎天天去祖谊家玩, 因为那时我每天都要给老爸送饭, 顺便去和祖谊下象棋, 看电视。其次, 同样是相同的暑假, 我去了张鹏飞家。张鹏飞和我相处不到两年, 但我曾经在他家吃过几次饭, 关系自然很融洽。也记不得我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总之, 他们村和我们村一样, 几乎我们班的所有同学遭境都如出一辙。同样是小学毕业, 同样是不得不拆迁, 同样是分道扬镳。

我那时去过张家堡新区两次。小学毕业时, 张鹏飞曾经给我说过, 他们搬到了张家堡新区。其实, 我本没什么指望能够找到他。可是, 或许是最后的缘份吧! 我们还是碰面了! 我们是一玩就玩了一下午, 我还是照旧看他玩跑跑卡丁车, 和他聊聊天。现在想想, 当时也真是够傻的, 也未曾要过他的电话或是QQ 号, 以后方便联系。第二次来, 只不过是过了几日而已。还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 我按了门铃。迎接我的是他的母亲。我在他家等了几个钟头, 后来没等着, 也就回去了。此后的两年来未曾到访。

还有一些要好的同学。但论关系大不如前者。7月31日, 我所记忆较为深刻的还是祖谊家和鹏飞家。所以一开始我去了全祖谊家。全祖谊见了我, 精神也一直没大好起来。他的父亲死了一年多了, 他一直萎靡不振, 看到他这样, 我的心就像麻花一样, 纠结在一起, 苦受不堪。第二站去了张鹏飞家。两年未见, 竟也唐兀忘了门牌号和单元区。还指望像当年那样的不请自来的缘份, 真是可笑至极! 我那天去正好碰见姓孙的老婆婆死了三周年, 真是晦气!

总之, 今天写下这篇心情日志, 只是想寻找以前的同窗好友。可是若用心去想想, 小学的好友还曾去过他家, 可中学的好友竟羞愧未去过任何一家。唉, 功课再重, 情谊不能残! 我想念我的同窗好友, 于是我在网上发了寻人启示。希望有朝一日在人海茫茫之中, 一个不少地找到他们。我也珍视我现在的友谊。所以, 我想好了。这个暑假我一定要去我同学家(朋友家) 好好闹上几闹! 哈哈, 青春有涯, 欢乐无限。红颜知己, 何时见面。临迟有日, 又当何日, 恐怕那日, 吾已呜乎!

我的恰同学少年, 我的同学情, 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这份永存心间的羁绊。即使岁月逝土, 又将如何, 我也要用心灵来捍卫这块净土! 一尘不染的净土!

西安市第七十五中学高一:李凯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