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培文杯作文竞赛——到世界去
初一 记叙文 3169字 4339人浏览 krackhan

1 到世界去

商城高中高二3班蒋海东

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花,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

总喜欢仰望天空,看飘逸的白云从头顶浮过,看璀璨星光划破天空的稍纵即逝。想到你的世界里看看,看看是否也有清晨茂密枝叶的珠露,听听是否也有微风抚过树叶的沙沙声,嗅嗅是否你的世界也闻得到春泥夹杂青草的味道。到世界去,不知你是否安好。

那一年,我三岁,你七岁。你牵着我穿过麦田,跨过小河到不远的大娘家那红薯。“哥,我想吃烤的红薯。”“好啊!等我们拿到了红薯,我烤给你吃”你用石子围成了一圈,把红薯挨着放了进去,“小新,你去捡柴火啊!”“你看这个行吗?”“行啊,放在这里就好了。”渐渐地天黑了,火苗映衬下的星空特别美,我们躺在篝火旁的草坪上,享受着美味的红薯……

那一年,我四岁,你八岁。不让你上学的我每天哭着喊着抱着你的大腿不放。“小新,听话,哥哥要去上学,不然我不陪你看你最爱看的《小哪吒》,放学我给你带你最喜欢的糖果怎么样。”无奈的我时不时地看着墙上的时钟,希望你早点归来。

那一年,我五岁,你九岁。终于,我要和你一起上学了。

2 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到路旁的小卖部买东西。我们还一起玩陀螺,一起收集卡片,哥,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被班里的小胖墩欺负了,被一群人堵在厕所要保护费。你知道后马上冲进去教训了他们一顿,从此,班里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那一年,我六岁,你十岁,你还记得吗?我们最爱在回家的小路上玩捉迷藏。你最爱藏在果园旁的灌木丛里了,夏天的时候那里长满了“罗山炮”。我们还一起在小溪里捉虾米,对了,那小溪里的水真清凉。你还记得长竹林前的那口井吗?那井里还有两条红鲤鱼呢!

那一年,我七岁,你十一岁。周日的午后我们一起在后山上玩荡秋千。“哥,你看那时我们学校吗?我们学校就有那样的红旗。”“不是,那是医院,学校太远了,我们在这看不到”“你看那太阳火红火红的就像你的脸一样。”“哥,你的脸不也红吗?”“好了好了,不说你了,我带你去买东西。”“好啊!”那刻的太阳特别大,把云朵都染得通红,一排大雁从远方飞过,那声音真好听……

那一年,我八岁,你十二岁。“哥,你能再陪我一年吗?你走了那些人再欺负我怎么办?”“好啊!我再陪你一年,那你明年怎么办。我只是去了初中,那离这不也很近吗?”“那你要答应我每天放学等我一起回家。”“好吧。”就这样我们分开了,但我们仍旧一起走在回家的“超近道”上,一起用叶子

3 吹响,一起从高坡上跳下来,一起爬树,一起买雪糕,一起满身泥的回家……

那一年,我九岁,你十三岁。你还记得那年的初雪吗?真的是好大好大,整个路面都铺满了。我们因此还特别放假了呢!我们一起在客厅里看《小哪吒》。“哥,我想堆雪人。”“可外面还在下雪,而且外面可冷了。”“我不怕冷的,哥,你带我去好吗?”“好吧,你去戴好帽子,拿好铁锹。”我们把院子里的雪都用完了还没堆好一个雪人,最后我们还去邻居家偷了点呢!用弹珠做的眼睛,胡萝卜做鼻子,花瓣做嘴巴。哥,你还记得吗,那雪人和我一样高呢!

那一年,我十岁,你十四岁。暑假的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我们一样去山上建造我们的秘密基地。我们用绳子将树围成一个圈,留一个小缝当做门。在绳子上搭上硬纸板,一张又一张,最后用塑料膜当做屋顶。秘密基地就建好了,只有我和你知道,不对,还有淘淘。“哥,我们去摘山楂吧!”“好啊!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山楂特别多。”

那个暑假我们一起捉鱼时还碰到一条大蛇,超大的,就是身上有红色花纹的那种。我们还一起去果园偷桃子。“哥,你看那个桃子多大,可我够不到。”“那我帮你好了。”你双手把我高高的举起,越过头顶,“哥,有人追过来了,快跑!”你背着我转身就跑,那人一边吆喝一边还用石子扔我们,幸好你跑的快。

4 那一年,我十一岁,你十五岁。刚学会自行车的我每天都吵吵着让你陪我去兜风。不知走了多久我们骑到了一个荷花塘旁边。那荷叶是那么大,老远就可以闻到荷花的清香,我们到塘边摘了最大的荷叶当做帽子,还摘了几个莲藕。一路上,我们哼着小调伴着余辉……

那一年,我十二岁,你十六岁。那一天,我过十二岁生日,“小新,你过来一下”,“什么啊!”“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你眼睛闭一下。”“什么啊,还神神秘秘的。”“好了,睁眼吧!”“哇,遥控飞机,哥,我最爱你了,对了,你哪来的钱啊!”“我自己聚的呗,你喜欢就好。”“哥,你过来我也有个东西给你,么!好了”“你亲我!算了,不跟你计较!”那一天,我们一起许愿,一起切蛋糕,一起玩炮,一起……

那一年,我十三岁,你十七岁。那一年,也是我印象最深的那一年,你开始变得叛逆,开始夜不归宿,开始迷恋网络、打架、喝酒,开始和父母吵架、砸东西、摔手机。渐渐地,你开始变得让我陌生,变得疏远。那一夜,你醉醺醺的回到家,推开房门就吐,我轻轻的推开门看见你躺在沙发上,“哥,你喝点茶吧,电视上说茶是醒酒的。”你看着那碗茶看着我,狠狠地将我搂在怀里,你哭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哭,很大声,很彻底。

那一年,我十四岁,你十八岁。我和父母在火车站送你,我死死地挽着你的手不忍你离去。“哥,你一定要走吗?难道

5 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想,怎么不想,但我也要上学啊!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要听父母的话,照顾好他们,等我回来了带好多好多的零食给你。”看着远去的列车,是无奈、不舍,抑或是孤独。

那一年,我十五岁,你十九岁。你因补办身份证临时回来住几天。你知道我多么高兴,一放学我就飞奔着跑回家,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你还骑车送我上学,那种被哥哥送的感觉真好,你给我带的玩偶我到现在还放在屋里的书架上。你走后,每当我想你了,我就会进你屋里看一看,那里有我们一起用泥浆捏成的小人,有我们一起在春节时剪的窗花,还有我送给你的《普希金文集》,透过窗户还可以看我们一起种的葡萄树。哥,你在吗?你在听我说吗?

那一年,我十六岁,你刚好二十岁。二十岁多么美的年纪,像花一样,不,比花还美。那一天,就是深秋的那一天,我在教室里上着英语课。还记得窗外的落叶特别美,一片、两片、三片……纷纷扬扬。突然一个穿着布鞋,花夹袄的人一下推开门站在教室前。“呀!妈,你怎么来了?”母亲一边喘气一边用手示意,让我出去。到了走廊,妈那时哭得厉害,“妈,怎么了,你说话呀,出什么事了!”“你哥,你哥他出事了。”那一刻,仿佛世界都静止了,落叶也不再飘落,听不见风声,好像天都要塌了。我牵着母亲的手就往火车站跑,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一路上,我们一直哭一直哭,回忆起过

6 往的点点滴滴。到了,等待我们的却是一张用白布搭上的床,我们还是没能见到他的最后一面。也曾埋怨,为什么上帝总爱这样捉弄人,为什么好人却得不到好报,那段沉浸在醉梦中像泥人一样扶不起来的我,哥,你知道吗?

这一年,我十七岁,你依然二十岁。我提着灯笼和父母为你上坟,他们说烧纸不能用棍挑,不然就被小鬼捡跑了。哥,我没用呢,我还带了一个孔明灯,但没能和你一起许愿。没关系,不是说生命就是场轮回嘛,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我做哥,你做弟,换做我照顾你好了。

雨天屋瓦,荡漾湿湿的流光,昏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暗,对于回忆,是一种低沉的安慰。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此刻,我躺在草坪上仰望你的世界,是静谧,是安详,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爱,是暖,是人间的四月天。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春天,看雨,看季节深深的暗影。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草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的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流年未之,夏日已尽。种花的人变成了看花的人,看花的人变成了葬花的人。到世界去,听花,听雨,听浅浅的思念。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