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本色是将军
高二 散文 871字 86人浏览 顺其自然飞

数千年的封建王朝,束缚了多少能人志士。在宋朝如海棠花绽放的豪放词坛,却突生一颗不可抑制的璀璨明星,身披战甲的词人——辛弃疾。

“绿野风烟,平泉草木,东山歌酒。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辛弃疾终是未死心。在那样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在他四十四岁之时,回忆起少年时的冲天豪气,仿佛仍能听到旌旗猎猎,嗅到血溅沙场的气息。连为朋友祝寿都是驰骋四野的豪情壮言。哪怕宋朝的江山已经支离破碎,他仍是胸怀这复国兴邦的赤诚之心。似乎忘却了而立之年“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孤寂落寞。似乎又拾起弱冠时“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的年少轻狂,死生不惧。

稼轩的词,总是这么跌宕起伏,总是在豪言壮语中蕴藏着一介布衣为国为民的侠肝义胆。所以,我认为辛弃疾当年手刃敌人的兵器一定是一把剑,因持拿而通灵的宝剑。如同他的本色——有着将军风范的词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神兵中的君子,配着词家中的侠客。似乎不用幻想就可以在日光的反射中看见辛弃疾一袭黄甲,剑锋过处寒光闪,激起沙砾扬天的潇洒与释然。“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也只有稼轩这样文武兼修的大宋子民,才能挽救赵氏子孙的荒残江山吧——如果宋朝气数未尽。不过,辛弃疾的人生似乎没有那么坦荡的道途,或是才多命舛,在他六十四岁高年时,听到北伐的号角,是多么的希望有人能问他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虽然他知道君王只有在危难之时才会“思复得廉颇”。但他仍有明知不可为而为的决绝。

这就是稼轩吧,就是和东坡并成“苏辛”的豪放词坛领袖。

时间流逝千年,所有的王朝都烟消云散,若干民族也化作了历史的劫灰。消除了民族的界限,我们能安静而祥和的仰望同一片蓝天。然而,每每读到辛稼轩和苏东坡的豪词,我还是会热血沸腾,为的是他们身上显现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壮怀激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幼安已逝,虽终未完成他“将军百战声名裂”的夙愿,亦未续他“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的英狂,茕茕孑立于暮年。但是,稼轩仍是幸福的——与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我们今人,仍可以看见他纵马长歌,呼啸苍穹的将军般的词家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