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洽
初二 散文 2402字 133人浏览 我只喜欢华晨宇

——读《感悟母亲》有感

琼和母亲挽着手,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路还很长,阳光在路面上沙沙地跳跃着,仿佛精灵扑打着翅膀。琼嬉笑着问母亲:“妈妈,我们是世界上最融洽的母女,对吗?”母亲一边点着头,一边身采了朵淡黄的小花儿,轻轻地放在琼的手心,她吻着琼那和她一样浓黑而细长的睫毛,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是的,是的,我们是世界上最融洽的母女……”

“妈妈,你在干什么?”这是琼清早起来对母亲的第一句问候,带着惊人的质问和愤怒,母亲一下子从琼的书桌前了身。“我,我吗?……”她温柔的语调里显然闪烁着一种不知所措的惊讶,“我在帮你擦桌子呀。”她手里握着的抹布上下抖着,是下意识的不安,还是什么别的,让她显得更狼狈。“你,你在看我的日记!你一定在看,是吗!?”琼一下子蹿到了桌前,像一只被烫着的小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是!不是……”母亲的声音像死者的心电图——线般拉直了,“我没有看你的日记,而且,作为女儿,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你……你真的这样不相信我?”母亲语调似乎肯定,又期待着什么相反的。

一份沉默……

女儿的眼里突然闪烁出一种奇异的温柔,是少女初见花开,吐露的那种情愫;是老兵再捧奖章,顿生的那种感动。而她的脑海里也是一遍又一遍地涂抹着沙滩上,黄昏里,母亲牵着她的手,跑跑走走的背影。“我要造一条船!”那孩子铃铛般的声音,似乎仍然飘飞在卡兰多海岸边,久久不愿带着爱离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琼不由自主地眯着眼,向窗外漫无目的地眺望着,而这远近的稻苗正像上一粒粒阳光下的金沙,堆积着某种让人向往的幻影。她仰了仰脑袋,也许那沉甸甸的记忆,让她的不理智稍稍得以平静。而这平静完全无法和她内心的灼热相提及,只有那被搓肿的手才使她重燃了一些动力。她问了一句,似乎是冷冷的:“你真的没有看我的日记?”“是的。”母亲半仰着头,已经没有精力正视那张瞬息万变的小脸了。

琼短暂地愣了一下,但她很快竭力地伪装了什么,让那张狂躁的脸,保持着没有丝毫的柔软和妥协。“你即使没看日记本……也不应该常进我的房间,我是说不——应——该,根本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琼像是一头被触怒的狮子,猛地了身。可她的眼泪已经忍不住滑了下来,她多想过身抱着母亲向她道歉;向她忏悔,向她倾诉那烦恼和忧伤;也多想母亲还像以前那样把她搂在身旁,轻轻地用手将她杂乱的发丝夹在耳后,或是对她提出的问题耐心地作着回答。可是此间她的脚像灌了铅似的,尽管她感觉,那心呀,已经飞一般地扑向了向往的阳光土地,而事实上她还一动未动,麻木地站着……站着……母亲终于不知是被自己的妥协,还是琼的一字一句推出了那间小小的房间,她带上了门。那“吱嘎”的嘶叫声意味着争吵的结束,成了母女共同的解脱。

琼的身体好像瞬间从被放遂的另一个空间弹回来似的。她一下子扑倒在窄窄的床上,倾泻着泪水,连续不断地抽泣,甚至响声能盖过所有的噪音。此间,母亲那张霎时消失的脸又清晰地在琼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勾勒着,指画着,是一遍遍的,动态的,杂乱的,如同凡高因为神经质而四处翻飞的笔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怎么会老得这么快,她……她的眼睛已经不再迷人了吗?那深深的眼袋甚至剥夺了她眼里仅剩的一点光亮。她曾经是那么美……天哪……她,她的脸不再白皙了!从前人们都说她的皮肤和我的一样白,即使穿着再普通的衣裙,也高贵得像一位公主,可是……她的睫毛……上帝啊……向下了无生机地低垂着,和眼角的皱纹……根本没有区别……没有区别……”琼惊恐地在内心哭喊着,似乎在向万能的女神诉说着母亲的不幸,要求她赐予她曾经的容光和美丽。但是,事实上,她仅仅是自言自语,每当她因为难过而上下翻覆的时候,她又总能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美丽的容貌,这使她更加不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伤害这样一个把美好留给女儿,而独自老去的可怜的女人,况且她根本只是想来擦一下那暴躁女儿的一张破桌子。

琼深深谴责着自己——那表面坚韧其实脆弱不堪的心。她知道,她就是母亲倾尽的一切,惟一的回报,一个根本不值得的回报,一个甚至还要瓜分她仅有的精力和笑容的傻瓜……琼轻轻地斜趴着。现在她所剩下的,也只是不停流下的泪,只有这些罢了……

而那位伤心的母亲呢,她蜷缩在梳妆镜前,像一只因为被误解而暗自伤心的忠实的老女人。她审视着自己的脸,那是一张多么慈祥的脸啊,她开始后悔,深深地后悔:“也许我应该……是的,我应该先告诉她一声再进房间。我真的老糊涂了!可是,我真的没有看她的日记呀……可怜的女儿呀!她是那么的可爱,我怎么可以和她生气,我们是那么融洽,曾经,不!总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上帝呀!她们都有着如此柔弱的一面,可是她们彼此并不了解这些。那平时表面是的“融洽”,也仅是一颗孤独的心对另一颗孤独的心的怜悯和包容罢了,是一个陌生人在看到为丢失棒棒糖而哭泣的孩子时,都会生出的情愫。但那可悲的“融洽”——竟然蒙蔽了她们的双眼,蒙蔽了那因为无法沟通而日益悸动的心,蒙蔽了那由于孤单而渐渐憔悴的灵魂。是什么疏远了她们真正需要的情感,压制了她们共同渴望的理解的冲动,只剩下她们心灵之间的对话。

“融洽?”这“融洽”?如果没有这似乎亲密相挽的手臂,和这表面充满理解的笑容,她们也许会发现,可怜的母女呀——只是隔海深情地查望着,但当任何一个人痛得流泪的时候,彼此都无法真正牵起对方的手。

琼和母亲挽着手,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路还很长,阳光在路面上沙沙地跳跃着,仿佛精灵扑打着翅膀。琼嬉笑着问母亲:“妈妈,我们是世界上最融洽的母女!对吗?”母亲一边点着头,一边身采了朵不上花儿,轻轻地放在琼的手心,她吻着琼那和她一样浓黑而细长的睫毛,一遍遍重复着:“是的,是的,我们是世界上最融洽的母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时的幸福又代表着什么呢?谁会知道在那抛散在身后的凝固的笑容里——隐藏着怎样一触即发的暴风雨,又会在何时席卷这两颗仍然蒙昧的心……

后记

母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它,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尔基

二(5)班

王咏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指导老师:周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