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的极处
初一 散文 1252字 26人浏览 ok雷国庆

几艘巨大的轮船被派驶往北极以探清陆地和海洋的界限,试一试人到底能驶多远。他们已经在雾霭和冰中朝那边行驶了很长时间,历尽了艰辛。

现在冬季降临了,太阳矮矮的,这里将有好多个星期连成一个长夜。四下宛若一整块巨冰,航船一只只地被冻结在冰块之中。雪积得高高的,蜂巢形状的屋子便是用雪堆起来的;有的很大,像我们的古冢,有的并不大,最多可以住下两到四人。但是这里并不黑,北极光散发出红色和蓝色的光,它是永恒的极精彩的焰火。雪也发光,大自然被笼罩在一阵漫长、不明不暗的黄昏时分的光亮中。在最明亮的时候,可以看到成群的土著人穿着裘皮衣服坐在用冰块凿成的撬上;他们剥出大捆的皮子,雪屋便有了用皮做成的暖和的地毯。在外面冰雪闪光,天气比我们经历过的最严峻的冬天还要寒冷的时候,水手们就拿这些皮子当褥子和被子用,铺在床上,睡在那冰雪的圆顶屋子里。我们这里还只是秋天,在他们那边就得考虑着这些了;他们还记得家乡的阳光和挂在树上的金黄树叶。

时钟表明,这时已是夜晚,是睡觉的时候了,在一座雪屋里已经有两人躺下准备休息。年纪轻一些的那个有从家带来的最珍贵的宝贝,祖母在他行前给他的,那是圣经。每天夜晚它都被放在枕头底下,他从孩提时代起便知道里面写些什么。每天他读一段;在他睡眠的地方这句十分慰藉他的圣洁的话总会浮在他的脑中:“我若乘上清晨的翅膀,飞往海之极处住下;即使在那里你的手也会引导我,你的右手也会扶持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默念完这些真理的语言和信念中,年轻人和上了双眼,来了睡意,来了梦。这梦便是从上帝那里得来的精神启示;身躯进入休息状态,灵魂却是极活跃的。他感觉得到,它像昔日亲切、熟悉的歌的曲子一样;它轻柔地起伏着,充满夏日的温暖;在自己睡眠的地方,他看到它射到了他的身上,就好像圆顶雪屋被从外面照穿了一般。他抬起自己的头,那片发光的白色不是墙也不是顶,而是天使肩上的两只翅膀,他朝上望着他的温柔闪光的面孔。像从百合花的花萼里升起一样,天使从圣经的树叶中升了起来,他把手臂朝远处伸开。四周雪棚塌落,像一阵飘忽、轻柔的雾障。

家乡的绿色田野和布满褐红色的树林的山丘在一个美好的秋日的寂静的阳光中显现;鹳的巢已经空了。但是也苹果树上还挂着苹果,虽然树叶已经凋落;红色的野蔷薇在闪光,农舍窗子上边的小绿笼子里八哥儿在唱,就像它学会的那样;祖母在笼子周围系上那些小鸟啄食的繁缕草,就像孙子经常做的那样。铁匠的女儿,年轻又貌美,站在井边汲水,向祖母点头。祖母向她招手,给她看从远方的来信;这天早晨远从寒冷的地方,从北极来的,他的孙子就在那里,在上帝的佑护中。她们笑了,她们哭了。

而他,在冰天雪地之中,在天使的翼下,在精神世界里,看到了这些,听到了这些,和她们一起笑,和她们一起哭。她们高声念信上写的圣经的话:“在海的极处,他的右手会扶持我!”像美丽的赞美诗,它在四下回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使把他的双翅像一块薄纱盖在睡眠人的身上。梦结束了!雪屋里暗下来,可是圣经在他的头下,信仰和希望在他的心中,上帝与他同在,家与他同在!“在海的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