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散文 617字 439人浏览 lirufang1982

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间,胃里的疼痛清晰的传入大脑,蹲在地上,头越来越重,颤抖的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好像心有余而力不足。脑里仅有的意识告诉自己肩上的伤口又裂开了,用所有的力量努力扶住墙壁往上爬。一步、二步、双脚终于支撑住了身体,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好像下一秒即将消失一般。手撑扶着墙壁往洗手间走去,十多步的路程,此刻看起来却那般的遥远,每走一步就能更深刻的感受到与死亡的接近,每一次呼吸,代表了更深的堕落。

站在洗手间里,把水开到最大,用水冲洗着早已冰冷的脸,一遍又一遍的冲洗着,冷水麻痹了神经。关掉了水笼头,一滴滚烫的水从眼角划过脸庞。睁开清醒的眼,黑洞的世界载着现实的厚重。不可望穿的黑暗永远也找不到尽头。我好累,以前我的笑浮现在暗咽空气里的时候,仿佛有一种东西从心那里慢慢地流出来,爬遍全身,一直到达指尖。好疼,我一直在做什么呢?我想做的又是什么?当我伸手出去,四周只有冰冷的空气,希望什么的都消失了。泪水,从冰冷的脸上淌过,变得好冰凉好冰凉,让我冷得温度全失,让我感觉在飘,摇摇欲坠,好像快消失了。

望着镜子里苍白的脸,我笑得虚伪。肩上越来越痛,可是怎么也掩盖不了心里的迷茫。闭上眼睛,让痛再深刻一些,可以让心停止跳动,可以不再呼吸……伸出左手想握紧右手残留的余温,指尖触到的却是痛苦后更深的痛苦,时间仿佛在此时定格,画面静止在这一刻。血液漫过指尖,一滴、二滴,滴在白晰的右手上,像极了盛开的罂栗,罂栗、再美也是泛甜的毒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1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