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泪光
初二 散文 4字 165人浏览 SASLAX莎斯莱思

你的泪光——祭纳兰

那年的三月,你在雨中哭泣,两行泪,千缕愁。

那天,她走了,走进了红墙绿瓦之内。青梅竹马的表妹,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惠妃。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远去,须臾之间,却如此漫长。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最难忘的,还是初见时;最难舍的,还是梦中人。

那晚,你凭倚着朱栏,忆儿时的垂柳、花朵以及那飞舞在庭院间的蝴蝶,惹出了无限思念。初春的雨露,浸湿了你的白衣,干涸后留下比墨淡、比泪深的一点青灰,你倔强的想用手拭去,可是却无能为力。泪,无助地溢出,流下。也许你已经忘却了那句“泪空流”。

那年的五月,经年的杜康,朦胧的烟雨,有几朵丁香。

你大口地呼吸着那种叫做自由的空气,颤抖的手提着带墨的笔,那单薄瘦弱的身体已承受不起任何压力,父亲明珠苦心安排的职位,在你看来,也不过只是负担而已。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此无声。”

在一个晨光微露的早晨,你也曾奔跑,像一只白鹿试着跑出那块圈地,寻觅一片只属于你的心灵的圈地。

那晚,你独自对着灯影叹息,泪,无声无息,如同桌台上的红烛一般,悄然落下。可是,却不知不觉地红了眼睛,湿了衣襟。

那年的七月,病榻上,那张日益消瘦的脸,那块染着片片血红的白绢,放下的毛笔,以及那方风干了的墨砚,窗外屋檐下的愁雨,已点滴到了天明,注视了许久,才知:泪无尽,雨未停,梦初醒,肠已断。

依旧散发着墨香的诗稿,被风掀翻。

三十一年,已历过了春霾,夏露,秋霜,冬雾;写尽了青衫,皎月,红冰,黄叶;更道完了雕梁断柱,谢桥,帘影。

秋雨不眠夜的你,黯淡了笑容。

那年的十月,冰凉的秋月,让谁也找不到那个“胸纳幽兰,神容略若”的你了,任谁也唱不出那段无奈的凄凉了。

长亭里那把断了弦的琴,已丢失了声响。

玉樽中的那杯浊酒,已丢失了颜色。

春花秋月的王朝啊!已丢失了那个总爱穿白衣,吟诗作对的人。 “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饮一壶淡酒,听一曲凄凉,梦一场的时间,不过一生而已,却还是说道“梦好莫催醒,梦也需留”。

三月的江南、流水的屋檐、打翻的荷叶、伞下的少年

五月的江南、流水的屋檐、渐枯的荷叶、渗红的双眼

七月的江南、流水的屋檐、沉沦的荷叶、惨白的笑颜

十月的江南、流水的屋檐、梦里的荷叶、断了的琴弦

匆匆的年岁,也许她忘了,他们忘了,所有的人都忘了。

但是,还有江南记得,屋檐记得,荷叶记得,泪水记得:那个少年,那双泪眼,那张笑颜,那根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