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温暖
初一 记叙文 0字 323人浏览 地狱丘比特521

冬日的温暖

我从小就怕冷。

每逢冬天,冰冷的北风呼啸着,打在脸上生疼。它好像总能找到缝隙钻到棉衣里去,袭击着你的身体。

今年冬天亦是如此。从窗户看出去,外面白皑皑的一片,树枝光秃秃的,显得那样落寞。春天什么时候到呢?哎!

这冷实在让人不想出门,我好几次央求妈妈帮我买一件厚毛衣,可老是没有时间,直到前几天的那个早晨----

“孩子啊,今天冷啊,穿这件吧!”奶奶走到衣柜前,手哆哆嗦嗦的拿出他那褪色的老包袱,抖出了件棉袄递到我手里,笑盈盈地说:“刚做的,你摸摸这棉花,多软和儿,多厚的毛衣也不如这一层棉啊!”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这都啥年头了,大街上哪还有穿棉袄的?更何况这么难看!花花绿绿的既刺眼,又土气!现在人家穿的羽绒服可都是单色的,好看极了。 “我不穿!这么难看。”

奶奶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这是妈妈走进来,生气的说:“你敢! 必须穿上这件棉袄!奶奶年纪大了,眼睛又不好,给你缝件棉袄容易么?”

我扭过头去,想象着自己穿着这件衣服去学校后同学们嘲笑我的场面,不再说话。空气仿佛一下子凝止了,只有奶奶紧张的搓着他那布满老茧的双手,原来早已松弛的眼角更是耸拉下来,满上布满失望的神情。不知怎的,我的心针扎似的痛了一下,可最终我还是穿着旧毛衣走了。

路上久违的阳光也露出了脸,可不怎么的,我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夜深了,朦胧中,客厅里似乎还有灯光。很晚了,是不是自己在做梦?我闭上眼,接着便又睡了。

清晨,一件崭新的毛衣和那件棉袄整齐的摆在我的床头,我惊讶极了---怎么在棉袄胸前的位置多了几多金黄的小菊花?看那针眼极细极密,那金线镶嵌的花瓣似乎舒展出来一股芳香的气息,而在这大红大绿的衬托下,老式棉袄似乎增添了一番别样的雅致。望着隔壁房间的窗子,让我不禁想起了昨晚的一幕幕。 我的奶奶啊,为了不影响小孙女睡觉,坐在客厅里,把台灯打到最弱,戴上老花镜,使劲眯起双眼,颤颤巍巍的手在棉袄上面飞快的穿针引线,也不知道手指间被扎破多少下,一心只想着“快点儿快点儿,乖孙女等着穿哟”

这哪里是金菊花,分明是奶奶对我的一片心血啊!看着奶奶那疲倦而又苍老的面颊,轻轻地,我穿上了棉袄,仿佛看到奶奶笑了。

走出家门,身边虽然没有了阳光,可我却感觉到无限温暖,我知道那是因为穿着奶奶亲手做的棉袄,它就像冬日里的一抹阳光,温暖着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