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李煜的作文
初三 散文 1381字 3074人浏览 Luckdog_Li

关于写李煜的作文 我眼中的李煜 李煜,确实不是一般的历史风流人物,所以能引起后人的关注、同情、叹息与尊重。 我也看过不少评论李煜的文章。有人说,他到底是软弱的,以至于仅仅只能靠吟吟诗、作作词来抒发内心的忧伤,而他吸引人的,也正是那绵绵的愁。有人说,吟诗是一种战斗,哭泣更是一种抗争,他丧失了故国,丧失了自由,却并没有丧失自我,丧失尊严,他真正吸引我们的,是一颗自尊的心。还有人说,他阅历浅,性情真,不失赤子之心,然而感慨深,实乃以血为书,引人独爱。 这种种评论都很有说服力,我都不反对,不过我最赞同上述观点的第三种,也就是以清末王国维先生为代表的看法:李后主吸引人之处正是其真切。 但凡稍稍了解李煜生平的人,想必都听过一种有关他死因的说法:“太平兴国三年„„后主在赐第,因七夕命故伎作乐,声闻于外,太宗闻之大怒。又传‘小楼昨夜义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并坐之,遂被祸。”(《默记》)从中不难看出,他着实是个真性情之人。他或许不知道这一阕《虞美人》会引来后来的祸端,可那毕竟是政治的非常时期。换了一般人,不都应该缩手缩脚、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臣服”、“安于现状”的一面展现给当朝统治者看吗?可是他做不到。那满腔的愁与恨,他抑制不住,也不想抑制。他非但不抑制情感,甚至连把那直白的话语转化为看似平和安静实则暗藏情绪的字眼都做不到。这么一个真性情的人,如何不叫人喜爱叫人敬重?然而这么一个不懂得隐藏情感的人,如何能平安?如何能长久? 李煜离世百余年后,历史中出现一个与他相似的人物:宋徽宗:我曾思考过:同是亡国之君,同以词寄情,为何世人偏好李后主?后来,随着对诗词学习的加深,我渐渐明白了。徽宗词,虽也是伤悲,可是长期艺术的熏陶与世俗的浸染,使他所作之词都要经过了华丽词藻的修饰。而后主的词,还没有来得及小心装点,便已随着无尽的愁恨汹涌而出。曾见过有人把徽宗词比作一个伤心的女子,再悲痛欲绝,也要描眉染唇打扮妥帖后才开始梨花带雨式地嘤嘤啼泣:我以为此喻甚是恰当。徽宗词美则美矣,然这一粉饰却少了几分真切,多了些做作之嫌。而李煜则不然,周介存一句“粗服乱头,不掩国色”,我以为精辟之至, 确实,读李煜,感受他的“真”,就能发现那是一种不加粉饰、不细细考量、直抒胸臆甚至不计较后果的“真”。他作词是靠词来抒发自己的苦闷,而不剜刻意地向人展示他的才华抑或他的遭遇、他的愁绪。他放任他的情感在那些字句中爆发,不予精细思量,不加以所谓理性的约束。他作词不是给人提供观赏材料,不是让人欣赏把玩词句的精到美好,亦不是为博得几句叹惋之声。那种真挚深切能让人不由自主地进入一个深深的漩涡,切身地感受他的无助、彷徨与忧愁。 呵呵,品赏自然容易,试问古今诗家词家,能到达他这般境界的人又有多少呢?李煜果然不是个一般的风流人物,如何能不叫我尊敬他呢? 王睿秦的作文是有案头功夫的。她能在阅读李煜词的基础上,同时结合古今诗家的评论,找到王国维先生的“李后主吸引人之处正是其真切”,真是用心良苦。而且,作者还把李煜和宋徽宗相提并论,找出两者的高下之别,又是她读书细致,深入思考的表现。因此,正是在这样认真的阅读和扎实的研究基础上,以敏感的心思和良好的悟性觉察到了李后主之词的价值在其真”上。作品语言文白夹杂,爽快流利,朴实纯真,读来韵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