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闹天宫说开去
五年级 记叙文 3105字 128人浏览 苏郁禾

从大闹天宫说开去

——谈“惩罚”式教育

鄢陵县第二高级中学 张红杰

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一种虚弱的教育、脆弱的教育、不负责任的教育。——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所)

我对这句话表示十分赞同,教育不是说教,如果仅仅靠说服教育来达到一个学生不再犯错的目的,那么,就是如来佛祖也做不到。

《西游记》中孙悟空大闹天宫这一段,悟空把灵宵殿掀了个底朝天,连灵宵殿的招牌都打碎了,如来被请来救驾。按说如来讲道理水平那当是世间无二,什么“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一通道理讲下来,猴子当自然放弃抵抗,事实上,如来并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个巴掌翻出一座大山,把孙悟空压在下面,五百年,尽管《西游记》为小说家言,但仔细想想,当时悟空目空一切,谁也没放在眼里,任谁大概也想不出如何通过说教就能阻止悟空的目的。吴老设计得也很到位。像悟空当时的情况,谁讲道理都是听不进去的,但当悟空被压了500年后,再有观世音菩萨来救驾,悟空就听话多了。

这个故事其实告诉我们,对于学生的某些错误,尤其是抵抗类的错误,不用惩罚是根本起不到任何教育效果的——因为他显然都没把老师都放到眼里,先惩罚,后教育,是这类错误的正确处理方法。

其实,《西游记》里描写惩罚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如来就赐观音三个紧箍儿咒说:“此宝唤做紧箍儿。虽是一样三个,但只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你须是劝他学好,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他若不伏使唤,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自然见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

可见,既便是佛门没有相应的惩罚,道理也难奏效。何况,老师比佛祖的本领差远了,怎么可能全靠说教就可以使学生听命呢?在教育过程当中,惩罚是手段,教育是目的,为了达到教育的目的,该实施惩罚的时候必须实施惩罚,否则,任何说教都显得苍白无力。

有一种过错,也只有这种过错,我认为是应当受到棍棒惩罚的,那就是顽固,或者反抗。——英国启蒙思想家洛克。

但是,什么时候该罚,罚什么,罚的程度如何,什么时候该讲道理呢,这个度,不好拿捏,弄不好,打不到狐狸惹一身骚,老师不比如来佛,任何妖魔鬼怪难伤其身,老师甚至连玉皇大帝也不如,玉皇大帝尚有天兵天将为你抵挡一阵,老师遇到学生发难,真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甚至性命堪忧,不知那一日一缕游魂直奔封神台去了。

2013年9月13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高三学生雷某上课时玩手机,被班主任孙某发现后没收。 9月14日上午,雷某前往学校某副校长办公室反映师生有矛盾,后经说服协调离开。约3小时后,雷某径直走入孙某办公室,用刀刺向其颈部,致孙某当场死亡。 9月16日上午7时23分,逃至上海的雷某拨

打110投案自首,由于未满18岁,将面临无期徒刑。孙某1981年出生,2008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临川二中工作,担任化学教师,女儿未满周岁。据该校高三年级一名学生称,孙某对学生很好,对工作很敬业,授课很受学生欢迎,曾辅导学生参加全国高中化学奥赛获省级一等奖。

渠县曾发生一起学生用砖头砸死官员的事,1994年时,贾某在渠县中学念高三,因违反校规被学校劝退,他因此错过高考,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他将这一切都记在了时任学校政教处主任的杨某头上。1997年3月5日,此时杨某已是渠县宣传部副部长,当天他和同事到渠县涌兴镇联系扶贫工作,贾某偶然看到了他。曾经的过节在贾某心头浮现,随后行凶。“案发时间接近中午,他在渠县车站的坝子里,用砖头砸了杨某的右后脑部,随后逃离。”

我1982年出生,也是教化学的,刚好孙老师比我大一岁,我很庆幸我还活着,实际上前面我初当班主任,管理学生手机时也碰到一次激烈对抗的情况,那时刚分过班,我对学生及学生对我都还不熟悉,我先在自习课上已经讲了手机情况,我们班级当时班委商定的班规是,一旦发现有手机,班主任收缴,保存到放假时候退还,同时该生出20元班费,如此种种情况,我俱已在班里明言,但不久,晚自习我查寝,刚好发现我班同学小刚同学(化名)正在寝室自已铺位上拿手机看电影,我偷偷走到他跟前,一把把他手里的手机拿了过来,我当时丝毫没想到他会有以下的反应,他当着寝室其他同学的面跟我抢夺了起来,然后没有抢到后,又堵在寝室门口把着门不让我走了,并说着话:“把手机给我拿回来!!不然你走不了。”看样子是要我好看,——因为刚分过班,我不知道学生还有这样的,我当时就气蒙了,但幸亏我没丧失理智,我压了压怒火,把手机还给了他,一言不发的走掉了。

我气得一宿没睡好,浑身都乱战,晚上10点多回到家赶紧打电话请教一位老班主任,老班主任听了我的情况,对我说:“针对手机问题,现在每个班级里面学生的手机都不少,我都睁只眼闭只眼,晚上查寝的时候,进寝室走道先吆喝一声:同学们,早点睡啊什么的,实际提醒他们把手机收起来,但现在这种事出来了,也不要怕,现在主动权在你手里,接下来你就是搬他桌子,叫他家长他都没什么说的,咎由自取”。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了个老早,赶在他进班之前,我找了两位同学把他桌子凳子都抬到了我办公室(我怕他进班之后再抬他桌子再造成冲突)。早自习他进班后发现自己桌子不在表现居然很平静(大概也觉得自己理亏吧),而且他没有做任何行动——没有找我认错和赔不是,看来这个学生真是倔犟得很,他并没意识到自己错了,或者是并不认为自己的错误有多严重,班主任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任何权威性可言,这样的学生要是继续留在班里,我班主任干脆只好不干了,甚至性命堪忧,我只好把他家长也叫了来。

家长倒是对待此问题很重视,一大早接到电话就跑了过来,家长把学生喊到了我办公室,显然现在的家长也是耐心教育型的,在我面前苦口婆心的劝:“你怎么对你老师这样哩,老师是你最亲最近的人,快给老师道个歉,认个错。”在家长的一再要求下,小刚才走到我面前,用很小的声音向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如此轻描淡写的道歉显然抚慰不了我那受伤的心。

于是很沉重的对学生及父母家长说这孩子我管不了,让他们另请高明,至少

给家长的感觉我很难让他留在班里,后来学生家长又托人向我道歉,并且学生亲自当面和我进行道歉多次,在我认为他的道歉足够有诚意,并且在家待了大概一星期多的时间后,我才勉强同意他留在我们班继续他的学业。让他充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严重性,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

一个多星期后,小刚才重新回到我们班,且在这次进班之前,我找他进行了一次谈话,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同时鼓励他改过自新,重头开始,告诉他老师会不计前嫌,会继续关心他,爱护他的。

我发现,通过前一段时间的折腾,小刚对我的教育完全听得进去,我说的时候还不住地一个劲儿点头,看来真正的是转变了许多,至少我敢肯定有一点,以后再犯类似的错误,他绝对不会再敢挑战我的权威了。

我给这一次与学生交锋总结如下几点:

(1)在遇到学生正面冲突时,首先要退让,避免学生伤到自己——那怕班主任不干,也不能让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似的被无知小儿伤到。以退为进,教师毕竟不是佛祖

(2),必须在事后借助各方力量,其中包括学校和家长的力量,给学生施压,让该学生用充足的时间反省自己的错误。

(3)在学生足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一定要尽量给学生上学的机会,不管你有多气,不一棍子打死,一方面体现自己作为为师者的胸怀,另一方面免得日后学生仇你。

尽管我毕业了多年,但因为自身脾气柔弱,所以近两近才慢慢试着担任班主任一职,以上零零散散说了一大堆,怪我文采不好——中学作文都没有得过高分。但都是有感而发,希望专家多指正。

以后的路还有很长,我不知道结局,也不做假设。我只想看生命最完整的样子。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