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初一 记叙文 2743字 2062人浏览 notllll

作文题目:

以“事情原来是这样的”为结尾,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要求写出事件的波澜。

纸 条

高一(5)班柯扬智

入秋的早晨总是凉意森森,她拉了拉衣领走进了教室。

很快就上课了。像往常一样,她抽出课本放在书桌上,突然一个纸条砸到了她的脑袋上。 她一惊,拾起落到桌面的纸条,回头望去,发现平日腼腆的他正脸红红地躲闪她探究的目光。

她奇怪地回过身,看着手中的纸条,仿佛隐隐约约碰到了一些什么,却又不是那么明白。 “上课了!”老师大声地说到,疑惑的目光扫向正在发怔的她。

她脸一红,迅速把手中的纸条握紧,塞到荷包里,开始听课。

“这篇古体诗讲的是一个男子见到心仪的女子想告之其爱恋之情,其中第三句表达出的情感最为热烈。”老师朗朗地讲解,从她身边走过。

她眸子睁大,脑中又想到了那张纸条,还有早晨他不正常的模样。此时,老师讲课的声音像被水化开了一样朦胧开去,她低着头,脑中像放电影一样闪现着平日里他温顺认真的模样。

她伸出手,探进荷包里,攥紧那张纸条,心跳得有些快,她脸都泛起了红晕,手心也汗湿了。她感觉她明白了,这纸条会是什么。

老师又缓步走回,她像触电一样抽出手来,紧紧盯住课本,但那些字却在她眼中成了杂乱的方块,渐渐地,还拼凑成了他的名字。她摇摇头,像是想把什么东西甩出去,可是却头痛得更厉害。

她小心翼翼地回过头看他,却正巧迎上他传来的目光,吓得立刻回过头,心像在擂鼓一样,跳得飞快。

她呼出一口气,伸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脸,闭上眼睛,感觉现在自己整个脑袋都是奶奶家那缠成一团的麻线,怎么也理不清白。渐渐地手上微凉的温度让她平静下来。 再次抬起头,老师正在一边讲解一边板书。

她下定决心似的吐出一口气,迅速从荷包中拿出被手微微汗湿的纸条,展开。 只见一行清秀工整的小字:

“可以借你的英语笔记用么?“

她微微一怔,继而趴在桌子上闷笑起来。

下课铃刚响,她“霍”地一下站起身来,拿着英语本子递给他:

“呐,给你。”

“谢谢„„不好意思,砸到你了。”

“没事。”

她转过身,扬着嘴角用手背擦掉眼角笑出的泪花,心情好得就像刚出来的阳光。她闭上眼,扬起脸,让温热的阳光覆上她的眼脸,清风从胸口里拂进: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排挤

——高一(5)班 李滢

“你要想排挤我就直说!不要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当我听说学生会的活动结束了,而

我却因为她没通知我而缺席,被人冤枉说偷懒,我一下子火冒三丈,冲到班上对她大喊大叫。 “我怎么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了,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我。还有,谁排挤你了!”她看着我气势汹汹,先就怔住了,但马上又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罪名激发了她的“战斗力”。 “从一开始你就不喜欢我待在学生会,现在有活动也不让我知道了是吧!”既然她如此赖皮,我也就毫无顾忌地吐露了我所有的想法。山洪一旦爆发又岂能轻易收住? “没做就是没做!随你怎么想好了!”她不想继续被同学看笑话,径自走开了。

我也独自回到座位上,越想越伤心:为了她的竞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她,现在竟落到如此地步。

回到家心中抑郁万分,但静下心来,想起曾经在冰天雪地里携手前行的一起说笑的两个女孩子,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彼此猜忌。我开始怀疑我的判断,我不愿相信她会这样对我!我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我准备和她在网上聊聊——

也许,我就不应该打开电脑,又或者我就不该相信她。她的签名像一把尖刀直刺我刚刚温暖起来的心,心一寸一寸地冷了下去:“凭什么说我排挤你,明明是你排挤我!”

苦涩便沁入我的四肢百骸,往事一件又一件的浮现:我们俩在学生会竞选是互相鼓励,互相扶持;回家的途中,公交车车厢里回荡着我们的笑声;我们互相检测彼此背诵的情况„„我只能自嘲的一笑:对啊,我排挤你,排挤你到为你伤心为你难过。

第二天来到学校,当我和她四目相对时,我只能面无表情的瞥了过去,而她却欲言又止。我只能感慨:我们的友谊因学生会而产生,最后被学生会吞噬„„

“给你的。”后面的同学传来一张纸条。看着它,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什么滋味。“我真的没有排挤你,你昨天真的不应该那样对我。”我抬头,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带给我无数次感动的笑容。忽然间,心中的种种猜测、防备不攻自破,在她的一笑中瞬间涣然冰释。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收到消息呢?

我看到她出了门,我也跟了上去想问个究竟。于是就看到学生会另一名成员,他满脸歉意说:“昨天有个活动,但我一忙忘记了,没事吧?”

我和她相视一笑:“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关上那扇门

高一(5)班 付思沛

他出生之前这样问上帝:“地球是什么样? 我该怎么生存?”

上帝亲切地笑着说:“那里很安静很美好,你要懂得帮助他人。”

就这样,他来到了繁花似锦的城市,他听着雷锋的故事,走进了这个全新的有臭氧覆盖的世界。

他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每周末他跟着母亲为邻居做大扫除、看望老人;每月,他父亲会穿着整齐的军装回来看他,带他去游乐园。

又是月末,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射进他的房间,窗台上的一簇簇风信子露出笑脸,他像个军人一样扣好衣服折好被子等待父亲归来。

他们上了公交,父亲抱着儿子坐在窗边,欣赏着窗外变幻的风景。

一位孕妇吃力地倚在扶杆上,儿子立即推了推父亲,他们为她让了座。

“唉,像你们这样的好人现在真难找,我„„”孕妇滔滔不绝地哭诉起了她的坎坷生活。

他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爸,我今天不去游乐园了,我们把钱剩下来给这个阿姨吧!” 父亲看着儿子坚定的目光,觉得儿子长大了,有正义感了,作为父亲应该帮助孩子:“好,那我把钱给这个阿姨,我们去免费的公园转转吧。”

阳光洒在他笑得很好看的脸上,他的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好似有一团团火苗在跳动。 他还鼓动其他乘客为孕妇捐钱,他俨然像一个志愿者。

当然,募捐并不像到站下车一样顺利,许多乘客向他投来质疑的目光,那个兴奋的他灰头土脸地从车后走来,手里只有2张暗紫的五元。

“只有这些了。”他郑重地把似乎也在哭啼的紫色纸币交给孕妇。“希望你和我们一样幸福。”

他们父子俩扶着妇女下了车,他看到孕妇喜悦的热泪,自己心中的乌云也 散开了。紧锁的眉头舒展了,脸上有了比蒙娜丽莎更美丽的微笑。

这次的出游,他比往常更开心,他第一次感到上帝口中的“帮助”二字的神奇力量。 但事情还没完,一周后他看到了电视上的“孕妇”,是,就是那个“孕妇”。他惊愕了,那个向他们哭诉的孕妇居然是个骗子,她经常乔装成不同模样的人行骗。那一次,她扮的是孕妇。

他用力地按着那个大红的按钮,彩色的画面变成了和她心里一样灰暗的灰色屏幕。他不愿意相信他极力帮助的人是骗子,这点我们可以理解,但对于那个在纯白世界成长的他来说,这就像一个大大的污点,污染了他的心灵。

从此,他关上了心中那扇为他人敞开、帮助他人的门,心里念叨着:“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他没有再募捐过,也没有再帮助别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