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并快乐着——军训乍起
高一 其它 1746字 243人浏览 与你共享789

早知道高一新生有为期将近半个月的军训,我的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有着新奇、激动以及害怕与羞怯。在炎炎的夏日—公元2011年7月10日,我作为一名普通的高一新生入学报到领完迷彩军服,看着宽大的衣服、袖子以及腰围肥了两圈的裤子,真让人忍俊不禁。坐在四周全是新同学的座位上,我是思绪万千,憧憬翩翩,抚摸着不怎合身的套装,隐隐地意识到艰苦的军训便是我三年高中学习生活的开始……——题记

7月11日清晨,军训第一天,我穿着堪比裙子的军衣和用皮带勒紧了的军裤像模像样地来到操场。我们的教官个子不高,但有一种军人特有的洒脱与干练,他似乎是我们四营中最为“慈祥”的一名教官。我们按照他的指示排好队形,开始训练最基本的动作—军姿。所谓军姿,乃是军人的一种姿态、一种干练整肃严谨的姿态。动作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脚后跟靠扰双脚向外张开60度,肩稍张、抬头、挺胸、收腹,这或许我们从小就知道,只是不知道一站站几个钟头的滋味。我像被钉在了地上似的,一动不动,只感觉太阳渐渐露了出来,愈来愈热,教官脖颈上带的哨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炫目得甚至快灼伤我的双眸。时间分分秒秒地流淌着,树叶在风的舞动下奏出“沙沙”地乐音,阳光透过树叶留下斑驳的阴影,我的瞳孔慢慢地收缩,眼睛眯成线缝状,脚后跟也因为长时间地站立变得不听使唤起来,仿佛被割掉一样的苦楚;我的意识渐渐在模糊,只知道我快不行了,耳旁似乎有蜜蜂飞过似的发出嗡嗡的躁音,此时想念爸妈的心思油然而生,仿佛一个声音渐渐清晰,“挺一挺,总会过去的!”是妈妈常说的一句话,我顿时清醒了许多,我数着前面的台阶,一共12级,我由上至下,由下至上的不停地数1…19…50…102…190……,已经记不清数了多少,只知道教官说只剩一分钟时,我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不为什么,没有理由,一分钟,60秒的含义,不同的过法,会有不同的感觉,就像现在,静得仿佛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心脏舒张收缩时发出“嘭嘭”地声音清晰可闻;当听到教官发出可以休息的指令时,才发觉腿已经僵了,我条件反射般地慢慢蹬下,顺势躺着,抬头望着天,才突然发觉天是如此地蓝,澄澈透明;也如此之大,自己仿佛渺小如一粒尘埃,我蓦地想起一句话:“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我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军人的豪气,躺在地上,眼泪忽然肆无忌惮地落下来,或许因为痛、或许是因为我的坚持,亦或是因为一句话而生出的豪气—“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如今,我果真涕下了。

——军训中的苦与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7月12日,第二天,或许是已经习惯军训中的“非人”折磨。所以只清楚地记得我们对歌的快乐。我们25连属于四营,在一次集体休息时,我们四营的六个连分成两组隔着将近半个操场打禅般对坐着,进行对歌,我从来都不知道军中还流行这种娱乐活动,我以前只认为军队是整齐有序的、军人是勇敢严肃地,从未看到军人展露的笑颜;而此时,他们带着我们这群学生军对吼,都想让对方先唱,比如“西瓜皮、南瓜皮,21连的不准耍赖皮。”把这些仿佛逗、哄小孩子才做的游戏和嘲语唱地顺口溜,全在军营中体现,真乃新鲜愉悦。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欺负”21连,貌似21连的连长是我们的营长,我被欢乐的气氛感染了,扯着噪子和他们对吼,吼声一浪高过一浪,我们只期望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我看见教官和同学们都笑起来,很开怀,小孩子的性情及童真在此刻展露无遗;当21连开始唱时,我们带着揶揄的半和声半吼声盖过了他们的歌声,如此这般,只知道我们的对歌比赛稀里糊涂变成了对吼比赛,每个人都大笑不已;我眯着眼睛,盘坐在地上望着前面趣味盎然地教官,他那新冒出的胡茬伴着大笑嘴的开合闪耀金色的光芒,暖暖的但不耀眼灼人。我想起了一句话—“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或许军人的笑也能比作像黄河水清一样,难以发生的稀奇事吧,所以,这一笑显得尤为奇观。我或许无法理解他们肩上所担负的保卫国家的重任,但我能体会到他们此时是开怀的、是高兴的、是欢乐的。

——军训中的欢与乐

军训真的很苦,可军训的每一天都有不一样的感受与收获,这仅仅是三年高中学习历程的开端。处于青春求知阶段的我们,始终坚信痛苦与欢乐并存,毕竟成长的故事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中悄然溜走,这一切似乎已经结束,但这一切也似乎预示着新的开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痛并快乐着——军训乍起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