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羽老师(送给我最尊敬的老师的节日礼物)
初三 其它 2538字 43人浏览 葡萄酒宣传文字

张广羽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个子不高,但走起路来,轻快而且有奔劲。广羽老师接我们班是给她右派平反后第一次代课。广羽老师是西北艺术学院文学专业毕业,和陕西文艺界许多作家、编剧是同学,做过新华社驻西藏记者站记者。后来,因被打成右派,下放到了老家农村直到78年平反。但因多年没有再涉足新闻界,组织上和她谈话的时候,广羽老师提出来到中学当语文老师。79年,我考上县重点中学,她就成了我的语文老师。

广羽老师做我们的语文老师,的确有些难为她。她是解放初的大学生,写得一手漂亮的繁体字,下放农村后,再没有动过笔,可以说几乎不会写简体字。刚开始上课,她的板书总是繁体字,同学们不认得,就举手说老师的字写错了。广羽老师不愠不火,一边说对不起,写成繁体字了,一边很快擦掉,照着笔记一笔一划写出正确的字体来。我现在对繁体字认得不少,完全得益于广羽老师。

师伯恢复职务后,在我们镇做镇长。我们村有一个在镇上做着干部,他们两家时有来往。暑假的一天,我正在地里拔猪草,忽然,门中一个大哥喊我快回家,说是有老师来家里看我。我是在村子上的小学,老师都是附近的,也不知道是小学的哪个老师顺道来家里坐的,我就没耽搁地回家了。到了家,看到是广羽老师,我有些束手无策。毕竟,我和广羽老师那时还不算很熟。上中学的时候,我们班有65人,大家都是全县考的尖子生,谁和谁学习都差不了多少,老师一般喜欢好学生,但在大家不相上下的情况下,除非班主任,一般代课老师对学生是很难记得名字的,更不用说家庭住址了。广羽老师正和母亲说话。母亲拿着我的剪纸、画的国画给老师看。我不喜欢在老师跟前表现自己,再说,那时许多人认为剪纸、画画是女孩子的事,总觉得这是在老师跟前丢脸的事。当时,我的确不高兴,但在老师跟前不好表现出来,只是一个劲用眼睛瞪母亲。母亲明白我的心思,就收拾了起来,说是去做饭,让我们说会儿话。广羽老师拽了母亲,说是吃过饭了,坚决不让母亲去做。那时,我们家还没有平反,家里穷得也没什么好吃的做,母亲也就没再强求。说了一会儿话,广羽老师说知道我家的情况,她今天到家来,顺便给我带了学习用具和几本书。母亲和我连忙推辞,但怎么也推辞不掉,也就只好接下了。此后,每每遇到假日,广羽老师总会给我买些本子、笔,还有一些课外读物,不是自己亲自来,就是脱了村子的那个干部给带了来。那个干部以为除了师生关系之外,我们应该还有别的一层关系,广羽老师就告诉他我们是亲戚。

初二第二学期,广羽老师突然让我去她办公室,我不知道什么事,就跟了去。到了办公室,广羽老师问我喜欢看小说吗?我说还可以。她问我都看过那些书,我说了中国的几大名著,还有外国一些经典小说。广羽老师问我是否很少看现当代小说,我点了头。广羽老师拿出了几本杂志,有《人民文学》、《小说月报》、《延河》、《长安》等,她说这些都是她同学送的,她有几个同学在这些杂志做编辑或主编的,说着还指了哪篇是她同学写的,哪篇是她同学编辑的。我简直对她和她的同学有些崇敬得不得了。那时,我觉得能写出小说和编小说的人,简直是神。老师有这样的同学,更值得我羡慕。后来,我才知道,广羽老师是骗我的,杂志不是人家送的,是广羽老师专为我花钱订的。她怕我不收,故意编了这样的谎。人常说:“善意的撒谎是一种美德。”那么,广羽老师这样的谎言,更是盛开的白莲一般高洁。当然,那些作家同学和编辑同学没错,在我工作后,她听说我还坚持业余写文章,还专门找我,要带了去见陕西评论界颇有名望的作家,说是要让那位作家推荐我。我感觉拉不下脸面,推说算了,今天还有事,改天我一定去。广羽老师说我脸皮薄,我不去,她就写了信,让给我指点。广羽老师问我要我发表的文章,我没让带,我总怕被那样的大家小瞧了。

初三的时候,广羽老师无意间看到我写的几首小诗,她就悄悄地拿给她的同学,被推荐在《西安日报》和《陕西少年》上各发了一首。那时,一个农村孩子的文章能变成铅字,对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兴奋事。我几乎天天沉浸在一种特殊的兴奋之中,经常晚上失眠,总

在幻想自己不断有文章发表。那时,我似乎着了魔一般喜欢上文学了,一有时间,我就开始写,发奋写。广羽老师发现后,又把我叫去了,说:“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顺利考上高中,才对得起你的家人和关心你的人。你现在要整天写作,耽误了学习,以后什么也做不好。”她给我下了死任务,必须放下写作,认认真真学好文化课。

那时,我们学校晚自习后半个小时就关灯,广羽老师为了能让我有更多时间看书学习,就让我去她办公室。她一边备课,我一边学习。遇到繁体字,广羽老师也顺便问我她写的简体字对吗?我有什么语法、句式的问题,也能及时请教。说实在的,我很佩服广羽老师的毅力,开始代我们课的时候,几乎不会写简体字。但到了第二学期,她的板书已经完全没有繁体字了。到了初三,她的笔记本都很少有繁体字。我实在想象不出,她那时已经50多岁了,是靠什么毅力把自己的繁体字矫正过来的。因为广羽老师对我的特别关照,遭到同学们的嫉妒。许多同学时常拿我开玩笑,说广羽老师是我妈。听到这些,我没有生气,因为,在我的内心早已把她看成了我的母亲,你们这样说有什么意义。有时,我甚至为了堵大家的嘴,故意说是我妈又咋了。时间长了,大家也觉得无趣了,很少开玩笑。在前几天的一次同学聚会上,大家还与我开玩笑说:“最近去你妈那里了吗?”我说去了,家里没人,问邻居,说是去“刚哥家了。”刚是广羽老师的儿子,我一直把他叫刚哥。

上高中的时候,广羽老师调到了县三中,但广羽老师还一直关心我,她经常在周末坐了车来镇上看我,依然给我带了学习用具和参考书。我一直庆幸我遇到了广羽老师,没她的熏陶,我想我也不会有今天,虽然,我没什么作为,但至少没给老师丢脸。

教师节到了,一般在节假日我要去看广羽老师的,她已经近80岁的人了,但身体一直还硬朗。我每次去看望广羽老师,恨不得买了她能吃的所有东西,然而,每次去她家,广羽老师和师伯都不闲下来,忙着给我倒水,削水果,还一个劲埋怨我胡乱花钱,说是自己什么也不缺的,有钱了好好孝敬我的父母。而对我,广羽老师却想要拿出她家里能吃的所有东西给我我吃。我总是拽了老师又拽师伯,坚决不让他们忙乎。我说:“咱们还是坐下来,说会话吧。”每次见广羽老师,总有说不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