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作文心法20180203
三年级 记叙文 7854字 451人浏览 edward小七

《文心雕龙》作文心法

刘勰《文心雕龙》五十篇,分为总论、文体论、创作论和文学评论四部分,是他对他之前的古代文学的基本看法总结。兹从周振甫的《<文心雕龙>今译》摘编该部著作中对现在作文写文章有指导意义的部分内容,以指导需要写作的人们,以利于人们写作水平的提高。

一、 创作论

《神思》篇

原文: 【原文】

古人云:“形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阙之下。”神思之谓也。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①,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②,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③,神居胸臆,而志气④统其关键;物沿耳目,而辞令管其枢机⑤。枢机方通,则物无隐貌;关键将塞,则神有遁⑥心。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⑦,疏瀹五藏,澡雪⑧精神;积学以储宝⑨,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⑩,驯致以怿辞,然后使元解之宰11,寻声律而定墨;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

【注释】

①悄:静寂无声。动:变化。容:容颜。用容颜的变动来代替眼神的变动。

②睫:眼毛。眉睫之前:即眼前。

③神与物游:神,神思,指想象活动。物,物象,指作家头脑中主观化了的形象。精神和外物一起活动,即思维想象受外物的影响。

④志气:情志、气质。情志和气质支配着构思活动。

⑤辞令:语言或文辞。作家头脑中的形象和语言总是交织在一起的。枢机:关键,即主要部分。

⑥遁:隐避,逃遁。

⑦虚:虚怀。静:安静。贵在虚静:刘勰从先秦道家和荀子那里引入文学创作并加以改造的理论,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虚才能全面接纳各种事物并很好地认识事物形象的各方面,二是

虚才能在文学创作过程中排除干扰,专心一意,更好地驰骋想象,释放感情。

⑧澡雪:洗涤。以上三句是要求作者思想净化,毫无杂念。

⑨宝:指知识。

⑩研阅:研究观察。照:察看,理解。这句是说通过观察研究尽量去明白事理。

11元:杨校作“玄”。元解:懂得深奥的道理。宰:主宰,指作者的心、脑。

【译文】

古人说:“身子住在江海的边上,心思却想到朝廷中去了。”这就是说的想象的方法!文章的构思,它神奇的想象可以不受任何约束,飞翔得十分遥远。只要默默地聚精会神的思考,那念头便可以接通千年之间;悄悄地改变容颜,视线便好像能够看到万里之外。在吟哦咏唱中间,可以发出如珠似玉般的悦耳声音;在你凝神思想之间,眼前就展现出风云变幻的景色。这些都是作文构思时发挥想象力所构成的啊。所以写作构思很奇妙,可以使内心的想象与外物相交接。神奇的想象由作者内心来主宰,而意志和体气是支配它们活动的关键;外物由作者的耳目来接触,而语言是掌管它们的表达机构。当这个机构灵活通畅的时候,那事物的形貌便可以描绘出来,没有隐蔽得了的;如果支配想象的机构受到阻塞,那神奇的想象就会逃遁隐蔽,也就精神涣散了。所以酝酿文思,着重在虚静心志,清除心里的成见,宁静专一。这就要努力学习,积累学识来储存珍宝,要斟酌辨析各种事理来丰富增长自己的才学;要研究阅历各种情况来进行彻底的观察;要顺着作文构思去寻求恰当美好的文辞。然后才能使深通妙道的心灵,按照声律来安排文辞;就像有着独到看法的工匠能自如挥斧一样,凭着想象来进行创作:这就是驾驭文思的首要方法,也是谋篇作文的重要开端。

【原文】

夫神思方运,万涂竞萌,规矩虚位①,刻镂无形。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②,我才之多少,将与风云而并驱矣。方其搦翰,气倍辞前③,暨乎篇成,半折心始④。何则?意翻空⑤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也⑥。是以意授于思,言授于意,密则无际,疏⑦则千里:或理在方寸而求之域表,或义在咫尺⑧而思隔山河:是以秉心养术,无务苦虑,含章司契,不必劳情也。

【注释】

①规矩:作动词用,按一定规矩加工,指对事物的揣摩。虚位:指存在于作家头脑中虚而不实之物。

②溢:满出。这二句指构思中想到“登山”与“观海”的情景。

③辞前:作品未写成之前。辞,指作品。此二句指想象比文辞丰富得多。

④半折:打了一半折扣。心始:心中开始想象的。此句是说写出来的文章不能表达原来的想法。

⑤翻空:即不受限制之意,展开想象的翅膀在空中驰骋。

⑥征实:求实,即把作者的想象具体的写出。难巧:难于工巧。

⑦疏:疏漏,结合不好,指言不能准确表达意。

⑧咫(zhǐ):古代长度名,周制八寸,今制六寸。咫尺:比喻距离很近。

【译文】

想象刚刚开始运转活动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思路、物象都纷纷呈现在眼前,要在没有形成的文思中孕育内容,要在没有定型的文思中雕刻形象。登上高山,情思中就充溢着山间的景色;看到大海,情意就出现了海涛汹涌澎湃的风光。想象的才能,好像飞鸟同风云一起并驾齐驱而无法计量。刚刚拿起笔的时候,比起在行文之前要气势充足倍增;可是等到写成篇章后,开始想的东西已经打了一半折扣。为什么会这样呢?想象凭空而起,容易想得奇特,而语言文字却比较实在,所以很难巧妙地表现作者的想象。所以文章的内容受作者的思想感情支配,而言辞又受文章内容的支配。如果文章的内容、作者的思想感情和文章的言辞三者结合得很紧密,那文章就贴切而天衣无缝,反之,疏漏就会相差千里。有的道理就在心里却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搜求;有的意思就在眼前,却像远隔着高山大河。所以要秉持虚空宁静心思、加强修养的方法,不在于冥思苦想,要体悟外物的美好,不必去劳心累情。

【原文】

人之禀才,迟速异分①,文之制体,大小殊功。相如含笔而腐毫②,扬雄辍翰而惊梦,桓谭疾感于苦思③,王充气竭于思虑,张衡研京以十年④,左思练都以一纪⑤。虽有巨文,亦思之缓也。淮南崇朝而赋骚⑥,枚皋应诏而成赋,子建援牍如口诵⑦,仲宣举笔似宿构,阮瑀据案而制书⑧,祢衡当食而草奏⑨。虽有短篇,亦思之速也。

【注释】

①异分:不同。

②相如含笔而腐毫:相如,司马相如,西汉著名的辞赋家。相传他文思不敏捷。含笔,笔浸在墨汁中。毫,毛,指毛笔。腐毫,即毛笔都腐烂了。

③桓谭疾感于苦思:桓谭,东汉政治家、哲学家。他在《新论·祛蔽篇》中说自己年少时羡慕扬雄文章写得好,因苦思太甚而发病。

④张衡研京以十年:张衡,东汉科学家、文学家。《后汉书·张衡传》说,张衡学习班固的《两都赋》作《二京赋》(《西京赋》《东京赋》),共花了十年时间。

⑤左思练都以一纪:左思,西晋著名文人。《文选》卷四《三都赋序》李善注引臧荣绪《晋书》说,左思《三都赋》的构思写作花了十余年时间。一纪,十二年。

⑥淮南:淮南王刘安。崇朝:终朝,指一个早晨。崇,终。

⑦子建:曹植的字。援:握。牍:简牍,指纸。这句说,曹植拿着木片写文章好像把背诵过

的文章抄写下来一样。

⑧案:应作“鞍”。据案:伏在马鞍上。制书:写文章。

⑨祢衡当食而草奏:当食,指吃饭时。草奏,写出文章。《后汉书·祢衡传》中说,荆州牧刘表一次在和诸文人共同草拟奏书,这时祢衡外出而归见奏书写得不好,很快另写好一篇。又黄射大宴宾客,有人献来鹦鹉,黄射请他赋鹦鹉,他席前很快写好《鹦鹉赋》。

【译文】

每个人的才能禀赋不同,则文思就存在迟缓与迅速的差异;文章的体制多种多样,则规模有大有小,功力各异。司马相如笔浸在墨汁里把毫毛都泡烂了文章才写出来,扬雄写文章用力过度,刚停下笔就睡着做了噩梦;桓谭常常因为苦苦思索,以致感疾生病;王充著作由于思虑过度,耗尽了自己的气力精神;张衡用了十年时间精研写作《二京赋》;左思花了十二年光阴创作锤炼《三都赋》。上述名家,虽写的是长篇巨作,但是也说明了其文思的迟缓。淮南王刘安接受汉文帝的诏令一个早晨就写完了《离骚赋》,枚皋总能很快地完成汉武帝的诏令写成赋作;曹植铺开纸做文章就像背诵文章;王粲举笔便成好似写预先写好的文章;阮瑀凭据着马鞍也能很快写好书信;祢衡在宴席上便起草奏书。上述的作家虽说写的都是短篇,但是也说明了他们文思的敏捷。

【原文】

若夫骏发之士,心总要术,敏在虑前,应机立断;覃思①之人,情饶歧路,鉴②在疑后,研虑方定:机敏故造次而成功,虑疑故愈久而致绩。难易虽殊,并资博练③。若学浅而空迟,才疏而徒速,以斯成器,未之前闻。是以临篇缀虑,必有二患:理郁者苦贫④,辞溺者伤乱⑤。然则博见为馈⑥贫之粮,贯一为拯乱之药⑦,博而能一,亦有助乎心力矣。

【注释】

①覃(tán )思:深思。指文思迟缓的人写作时因构思深想而用很长的时间。

②鉴:察看、鉴别。

③资:依靠。博练:广泛学习训练。博,博学;练,才干。

④郁:郁积,思路郁积不开展。贫:贫乏,没东西可写。

⑤溺:陷。辞溺:指陷在辞藻中。乱:杂乱。

⑥博见:广博的吸取知识。馈:进食,引申为补救。

⑦贯一:贯通统一,指围绕着一个中心或重点。拯:救。

【译文】

至于文思敏捷的人,心里总览着创作的方法要点,感觉敏速是在事前有过深思熟虑,所以能够当机立断。文思迟缓的人,思绪纷乱时徘徊不定,想要鉴明事理,所以要经过研究考虑才

能作出决定:文思敏捷,所以文章能在仓促中写成功;疑虑多,所以文章要很久才能写成。快和慢、难和易似乎各有不同,但都靠学习广博和技巧熟练。如果学识浅薄而只是慢慢写,才学粗疏却只要写得快,像这样写出好的文章,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创作时酝酿文思,必然有两个困难:文思抑郁阻塞的人苦于想象的贫乏,文辞泛滥的人苦于文理紊乱,那么,可见广博见闻就成为补救想象贫乏的粮食,贯通统一就成为拯救文理紊乱的药方,能够做到既广闻博见又中心一贯,对创作构思的能力也大有帮助啊!

【原文】

若情数诡杂,体变迁贸①,拙辞或孕于巧义,庸事或萌于新意②,视布于麻,虽云未贵,杼轴献功③,焕然乃珍。至于思表纤旨④,文外曲⑤致,言所不追,笔固知止。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通其数⑥,伊挚不能言鼎,轮扁不能语斤⑦,其微矣乎!

【注释】

①体变:指体裁。体,体性,风格。迁贸:迁移,变化。贸,移。应该写成短篇的,硬要拉成长篇。此句与上句都指创作中由于未遵循创作的原则所出现的问题。

②庸事:平凡的事。庸,平庸。萌:萌芽。这句是说平庸的事例有时也在新奇的内容中出现。 ③杼轴:旧式织机上的两个管经纬线的装置。献功:指麻经过杼轴的加工。这里以织造加工来比喻运用想象进行文学的创作构思。

④表:外。纤:细微。

⑤曲:隐曲、曲折。指文辞以外还没有写到的情致。

⑥变:文体的风格变化。通:通晓、通达。数:方法,规律。

⑦轮扁不能语斤:轮扁,古代传说中制车轮的能工巧匠。斤,斧。此句指轮扁不能说出自己熟练的技术。与上句同来指文章的妙处也是微妙而不能说清的。

【译文】

如果作品的情思是非诡奇混杂,体制不当而变化多端,拙劣的文辞或许包含精巧的义理,平庸的事物中或许透露出新颖的意思。我们看看布之出于麻吧,原料的麻虽然质地并不比布贵重,但经过织布机的加工,布便会焕发出光彩而成为珍贵之物。至于文思以外的细微奥妙的旨意,文辞之外的隐幽委曲的情趣,这些都是语言所不能言明,笔墨不能表达的。达到最精通的境界才能阐明它的奥妙,掌握它的微妙变化之后才能精通它的规律,这好比厨师伊挚不能说出鼎中调味的微妙,巧匠轮扁不能说出运用斧头的规律一样,真是微妙啊!

【原文】

赞曰:神用象通,情变所孕。物以貌求,心以理应①。刻镂声律,萌芽比兴②。结虑司契,垂帷制胜③。

【注释】

①心:感情。理:作品内容。应:反应。

②比兴:《经》的赋、比、兴写作手法。

③垂帷:垂下帷帐。这句是说,运筹于帐幕中就能克敌制胜,借军事术语来比喻只要能巧妙运用神思,创作定能成功。

【译文】 总结:

神奇的想象靠物象来贯通,思想感情变化所育孕的。外物以它的形貌来打动作家,作家的心用情理作为反应。雕刻描绘各种事物形象,萌芽于那《诗经》的比和兴。运用思虑来构成文章,垂下帷幕发愤构思才能取胜。

周振甫解:

《神思》是创作论的第一篇,又是创作总论。它从构思以前的准备工作,讲到构思时的想象,由想象构成意象,由意象到语言,由语言到声律,再到作品写成后的修改等等。这篇是以构思为主,所以又是剖析情理的第一篇。

这篇讲构思,从文思酝酿中的想象讲起。想象飞腾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想象到千年以上、万时以外。这种想象运用到创作构思上,要受到志气的统辖。志是心志,是思想,气是体气,含有各人的个性在内。想象要受思想的统辖,才能够使想象在主题的范围内飞腾,不是胡思乱想。想象会受到体气的影响,即受到个性的影响,因而形成作家个人的风格。

想象既然要受思想的统辖,那末要把想象运用到构思和创作上去,①就得在思想上做些工夫,那工夫就是虚静。虚是不主观,静是不躁动。有了主观成见,就不可能看到外界的真实情况;心情躁动,感情

用事,(就)不可能深入细致的考察和思虑。那就妨碍文思、妨碍想象,写不出好作品来。不主观而虚心,不躁动而深思,能够做好构思前的准备工作,即“神与物游”,对外界作了虚心的观察,还要积累学识使知识广博起来,再用理论来衡量,才能丰富自己的文才;要是光有知识而没有自己的理论,不能分清知识的是非,不可能写出好作品来。此外,还要研究自己的经历,把“神与物游”同知识、理论和经历结合起来,对构思有帮助。这样构思前准备工作说,虚静是可取的,就是积学酌理也需要虚静。再说酝酿文思说,有一种作品,作家在经历中有很深的感触,他在产生这种感触以前,也需要虚静,当他弄清事实真相而产生激情,意有所郁结,感情喷薄而出,发愤抒情,但在弄清事实真相时还离不开虚静。

再说,构思从谋篇到写成作品过程中的各个问题,刘勰提出了“规矩虚位,刻镂无形”。当我们接触到外界事物时,各种念头纷然并起,这时还没有一个中心思想,作品内容还没有形成,是空的,是“虚位”、“无形”。在作品内容还没有形成而开始酝酿时,就需要是“规矩”、“刻镂”。这是由于两方面的需要:一是内容的需要。在酝酿 内容的过程中,想象必须在内容规定的规矩内飞腾,这样的想象才能构成文思。二是形式的需要,由于内容要靠形式来表现,所以在酝酿内容的同时也在酝酿形式,要对酝酿中的内容加以形式上的“规矩”、“刻镂”。由于这两方面的需要,所以在内容还未成型,还是“虚位”、“无形”的时候,②也就是在窗帘的酝酿过程中就需要加以“规矩”、“刻镂”了。接着又指出文思和表达问题。当登山观海接触到外界事物时,想

象飞腾,各种念头都起来了,这时好像文思泉涌。但是到用文辞来表达时,从想象到文思要打一个折扣,从文思到写成文辞又要打一个折扣。有时想象、文思和文辞三者完全一致,这就能使言辞和想象同样飞腾;及时雨三者相差千里,那末即使有想象,还是构不成文思,写不成作品的。

这里有想象和文思的关系,有文思和表达的关系。③从想象到文思,重要的问题在于打开思路。要是思路受到阻塞,想象就无法飞腾,文思贫乏,写不出东西来。这时就得从“博见”上用功夫,回到前面说的“神与物游”以及积累学识、研究经历上去。④从文思到表达要加强表达能力,善于运用文辞,但陷在辞藻里也不行。总之,要有广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经历,才能打开思路,使想象飞腾,医治作品内容的贫乏。还要善于表达,使想象、文思和文辞密切结合起来。在这里作者又对创作的快慢提出他的看法。下笔快的“心总要术”,下笔慢的“情饶歧路”。有的“心总要术”,掌握了写作的方法,要写什么容易作出判断,容易下笔。有的对问题看不清楚,狐疑不决,在歧路上彷徨,这就是“情饶歧路”,不容易作出判断,不好下笔了。这里指出认识对写作的重要作用。但张衡的写《两京赋》,左思的写《三都赋》,他们要搜集材料,所以他们花了很长时间,那跟文思的迟速没有关系。 最后修改也很重要。写成的作品,可能在思想内容上有杂乱的毛病,在作品形式上选择不当,都会把巧思新意埋没掉。修改时,要把作品的巧思新意、作品中有光彩的部分都发掘出来,让它得到很好的发展。经过那样的苦心经营,即使新意巧思还是原来的,没有质的变化,也

会面目一新(但文章面目也会为之一新)。就像麻布同麻就质地上说都是麻,但两者又显得多么不同啊。 牧羊子心得:

根据周振甫上面的讲解,作文过程中涉及四个步骤或内容:志气、想象、文思和文辞。每一步骤都需要遵循一定的要求,以提高其质量和思想性。 内容步骤 志气 想象 文思 文辞 要求 虚静 规矩 博见 多识 效果 客观深入

切题对路

见地明理

达意多采

《老子》中有“致虚极,守静笃”一句,道家的身心修炼也要求“虚静”。古代著名的道士有叫陈致虚,有叫陆修静,可见道教对于“虚

静”的重视。中国古代的学问是向内求诸己的,所以所有的学问上升

到一定层次之后,就会出现所谓“心法”。例如王阳明的心学,其主要修炼手段也是静坐澄默,心学的所谓“工夫”。作文之道也不例外,刘勰提出作文的心法也是“虚静”,虚静能够生出智慧。古人认为“虚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状态,道家以之修道,儒家以之求中庸,佛家以之求顿悟,百求百应,见仁见智。

其实所谓的“虚静”并非故弄玄虚、高深 测。如周振甫所讲,虚,就是不主观而虚心,就是无先入之见、无成见、无偏见,实际上就是要求作者要客观。只有虚,事物纳入之后才是百分之百的事物;只有虚,才能真实的反应所见之物。如果先有成见,肯定是不能客观反应所见之物的。因此“虚”就是要求人们客观,只有客观才能更接近真实,实景实事,才有实见实感,有实见实感,行文才会情真议切。静是不躁动,也就是要求人们冷静、平静、沉稳、专注,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实际上就是要求作者在写作时要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可以使人深入事物内部、找到事物的肯綮,切中肯綮,才能解决问题。这就是创造力的来源。事实上每个人都会有这种体会,你最有创造力的时候,就是自己注意力最集中、思考最深入的时候。

所谓切题对路,就是要根据内心世界的活动选对表述体裁。看到一样事物后,内心有所活动,是感叹美景、是明白道理、是抒发情怀?内心活动不同的基调决定了要选用不同的体裁来表达。这就要求人们准确敏锐地把握自己内心活动。“心之精微,口不能言;言之微妙,书不能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如果自己不能准确地把握自己的内心活动,发而为文就更加不可能了。这要求人们对待外部世界的事

物要敏感,对待内心世界的活动要敏锐。

所谓明理见地,就是要在日常阅读中广泛的注意人们对于事物的观点和看法,并且要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事物的实际情况,看透事物的本质,提出自己独特的主见、主张,不能人云亦云(如柳宗元《驳复仇议》)。这主要是针对论说性质的文章。

所谓达意多采,包括达意和多采。所谓达意,有两层:第一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知道自己的内心才能有的放矢;第二就是要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内心所想、所思、所欲。对于第一层,如果是命题作文,则就要弄清楚题目,如果是自作文章,则就要把握好自己的感情感想感触,一定要有感而发,不然就是无病呻吟。对于第二层,这就需要就是要在日常阅读中,注意学习表达表述技巧,巧妙地譬喻等,也要吸收他人作品中的精句,能够活用化用,且有新意,这样才能使读文章的人迅速明白文章要旨,让读者一看即明白,一看就懂得,一听就信服。至于文采,现代白话作文,尤其是议论文章,则很少讲究文采了。少量诗歌散文,也只是有“彩”,而不能称之为文采。古代的诗词曲格律和调式数量较少,但是那些诗词曲流传千年,至今大家都能背诵,这就是达意与文采和谐的原因。而现在的歌曲,曲调泛滥,排行榜每月更新,可是到头来能让人记住的又有几支呢?这就是缺乏文采的原因。所以现在作文,能保持逻辑正确、无语法错误就是保持相当的水平了,更不用谈追求文采了。

文思和文辞两项,都要求人们平时大量阅读,遇有好文章甚至要反

复阅读直至能够背诵下来。只有这样念兹在兹,才能见景知景,才能触景生情,才能厚积而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