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一盏心灯燃希望之1
初三 散文 3160字 144人浏览 幸运的加加加加

1 点一盏心灯 燃希望之火

支教教师 刘献银

支教是一首动人的歌,给我带来精神上的洗礼,给我带来一群人生的知己,给我带来一张张笑脸,给我带来一份渴望已久的感动、一份心灵深处的期许„„

2013年9月1日。我来到独柏小学支教。这是一所很小的小学,说是中心校倒不如说是一所村小学,那时候学校没有食堂,一日三餐全靠自己动手,买米买菜还得到三公里外的上和镇去买。来回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危险的山路,尤其到了晚上更是冷冷清清、孤单寂寞。当时还是有点后悔。回想两年前我为孩子们上的第一堂音乐课,孩子们那渴求知识的目光使我终生难忘,可是,那一节课超时了,我忘记了下课。后来,我问孩子们,你们怎么不提醒我,孩子们说:“刘老师,我们喜欢听你讲课”听了孩子们的话我心里很高兴但又很苦闷。因为我了解到孩子们大多是留守儿童性格孤僻、不自信。况且又从没有学过音乐。担心出不了成绩。后来有几个孩子改变了我的担心。那是第二周的一个下午放学后,学校冷冷清清的。我就把随身带来的萨克斯拿来吹,没想到一会儿寝室外站了一群孩子还有几个成年人也远远地看着。我看到孩子们好奇的眼神,就停下来问他们:“喜欢吗?”他们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还有几个孩子往后退。有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说:“刘老师,你吹得好好听哟,这是什么呀!”我说这是萨克斯。也让每个孩子摸一摸,摸了之后每个孩子都爽朗地笑了。后来,那几个孩子一下课就围在我身边。有的拉着我的手,有的拉着我的衣服,

2 还有的调皮孩子拍我一下就跑了。我知道,他们喜欢我了。看着这群淳朴可爱的孩子。我暗暗下定决心,我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教他们,一定让他们变得要自信、乐观。

后来,我给学校领导建议组建合唱队和器乐队。龚校长非常赞同并规划出学校的办学目标:在两年内创办一所以“四会一能”为载体的艺术教育特色学校。正如他说,我们要让独柏小学的每一个孩子也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后来,人民小学给我们送来了一架钢琴。学校买来了竖笛和葫芦丝免费提供给学生学习。开始学生兴致很高,由于没有一点音乐基础知识,部分同学收效甚微。比如像陈静怡、李玉洁、陈佳欣等同学吹得不好,我就利用课余时间一对一的教他们。从单音练习、音阶练习开始、然后是简单的歌曲练习如:《欢乐颂》《粉刷匠》《小星星》等。当有了一定演奏能力又安排两个声部的合奏。通过多听,多练帮助了学生在合奏中掌握好音准。后来,每一个同学都能吹一些简单的乐曲,还能站出来表演,个个都充满自信。还有些同学能够吹奏较复杂的乐曲,如: 《卢沟谣》《月光下的凤尾竹》等。学校还利用上午和下午第一节课前五分钟让孩子们才艺展示。现在他们抢着上台表演,即使有很多领导和老师听课,他们也不害怕。一副很自信的样子。看到孩子们的变化,我体会到,学生最在乎老师对他的看法,只要多鼓励他就会朝着你希望的目标靠拢。 其实最难的是合唱队的训练,全校每一个同学都参加合唱队,龚校长要求一定要参加去年11月份重庆市举行的教材歌曲合唱比赛和今年的体育艺术节合唱比赛。任务一来我就组织学生训练。把音高唱

3 准是很多同学迈不过的一道坎,还有后来的分几个声部来唱。我也想了很多办法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训练可还是唱得一团糟。于是我就有了为难情绪。曾经几次想给领导说放弃了我们不参加,或者我们就不分声部排练一个齐唱去参加。可当我看到孩子们对我投来信任的目光,想到龚校长期盼。到嘴边的话只能咽下。重新投入到合唱训练中去。由于劳累过度我病倒了,话也说不出来,吃药、输液一个多月。很多老师建议我请假休息,特别是黄老师对我很关心,她看我的病很久没有好转,就建议我到刘医生那里去看,开一些中药吃。我一想到马上就要比赛了,就没有请一天假,每天依然坚持训练。那个时候龚校长更是忙碌。除了学校大大小小的事外,上午在县里开完会就立刻回到学校和我一起训练学生。有几个唱不准的同学比如像刘双雄、付息磊、付全有、刘欣等我就利用下午放学后的一段时间教他们练声。让他们多听钢琴的声音,教他们一定要克服心理障碍。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同学们还能真分出声部演唱。听到孩子们的歌声龚校长也连连点头并竖起了大拇指鼓励孩子们。孩子们的脸上也挂满了笑容。合唱队在县级比赛中也拿了两个二等奖,我心里还有些歉意,可龚校长鼓励我说:“城里的孩子很小都在外面参加培训班,家长也很重视,而我们的孩子都是从零开始,家庭特殊,留守儿童多,这种情况下还能获得二等奖真是不容易。其实音乐教育不是培养音乐家的教育而是培养人的教育,你看孩子们变得比以前自信乐观,在我心中已经是金奖了”。像卿密、秦傲雪、曾巧、刘双雄在六一演出中也大放光彩。当我看到孩子们的变化以及所取得的成绩。我想这辛苦很值得。

4 独柏小学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了特殊的生源。近年来,外出务工家长不断增多,留守儿童也多了,对留守孩子,我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嘘寒问暖,关心他们的学习、生活及心理健康状况,使这些孩子也能象自己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有一个吴小龙的男孩子,父母都在广州打工,逢年过节才回来一次,年幼的他由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照顾,两年前,这个孩子很内向,不爱说话,做事不自信。了解这些情况后,我主动找他谈话,让他学习吹竖笛和葫芦丝,经常与老师、同学交流,时间一长,这个孩子变得爱说爱笑了,学习成绩也有了明显进步。他吹的葫芦丝曲《月光下的凤尾竹》获得县级二等奖。孩子的爷爷、奶奶对我非常感谢,是老师的关爱和鼓励让这个孩子变得乐观自信阳光。我还了解到刘双雄、刘欣等同学由于家里很贫穷又缺少关爱,所以每次演出服装都是我出钱给他们解决。

有一首歌唱道:“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的确,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支教生活,使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这是一片有着梦想的热土,我来支教,收获感动,感受到的是温暖。两年的时光,这些学生的一颦一笑,这里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都已经悄悄走进了我的心里,甚至在周末放假的时候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这些学生的身影。通过两年的努力,孩子们变得乐观、自信、阳光。独柏小学也通过了专家组的考查。于2015年5月被评为“潼南县艺术教育特色学校”。2014年11月参加教材歌曲合唱比赛并获得县级二等奖,2015年在潼南县教育系统首届艺术体育节中,我校的合唱、舞蹈、葫芦丝独奏、合奏、均参加了县级决赛并获得二等奖。尤其是

5 2014年、2015年两年的六一儿童节,我们六十几个儿童演出了近两个小时的节目更是受到来宾和广大群众的称赞。看到这些成绩和荣誉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支教? 这个问题其实也很简单:因为那儿需要支教,因为那儿需要帮助。因为我童年也和他们一样在山区度过的,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还在山区教书,所以我见到他们特别亲切。我或许帮不了他们什么,但是我尽力了,这样我心里才能消除些许不安,哪怕是影响一个山区的小孩子,都会让我心境坦然,温暖,纯净。其实对于我来说更高兴的是,亲眼见证了孩子们从一群毛毛虫蜕变成为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我为这群孩子喝彩,为他们加油!为他们点燃心中的那盏灯。

每种色彩都应该盛开,别让阳光背后只留下阴霾。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关爱,别让孤独和自卑在心中徘徊。两年的支教很快就结束了。我就要离开独柏小学了,有几个孩子拉着我的手泪流满面地说:“刘老师,留下来吧,你走了我们就不能唱歌,也不能吹葫芦丝了。”曾主任也再三挽留说:“你要走,我们就给你鉴定为不合格,让你继续支教,继续留在独柏小学。”王馨老师的话更是意味深长,他说:“你要走就把艺术教育特色学校这块牌子背到你育才小学去。”听了这些话我心情很难平静,可又不知怎么办,我想通过今天的演讲为你们呐喊:在教育均衡发展的今天,希望有更多的优秀教师到山区去。因为那里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眼睛还在望着。

我真心喜欢这群纯朴可爱的孩子们!愿他们的明天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