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清照诗词文笔记
初三 记叙文 3072字 608人浏览 肥胖是种美德

一滩鸥鹭,一种相思——读李清照诗词文之笔记

(注:宋体文字为原创部分,引用的用楷体或仿宋体加以区别。)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声声慢》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夏日绝句》

若不是这几句诗词知名度极高,很难相信它们出自一个人之手,然而千真万确,他们均为李清照所作。李清照之文字,体裁各异,内容不一,兼有欢愉之明快,苦难之忧愁,相思之缠绵,拳拳之心语等。从一个才华横溢的妙龄女子,到一个多愁善感的女词人,再到一位饱经世事沧桑的老人,从李清照之诗词(文)里,仿佛可以读懂一个灵魂对这个世界的赞美、忧虑以及愤懑。

与李清照相遇,纯粹是因为书架上久藏的那本《李清照诗词文选评》。自觉为其思考所震撼,与其思虑有共鸣,便打算了解她的身世,探究那段历史。在这一次旅程中,兼窥了北宋社会的风风雨雨,重新接触了苏轼、王安石等曾了解过的大家的侧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清照其人身世的五味杂陈,酸甜苦辣。

一、小荷初露

李清照虽然被归类为“婉约派词人”,大部分词也确实在描绘忧思恩怨,却毫不失“巾帼不让须眉”之傲骨,尤其在其年少力壮时,这种豪放的性格尤为明显:

鹧鸪天·桂花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此词显然有自喻之意,尽显作者之自负与豪情。这首词写于清照初嫁的时期,因此结尾二句还谈不上什么对官场的不满,仅仅是对自己才气的进一步显现而已。“梅定妒,菊应羞”一句,极强的表现了作者对当时文坛的藐视,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之胆,另外,个人认为还有对作者初露头角时他人的妒忌的讽刺。

这样的一位才女,年少气盛,当然还有清新与喜悦:

双调忆王孙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看到“秋已暮”、“荷叶老”,第一感觉就判断这是一首描写秋季凄清寂寞的词,但细看便会发现作者之意恰恰相反——“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是啊,荷叶萎谢,剩下点点残花、片片蘋草,但浩渺、潋滟的湖水,金黄的秋山分外与人亲昵,又何尝不是一幅和谐的秋景画。更何况,沙滩上的鸥鹭看似在赌气,原来是在愁作者归去太早呢!这种写法,赋予动物人的动作的同时,又赋予动物人的情感,好不生动。借《李清照诗词文选评》的笔者之言,“诚然, 此词的风格基本上保持了婉约词的当行本色, 比如作者把自己爱湖山的感情, 说成“水光山色与人亲”, 把留恋美景的心情, 用“眠沙鸥鹭不回头, 似也恨、人归早”来表达, 可谓曲尽人意。但此词又不同于一般婉约词的缠绵蕴藉, 而直说“秋已暮”, 径夸“无穷好” 。如此写来, 既不隐晦, 又不直露; 既有景物的描绘, 又有感情的抒发。这种含义明白而不一一点破的写法, 丰富了婉约词的表达方式, 使其既有隽永深长之味, 又有畅亮欢快之情。”

二、难舍难分

婚后的李清照所处的,正值北宋政党内战(王安石一派和苏轼一派)、政治上极其混乱的时期。李清照在这段时期里,曾经历回乡暂居以避赵家冷眼、重返汴京、屏居青州、莱州寻夫等几次迁居。在无情的世事中,她因寂寞、思念、无奈而写下许多广为流传的千古名句。风风雨雨,悲欢离合,思念的悲戚如藤蔓般蔓延在心中,李清照将其托付于诗词,凝练成秋色中的一株黄花,黄昏中的点滴风雨……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夜半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是一首广为流传的名篇,表面上是写自己的悲楚与无力,渲染出一种寂寞凄清的气氛,可是“有暗香盈袖”一句读起来好像与全诗意境不合。一说是此暗香形容黄花,是自比,把党争比作“西风”,如果党争的“西风”不止,自己就不能回乡和丈夫团聚,那么自己的命运也就会像词中的“黄花”一样,不堪设想(参考《李清照诗词文选评》);另一说则是作者触景伤情,菊花再美,再香,也无法送给远在异地的亲人。这里则以“暗香”指代菊花。菊花经霜不落,傲霜而开,风标与梅花相似,暗示词人高洁的胸襟和脱俗的情趣,同时也流露出“馨香满怀袖,路远莫致之”的深深遗憾。这是暗写她无法排遣的对丈夫的思念(参考《唐宋词三百首》)。个人不是太了解那一段历史(虽然看过《苏东坡传》,但也只是囫囵吞枣而已),较倾向于第一种说法——“东篱把酒黄昏后”承接上文,一贯的孤独之感,不太可能在这短短五个字里再作下一个反差,仅仅是提到而已,可见“高洁的胸襟和脱俗的情趣”不太现实;而这里的“暗香”,其实是作者对自己命运的担忧,表现出即使花再美,再香,也抵不住西风的折磨的忧虑之情。

蝶恋花·离情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此词写于李清照到莱州寻夫前后。亲人越近,思乡之情就越苦,作者又何尝不是这样。不眠之夜,独自玩弄着花儿,心却早已被断肠之苦所折磨了。窗外早春之气初到,满是一派生机,作者却在此刻若有所失,无心赏春,看淡了那浮华的春景。

结尾二句,虽不如前词“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有名,但是其含蓄而传神的表现手法,迷茫、怅然等抒情效果一点不逊于此。

三、老无所终

北宋末年,金兵南侵,国家大乱,李清照与其夫赵明诚所搜集的书画几乎都被掠走、烧尽,为此夫妇二人只能“且恋恋,且怅怅”。在金兵的步步紧逼下,形势日益紧张,李、赵二人逃往建康,后又前往芜湖,并在路中触景生情,写下“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等句。不久赵明诚逝世,李清照流寓浙东后避难金华,前往杭州,定居临安。这之中她曾改嫁张汝舟又离异,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其身心都老无所终,“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此词写于赵明诚去世后不久,李清照好不容易能在池阳暂时躲避战乱(暂不提其对丈夫的思念),种种断肠事又相继涌上心头,好似秋风中一朵黄花,扎根坚定,不会轻易言弃,但摇摇欲坠,瘦弱不堪。

本词是一首悼亡词,却又不乏艺术。旧时的天气,旧时的衣,让人联想到丈夫生前记忆犹新的一幕幕:曾经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想念云中锦书,望大雁归,月满西楼;旧时乍暖

还寒时候,守着窗儿,还是那些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心头;也是此时此景,看牛郎织女,变幻无常,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种种以往的怀念之情,在此时此刻,更断肠,更令人憔悴。

渔家傲·记梦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记得寒假里背此词时,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一位才华初露,渴望被朝廷重用的少女所作。现在想来全然不是,甚至与“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心情上毫无任何相似之处。此词写于李清照于温州准备逃往泉州时,虽然在婉约中有豪放之气,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词人流离失所、颠沛流离的境遇之上的。无奈之中,只好寄希望于天帝(书中说说喻皇帝,个人不太认同),随他选择何处而逃了。看——九万里风鹏正举,多么逍遥的一梦,却只是南柯一梦。在这荒凉与现实中,有人投降,有人抗争,李清照选择的则是坚守,像黄花一般,摇曳而不失本心。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