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香,揽不过一世愁
初二 散文 2116字 46人浏览 丶丶丶沐歌

梨花开,胜过了一季雪。

梨花白,淡薄了一页春。

梨花香,揽不过一世愁。

一一题记

初春的气候,天气还未完全转暖,天空总是零星的飘着些小雨。撑一素伞,漫步于梨园之中,三两枝枝头淡淡地点缀着些花朵。初春的细雨,湿润了枝头,浸透了泥土,播洒了所有春的希望。

南归的早燕,停憩在枝头,打落点点水滴,弹奏着的是春的讯息。把伞轻放在树下,不忍打扰片刻的安宁。宛儿抱着琵琶从屋里急匆匆地跑出来,轻挑地转身,伸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宛儿慌张地说:林夕姐,若子寒公子前来拜访,要求你前去弹奏一曲,大家都在找你呢!我淡淡地哦了一句。

不紧不慢地去拿伞,悠然地走到大厅。大家都怒气冲冲地瞪着眼,我站在大厅中间,姑姑慌乱地把我拉到了一旁。对我念念叨叨地说了一大堆,我慵懒地点点头。宛儿为我搬了个凳子,随身坐了上去。淡淡的一曲,转身即离开了。

宛儿从后面边追边喊,林夕姐,别跑,你要去哪儿啊?一溜烟跑出了梨园,躲开了宛儿焦急的目光,一个人倚靠在桥墩上。望着满目的春水,发呆。初春的河水显得格外清澈,伸手轻拂,凉凉的,划开了一道道圈环。

你从后面拍了我一下,转身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你说:你是谁?你说:林姑娘,真是贵人多忘事,在下若子寒。我瞪着你,转身想要离开。你一把拉着我,陪我会儿,好么?我转身一跃,坐在了桥墩上,撑着脑袋,望着你,若公子,请问您老有什么事?说吧,我听着呢!你无奈地摇摇头,叹息道:梨园的姑娘真特别,都说林夕姑娘彬彬有礼,原来只是表面功夫啊。

我气得紧握拳头,恨不得一巴掌打飞你。然后强忍着笑到,公子没事我走了,免得小女子被讽刺地想不开自尽了,到时候公子可脱不了干系。为了顾及梨园众人的面子,等到走远了才忍不住唾口大骂。忽然有个人从后面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转身,是你奸诈的表情,还敢偷骂我,小心我去告诉你姑姑。我一脸委屈的样子。可还是难逃噩运,你还是去姑姑那告状了。

最终结果便是被姑姑罚站,并且晚上不许吃饭。你却笑嘻嘻的端着大鱼大肉坐到我跟前吃了起来,心里暗暗地诅咒你下地狱。我当时就好奇,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存在人呢?饥饿难耐的我倚着墙角睡着了,醒来时发现你坐在身旁也睡着了。本想对你拳打脚踢一顿,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你的衣物。便顺手一扔,扬长而去。

第二天你去找姑姑,要求我陪你去附近逛逛,我气得你咬牙切齿。路上愤愤地问你,干

嘛非缠着我不放!我跟你有仇么?你只是浅浅的一笑。三月底的梨园,梨花渐次开放。朵朵花开白似雪,你伸手想要采下,我一把拉住你,干嘛!花是给大家看的不是用来摘的。而且你摘了它便凋零了。你惊讶地盯着我。惹得我也不大好意思,转过身,回避你的目光。

你在后面哈哈大笑,干嘛不敢看我?难不成喜欢上我了?我转身即是一脚,踢得你哇哇大叫。你委屈地看着我,女子不可以这么粗鲁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得意地倚在树下,你这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我,活该!你依旧是撇嘴盯着我,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路掺扶着你回去了,姑姑问你怎么了,本以为你又会告上一状,你却告诉姑姑说脚扭到了。等姑姑走了,你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没告状了,以后不能对我这么粗鲁了。本以为梨园的女子都是温文尔雅的,没想到&&我怒目瞪着你,你也只好就此打住。

四月初,园里的梨花已是繁花满枝。你静静站在梨树之中,洁白的衣衫,纤长的手指,一只玉笛,婉转的笛声,弥漫花丛之中。我安静地站在你身后,曲毕,你转身对我微笑。我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还不知道你会这个,不过真的很不错哦!你侧身坐在花坛下,要不叫宛儿帮你把琵琶抱出来,你好好地为我弹一曲。我摆摆手。

走到你跟前,坐到了你身旁。风轻拂而过,摇曳着满树的花枝,花瓣徐徐而下,洒落在身上,铺展在地上。你叹惜道,花虽美,却太伤,白太惨、太凄。不知何时,宛儿已经抱着琵琶站在身后。你缓缓起身,再为我弹奏一曲吧,明天我就要。我目光呆滞地抱过琵琶,侧身坐在花枝上,悠远的音色,哀伤的曲调,加上凄冷的词曲,留恋的是深深的不舍。

曲毕,不知不觉早已是泪流满面。我背过身跑进了群花之中,满枝的白却无法淹没满怀的愁。你追了上来,我挣脱你的双手,消失在群花之中。花落,花残,未果,却落得满地伤。白并非无情,白并非无意,只是他人无心,君心无细。

第二天临走前,你敲门我没有给你开门。你临走前我只是默默地站在高台之上凝望。琵琶声声竟掩不住泪如雨下,离别之意漫不经心,谁知伊人心?

梨花香,为谁开,

奈何未果却先落?

梨花醉,为谁碎,

琵琶哀怨为谁泣?

谁后为谁流泪,

谁又为谁心碎,

再愁再伤终归是落花满地残。

梨花白,淡薄了君心,

伊人之心仍不移。

你走后宛儿给了我一张纸条,你说你忙完便来找我,要我等你。我等了,等到了花开,待到了花谢,你却依旧未归。

今年的春天来得异常的晚,已经是三月底,梨花迟迟不肯开放。偶尔一两朵新开的花朵还未来得及凋谢便葬送于白雪之中。梨园之中,雪花满满地压在花枝上,远远地望去甚似梨花。似花,不似香。抱着琵琶,独坐梨园之中。哀怨的音色,偌大的梨园却装不下许多愁。引得三两个闲人观望。

四月中旬,迟来的花季,梨花层层叠叠的都是白。梨花开,突如其来的绽放,梨花谢,措手不及的挽留。梨花香,弥漫的是我对你无穷无尽的思念。

梨花开,圈不住一些人。梨花香,揽不过一世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