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学生作文讲评
初一 散文 4字 141人浏览 史卢比巨蟹

她不普通晏子豪

她,一个矮小的女孩。斜斜的刘海遮住左边的眉毛,淡淡的眉毛之下是一双有神的大眼睛,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她是个开朗的女孩。 她叫许汐。

许汐的成绩或许不是特别好,但学习踏踏实实,在班中人缘一般,少有人与她聊天。有一次,数学老师让几个成绩较好的人与成绩一般的人结成学习对子,教些同学做题。我与许汐一组。记得刚开始,我要教他掌握平行线的性质与判定方法。她的作业本十分整洁,我都不忍用水笔在上面演示,每次都用铅笔。

“你看,这两条线被这条线所截,形成了八个角。这八个角中,又分成同位角、内错角、同旁内角三种角度数的关系。同位角,是在两条被截线的同边,截线的同侧,且度数相等。而这两条被截线又恰恰平行,因而有了“同位角相等、两条线平行”的性质„„

我讲得十分清楚,许多也听得很仔细,总是点点头。可是考试成绩一出来,并没有多少变化。我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她也许是没能彻底理解„„

这时,班里有些人阴阳怪气地说:“人家学委讲得那么认真,你怎么还这样呀„„”许汐小脸微微阴沉了些,而我都不敢说什么,怕别人乱说什么„„

一节体育课,进行长跑测试。班中有些人已开始议论谁能及格,显然,他们根本没把许汐放在眼里。

他们错了。

许汐在一开始跑的时候便在女生的最前面。那些人对许汐指指点点,说:“她就是喜欢装,等会儿就没力气了。然而许汐一直领先,冲过终点时。想不苟言笑的体育老师不由得夸赞:“离今年中考满分标准只差了几秒。”那些人的脸色变了再也没有说什么。许汐也貌似把以前那些事忘记了,与她的朋友聊起天来。

她不普通,她的心灵不普通,她的人格,震撼了所有的人!

自我反省 徐建新

每当看到桌台上那台已经支离破碎的平板,我便隐隐约约地回想起那可怕的经历,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它早已在了我的心里。 每当暑假的周三,我没有任何补习班,而且父母也匆匆地上班了,家里只有一个慈祥和蔼的外婆,这便是我一个最佳的“时机”。 只听到门声一响,我便急忙跑出去,搜索IPAP 的踪迹。每当采取行动,那必须得翻箱倒柜,即使没找到,也可以去玩玩电脑,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可今天,还没搜索完可以地点,找便找到了夹在衣柜里的IPAP ,银白色的金属外壳让我十分地喜悦,我急急忙忙开机了,以便更快地享受这“无尽的喜悦”。

我的眼睛像饿狼般地盯着那块7寸荧屏,好似盯着早已归属自己的猎物。聆听游戏背景音乐的旋律,我终于露出了这个暑假中难得一见的笑容。这一玩便玩到了中午,外、外婆叫我来吃饭,而我却置之不理,并且口中一直念叨着:再过五分钟。

十多个五分钟过去了,外婆早已吃好饭,便径直想我走来,并且一反既往抄起平板向外丢去,只听到“噗”的一声„„

终于,我便自食其果,还让老爸知道了这件事,并且他大懂干戈:电脑上锁,手机没收,并且整个暑假都不得玩电脑。唉,这就是我贪得无厌的后果。

“忽如一夜春风来,电脑平板不能回”,我想把这句话稳稳地定在心中,并警示自己,让我反省。

他不普通张子涵

五年前的一场车祸,是他失去了一条腿,这几乎改变了我的一生。

夜很静,我匆匆从电影院回到家里,但家里没人,难道妈妈去健身了吗?我于是拨下了通往“死亡之路”的号码!

我匆匆乘坐出租出来到医院,等候之中寂静的气氛让人窒息,空气中弥漫着像硫黄一样难闻的药味和绝望气息。一组急速沉重的脚步渐渐靠近,一双大手像千斤重石砸在身上,我猛的回头,脸色难看的爸爸领着我去那遥不可及的手术室。

我们轻轻推开门,医生缓慢地递给了我们一张纸条:“病人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他的左腿已救不回来了!”我的眼睛不敢望那手术台上的病人,但明亮的灯光把一切的一切传入我的眼球,我不敢相信躺在床上的是我家一楼的爷爷,他是个不普通的人。

他有五六十来岁,可以说是关系最好的邻居。在模糊的记忆中还有他带我打秋千的情形,他喜欢住在车库里,他喜欢那清欢的生活方式,他的女儿曾要求他搬来一起生活,可他拒绝了,他不欣赏和追求富足无味的生活,他需要的是情景和闲雅的环境,他也很助人为乐„„

可是今天,看到他那毫无生机的眼神,摸着那冰冷的双手,我只是默默地祈祷!

一周后,王爷爷坐在轮椅上回来了,刚经过一场与病魔中痛苦的厮杀,却并没看见疲惫和不堪,映入眼帘的是甜舔的微笑。他的生活方式并没有改变,他只是做他从前的自己,做不同他人的自己。

他常和我说他认为这场车祸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场车祸后他就不用听他老伴的劝阻,让人搬到楼上,不用听他女儿的建议一起同住,他总说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可能只是麻烦了些。

他的不普通深深地感动了我,他的坚强让我知道乐观和豁达,这是我从他身上所学到的不普通,不寻常的真理,坐在轮椅上的他永远在我心中!

他不普通 王桢辉

“咦?我的椅子怎么修好了?”

“对啊,我的课桌也突然不会摇了?”

“哇,我的修正带刚才还说坏的,怎么”变形“了?”

面对同学们各种惊奇的反应,大家的目光都停在了“黎总”的身上。黎总的脸一阵发热,红的像高温铸的铁块。

黎同学,江湖人称“黎总”,江湖排名四十九位,排在班级最后,因为他的成绩不好,但他却在我们班有一定的“江湖地位”。黎总的手艺可不是一般的人可比的,大到书架、课桌,小到修正带、自动笔,都是“黎总”的经营项目。每天的客流量可不比去老师地方订正作业的少。每当被问及自己的成绩时,黎总总会潇洒地理理发型说:“咱手艺人,怵啥?”所以大家总是调侃说:黎总长大可是“维修界”的商业巨头,现在讨好黎总说不定还能将来在“黎氏公司”找到一份好工作。

当然,黎总的与众不同也不是吹的,有一次修电脑的经历令我记忆犹新。

酷暑的一天早晨,老师捧着电脑来上课,但电脑似乎也中了毒,完全不听使唤,大屏幕上只有一片蓝屏,老师急得焦头烂额,这也引起了班级的骚动。黎总被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蓝色的大屏幕,慵懒地走上讲台,拿过老师手中的电脑,开始了一系列“高端的操作”,同学们也不在争论,一齐注视着黎总,还没过30秒,黎总的精彩表演就结束了,随即就是同学们的惊叹和老师释然的表情。

面对我们的惊叹,黎总则淡定地说:“没一点技术怎么对得起黎总的称号,怎么在江湖上混呢?”这番发言立即引起哄堂大笑,老师也被弄得哭笑不得。在笑声中黎总回到座位上,再次倒头就睡,可真是个怪人啊!

黎总,他虽然成绩不好,但他真诚的为人,幽默的性格以及一手“好技术”,确实令他变得不普通。黎总确实也扮演着一个不普通的角色,他身上也闪烁着很多优秀的品质,是他甚至更高人一等。

风筝 徐远

在一次大扫除,我在杂物间发现了一只风筝。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内心的记忆也蒙上了灰尘,可这风筝却尤像刚买来时那样,像一个健壮的青年,把腰挺地笔直,只有色彩的暗淡才寓示了它走过的岁月。

这风筝是我爸爸买给我的。那是一个早晨,花朵的清香在阳光下使人感受不到初春的 寒意。在鄞州公园游玩的我们看到天上大大小小的风筝,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也买了一只。

我握着风筝托,爸爸握着我的手,一拉,一放,风筝就在这充满节奏的动作中向天上飞去。

在天空中,没有着任何束缚,随风飘荡,不知不觉中,爸爸放开了我的手,当时的我好像也变成了风筝,无拘无束,无忧无虑。 时至今日,又是一个春天,可再也找不到天空中的风筝了,公园里的人也只是为了健身而跑步,没有一个人愿意花费这微小的时间来获得自由的享受。是的,自由!

我瞥了瞥手中的风筝,又望了望书桌上那堆积如山的试题,心中难下抉择。倏地,窗外那蕴含着花香的春风吹拂到了脸上,指引着我走下楼去。我拿着我的风筝,手上上下下僵硬地拉着,可它怎么也飞不起来,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开时,一双带着皱纹与时光的大手抓住了我的手,看似不经意地一拉一放,风筝好像明白了什么,呼地向天上飞去。

这时,一股熟悉的感受从心中涌起,带着我的思绪随风筝飞翔在云端,感受天空之上那无处不在的自由。

我回头看着父亲,看到了父亲眼神深处的那一抹自由的心绪。

风筝甘琪

区府门口,一只只风筝如一架架飞机在天上遨游。地上,我看着风筝,回想了很多。

小时候,我在邻居口中一直是一个坏孩子,什么都干过,后来,有一天,我回到家中。

那天,天空是阴沉沉的,父母的脸也是阴沉沉的,气氛极为压抑,我还没开口,父亲就说:“我们来谈谈吧!”在余下的几个小时中。父母罗列除了我的总总“罪名”并与我约法三章:下去之前要请示,有时间限制,不能超过这个时间点,到哪去要汇报„„

我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又被线拴上了,而我却不断尝试挣脱这根线。

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手表,所以玩一会也情有可原,后来我又玩了一会,实际一小时,接着又想玩一会,实际玩了三小时。

这种浪费时间的方法是有害的,我的成绩由中上游滑到了下游,于是老师的电话自然打到了我父母的手机上了。

那天回家,与约法三章那天一样,父母脸色一个比一个沉,桌子上面还有一只手表。

父亲说:“我知道你不知道时间,又不想提前回家,所以给你一只手表,这样你就可以知道时间了,不会再超时了。”

“还有你的学习,”母亲缓缓地说,”看看风筝,在人的牵引下,风筝可以飞上天,但如果风筝不满足,挣断了那天线,风筝在短时间会快速上升,但时间一长会砸下来,就像你以前的那只风筝。

记忆又被拉回小时候,我与父母一起放风筝,在不断的奔跑中,风筝如一架飞机起风了,在后续上升中,它不满足,结果挣断了那天风筝线,一下飞向远方,而在我们追赶的途中,发现了它,它从空中以九十度垂直防线砸了下来,如小行星撞击天体一样,在撞的一瞬间,它粉身碎骨,地面上也有了一个坑。

现在的我,就是被风筝线控制的风筝,在一松一紧中慢慢升高,虽然脱线的日子十分的爽,但后果也极为严重,但在线的帮助下,我会越走越远,越飞越高。

绳子有一天会用完,但在那时,我已经知道如何控制自己,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