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探望
初一 散文 4021字 65人浏览 Clytie_H

我们都要学会说“对不起”

“一中的战场,二中的情场”。作为高中生的我们都知道这句话。但是我觉得二中可以作为情场兼“战场”。

在二中经常有一些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有时候甚至两个不相识的人也能搞上一架。我想他们产生冲突的最大原因就是没有学会说“对不起”。

我记得有一次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听见坐在我对面的一个男生对他旁边的一个男生说:“老子刚才下楼时把前面一个男生的脚踩到了,那个男生回过头来瞟了老子一眼还问老子是几班的叫老子等着,反正老子这边有人,怕嘛,搞就搞。”他一边津津乐道还一边扒着饭,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不就是一场架吗。这一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激起事端,真是令人费解。我们的脚都在一个面上运动,有时候在不经意之间相交了也在所难免,可是到最后的结果呢?

这类事情甚多,记得开学了,晚上要去搬书,两个同学在途中相互碰撞了一下就把一方的书给碰掉了。开始谁也不愿意去捡,到了教室后就吵来吵去,吵的是面红耳赤,不知道是谁退了一步把书捡回来了,但最后还是达成了协定要来切磋切磋。

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显示自己有过人的才能吗,还是为了显露自己棒棒的身体呢,还是另有所图呢?

明明一句简单的道歉“对不起”就能搞定的事最后却是两败俱伤,在我们眼里,好像说一声“对不起”比死都还要痛苦。可是有的人宁愿和他们的同学朋友,甚至亲人闹矛盾也宁可不说一声“对不起”。我想这一切应该和面子有关,一切都因为虚荣心在作怪。其实在我看来即使有时候不是你的错误,说声“对不起”也可以消除误会和矛盾,还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你我他各让一步也没有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对不起”包含着一种忏悔,一种勇气,一种尊重,一种责任。如果我们错了,就要勇敢而真诚地承认,不要去找任何借口,因为那只能越抹越黑,适得其反。如果我们没错,也要大胆的说声“对不起”,只要能和睦相处,快乐,开心过好每一天,又有什么可计较的呢?“用争斗的方法,绝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但用让步的方法,收获会比预期的高出许多。”请记住这句古语!

(苏新勇:文章语言通俗易懂,贴近生活实际,读来令人倍感亲切)

友情的邂逅

十七年匆匆而过,身边的人来了,又走了,岁月无痕,唯有记忆里的人,渐渐清晰,与朋友们的邂逅,偶尔亦或者是必然。太阳落下去,当它升起来的时候,有一些你认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就从此和你分别。年少痴狂,是寻梦的季节,为了追寻自己的天空,不得已对朋友说:“珍重,去追求远方的梦想吧!”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懂,天涯海角,有牵挂我的人,也有我牵挂的人,我也懂。成长是憧憬与怀念的天平,老朋友离开,新朋友马上赶来,不让天平颓然倒下,直到新朋友变成老朋友,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唯一不变的是那份真诚与感动,咫尺,天涯,仅此而已,可是别忘了,我们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不再为失去而忧虑,而学会了为曾经拥有而感激。也许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然而感谢上苍,旋律最美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 (苏新勇:饱满的激情托出人物的思想品质)

最后的探望

“一天,两天,三天。。。。。。”我静静的数着,盼着,望着,我盼望着月底的到来,不经意发现已是星期天了,对啊!即使盼不到月底,盼来个星期天也不错啊!至少父母在星期天可以来探望我一次。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心里默念着。“铛,铛,铛。。。。。。”终于,下课铃响了。老师手持书本很有韵味的走出教室。同学们奋不顾身地冲出了教室。凡是冲出了教室的,几乎无不被眼前的场景所感动,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静默的趴在栏杆上面纵观我的父母所在何处。我扫视了一下在校内的所有家长,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一段记忆:妈妈曾说过会在那个地方(洗手的水龙头处)等我。

我带着开学当天买的那套后悔品(开学时有做推销洗品的人,我向他买的,我现在很后悔买了这)快步流星的下了楼,走到了指定的地方,却仍旧不见父母的身影,我在那里转来转去,焦急死了,心里埋怨着“她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这儿等我的么?怎么。。。。。。妈妈?”我感觉妈妈就在我的眼前,可她仅仅是一个幻影。我一个人在这里转来转去,像是失去了至爱似的,而周围的嘲杂声似乎是对我的嘲笑。

我觉得一个人在这里转悠很丢人,就乘机上了趟厕所,之后就回到了楼上,让我觉得愤怒的是我刚到楼上时就看见妈妈正在下面叫我,我的脸上露出欣慰的一笑至于那一丝的愤怒早已被对父母的思念所压迫。我来到妈妈的跟前,看到妈妈自然也会想起爸爸,尽管我和爸爸的话语极少,但离开他后,也少不了对他的思念,因为他是我的爸爸。正在这时爸爸也出现在学校,这是我感到非常意外,因为之前妈妈说过他下个星期才会来。我也顾不上好奇,其实,爸爸来看我,我很高兴,但我却用一句平淡无比的“爸爸,你来了啊!”向他打了声招呼。今天是爸爸第一次来探望我,但也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次的探望。

我们一家人一同走向餐厅,现在是个好时机,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丢失了40元钱。”由于那套洗品是我擅自买来的,我不敢说。我本以为他们会训我,但是没有,这使我非常的意外,之后还夸我会自己买东西了。我觉得他们今天很有几分的反常,到了餐厅吃饭的时候,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正当我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妈妈就说:“你爸爸想去打工。”顿时,我愣住了。打工?打什么工?该不是挖矿吧!前一阵子不是说过要去挖矿的么!不行,挖矿太危险了。

先打探打探虚实:“去做什么工?”“不知道,打算出去找一找,”妈妈随随便便的应了一句。我愈来愈觉得事有蹊跷,吃完饭,把嘴一抹,就和父母出了餐厅,由于对爸爸的担忧,我唠叨的问道:

“爸爸究竟会去哪儿打工?”

“去你的大哥哥那儿找一分搬运的工作?”

“什么时候回来?”

“一年回来一次。”爸爸终于说话了。

难道这是爸爸今年最后一次到学校探望我?鸟儿从我的头顶飞过,没有叫声。空荡的天空是那么的纯洁,没有一丝的云彩,只有那太阳独自漫步,光芒很暗。我的心落了。

“我们坐一会吧!”为了争取机会,我出了这一计。一家人坐在那儿,由于三把椅子中又一把被人坐了,爸爸只好照常蹲了下来,沉默了几分钟后,我又追问道:

“爸爸究竟会去做什么小工?”

“还有待寻找。”

“可决不能挖矿。”我终于挑明了我的担忧。

“挖矿每天可赚几百块钱呢!”

“谁稀罕,几千块都不准去,那太危险了。”我反驳道。

“你还缺„„”

“校内的家长,快出去,要关门了。”保安的喊话打断了妈妈的话,“好了,我们走了。”

看着他们渐渐离去,我的眼睛似乎被湿润了。回到教室,我安静的坐了下来。

我想了很多:其实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父母在家时,让我感受到了幸福温馨的滋味,而现在,他们为了我,各自去做些可以赚钱的苦工,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毫无疑问,我现在可以做的就只有好好学习。

我想对自己说一句:

仰望天空时,一切都比你高,你会自卑;

俯视大地时,一切都比你矮,你会自负;

只有将自己博览于天地之间,你会自信;

无需自卑,不要自负,保持自信。

(苏新勇:文章来源于生活,因此语言虽然不怎样优美,但却真实有趣,写得入情入理)

那时年少

淡淡的,如同水墨画一般的过去。

偶尔安静沉思,回忆过去,幻想未来。过去过不去,未来总未来。

那些迷迷糊糊的曾经,那样的美好,遗失了,淡看过去,那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 那时年少。

时间在刚到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像小学里一样幼稚,还是那么的自我,自我高昂头颅,其实,有什么资本高傲呢?新的一切,陌生,得从头再来,得重新让别人认可你。

蓦然回首,千面万孔令人心痛。我默守着,一直在想着,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总是要好好地默守着那份属于自己的高贵。我努力的融入了那个集体。。。。。。。她是班长,也是我的死党,那时候,我们总是形影不离地,能包容双方的许多坏习惯,我们还说服别人,我和她一起睡,那些曾经的笑傲江湖,那些曾经的患难与共都只是瞬间的灿烂。

那时候,只记得自己很烦,没想过那么多,我不知道那一下会碰到她,更没想到会碰到她的脸,那“啪”的一声,不是那么响亮,却在嘈杂的教室里显得尤为刺耳,那个夜晚的月光也被震得泄落在她的脸上,片刻,有刹那的恍忽,她的眼角溢出一滴晶莹的泪珠,凝结着月光,缓缓的流了下来,她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刹那,只觉得大脑空白了,语塞了,该安慰她吗?我的脑海闪过这样一个道歉的想法,另一个人将她推到座位上,安慰着她,我不知道怎么办,无意的一瞥,有泪珠滑落,那是友谊的营养液。。。。。。

我不知道那个晚自习是怎样度过的,依稀记得那天,我独自一个人走向寝室,路上,她经过我,淡淡的月光,将她的背影拉的老长,我突然快速的向前跑,越过她,我讨厌别人留下背影,讨厌孤独得凝望别人的背影,与其这样,我宁愿落荒而逃,将背影留给别人。

平静的夜晚起风了,微风习习,摇曳着残年的枯木,瑟瑟的摩檫声扰乱着泻下的月光,忽隐忽现,若即若离。

那天,我们很早就睡了,什么话也没说,我们背对着背靠着,还有微微的温度传来,微风乎乎,注定是个不眠的夜。。。。。。

我忘了那个夜是怎样流逝的,我忘了她是怎样入梦的,也忘了曾经的过去,只记得那声响声,打破夜的沉默,引发内心的喧嚣。。。。。。或许,第一份在初中的友谊,就这样由我将它葬送,突然有些害怕,怎么办,以后该怎么面对呢?太纠结了。。。。。。

淡淡的,月亮不舍地走了,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整个夜就这样暴露,缓缓的,越过地平线,太阳划分混沌一片的天地,却难以照进我的心房。。。。。。

后记:或许读者会有些疑问最后应该还有些什么的,但事实上,只有这一刻的心情才是最真的,结局其实也很平常,善良的她第二天就递过来一张字条,问我原因,称谓是my best

friend 。我慌了,不知道怎么说,或许是因为所谓的面子吧,我们的关系再没以前那么好了,现在想起来,我真的。。。。。。亲爱的朋友,对不起。如果你可以看到,原谅我,好吗? (苏新勇:通过丰富人物的语言和动作,衬托出人物的思想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