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夜宴》有感
初二 记叙文 1155字 429人浏览 shark天枰

读《夜宴》有感

《韩熙载夜宴图》以韩熙载为中心,分为“听乐”“观舞”“歇息”“清吹”及“宴散”五个部分,将不同时间的活动组织在同一画面上。画面上的韩熙载一方面与宾客觥筹交错,为乐伎伴乐合奏,显示了他狂放不羁、纵情声色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夜宴中他心不在焉、面不露笑也显示了他此时丰富的内心世界。

夜宴身后的时代背景是浮华的五代十国。首先是北方的中原王朝:“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宁有种乎?”这是当时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而在南方则是四分五裂的割据诸国—十国君主相。南方相继出现了九个割据政权,加上割据于山西的北汉,史称“十国”。“置帝犹置吏,变国若传舍”是五代十国的整体反映。五代十国是一个金戈铁马、战火纷飞的动荡时代。藩镇割据、武夫当道、横征暴敛,人民生活困苦不堪„„

看五代十国,感觉整个中国土地上都是一片混乱。不仅是战乱,更是人伦废弛后的血腥暴力。君王肆意猜忌、滥杀无辜;臣子犯上作乱; 奸佞当道、兄弟阋墙„„而武夫当道,文人势必会受欺压。罗隐的诗云:鹿门黄土无多少,恰是书生冢便低。深刻地描绘了当时文人士大夫社会地位低下,命运悲惨的真实状况。文人受到轻视,那么被文人所信奉的“仁、义、礼、智、信”也随之荡然无存。所以五代十国基本没有“忠君报国、死而后已”的道德约束,而改朝换代时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则上演了一出又一出。没有了道德的束缚,手握重兵的武将自然而然成为了权力的奴仆。

韩熙载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背井离乡,南下另谋生路。

韩熙载的仕宦生涯基本上贯穿了南唐整个时期。他在烈祖李昪时期来到南唐,但因性格张扬、处事孤傲而不被重用;中主李璟即位后,韩熙载因东宫旧臣的身份而颇受信任;在后主李煜时期,她的官职升到了生前所任的最高官职。韩熙载是一个较为复杂的人,他有才华有抱负,但空能识人、不能识己。他妄下断论,认为自己不被烈祖赏识重用的原因是:先帝知我而不重用,只因我是幕客之后。但列祖李昪本就出身于社会下层,又怎么过于看重门第高低?此外韩熙载为官时狂放不羁,不懂圆滑处事而被朝中权要所忌恨。书中写韩熙载:“以俊迈之气,高示名流,既绛灌之徒弗容,亦季孟之间不处。”所以他一生仕途坎坷、几升几降。

韩熙载一生在南唐为官,他的一生,也是南唐兴衰变化的见证。南唐的积弱贫困、偏安一隅不仅是外部环境所致,更多的是祸起萧墙。在中主李璟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南唐朝廷内权要勾结,争权夺利。内有纷争,外有祸乱,而无治世之能臣,南唐也只能一步步地衰落下去。而至于后主李煜时期,南唐更是苟且偷安。面对北宋王朝咄咄逼人之势,李煜软弱无为,更谈不上实施积极的防御政策,只知一味地讨好。最后好似黄粱一梦三十年。李煜城破被掳,往事成空。对于李煜的叹息千古不绝,可谓:做个才子真绝代,可惜生在帝王家。

《夜宴》,一场浮华,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