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木雕》读后感
初一 记叙文 1780字 263人浏览 一心堂主

乐天的派上周回来,说语文老师给布置了一项家长作业:读一读课文《羚羊木雕》,

写一篇随笔。其实说实话山人也不想写,——坐沙发上看电视谁不想啊!——因为不知道能否写得好,但乐天派对我很有信心,说你平常不是吹牛能写吗,现在表现的时间到了,别往后出呀!山人一想是啊,当仁不让,那我就写了!

一读此文,不由气闷。原来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女孩把父亲送给她的名贵工艺品羚羊木雕在没有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送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万芳, 然后父母以“这么名贵的东西怎么能随便送人”为由,让她去把东西要回来。女孩心想,我哪能去要回来呢?当初我玩耍的时候裤子撕裂一大块,万芳说她妈妈是裁缝,肯定补得好,于是跟她换了裤子,结果万芳回家被罚站一小时。这是真朋友!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得去要。女孩内心万分痛苦,要回来之后也久久不能平静。

读完此文,我不禁深深感慨:我们的封建家长制思想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肃清!就事论事,文中的爸爸在阐述必须去把羚羊木雕要回来的理由时说:我是把这东西送给你了,但是没有说你能随便送人啊!这话是大错特错了:首先,女孩并没有“随便”送人,她是把这件礼物送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并且也不是没有理由,她送这东西,在很大程度上是想要报答万芳对她的帮助——虽然这种帮助在她父母看来其实更有可能是一种包庇,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这种友谊大人必须尊重。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没有说可以随便送人,但是有没有说过不可以随便送人?听起来有点绕,简单点说就是虽然没有明确允许,但也没有明确禁止。如果明确禁

止的话,从文章中“我”的言行来看,应该不至于强行突破父母的禁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我”父母言行的背后逻辑是“没说可以做的就不能做”,即“说了可以做的才能做”,属于现代“白名单”式防火墙管理;而合理的方式应该是“没说不可以做的就能做”,属于“黑名单”式的防火墙管理办法。何种合理,一眼便知。

事实上,前一种逻辑代表的是至今仍贻害无穷的中国传统家长制的思想流毒,这种逻辑把孩子牢牢禁锢在家长允许的范围之内,未知的事物一概不能尝试。想想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却不能乱伸手。相反,第二种逻辑就合理得多,只要确保安全、不损害他人两条原则得到贯彻,孩子能够尝试无限的可能。往大了说,这也是目前中西方教育的不同特点对比的一个方面。为什么中国孩子的创造力不如西方孩子?并不是中国孩子天生不会创造,而是他们创造的胆量在很大程度上被这种“白名单”式的风险管理体系给绑死了。即便是当今的网络,在Girl Friend Wire的禁锢之下,也不堪重压,这里也就不提了。

更深一层次说,家长制逻辑还有更加有害的一方面:我们往往对孩子有着一种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清醒意识到、也不愿明说出来的期望值,希望孩子这也懂、那也懂,这也会、那也会,并且希望孩子能够一直学习、上进、努力、奋斗,从而慰藉他们那因为对孩子未来的焦虑而始终不安定的心。一旦孩子有违反这种潜在期望的行为,家长就会感到不快,但一般也不会明说出来,直到这种不快累积成怒火爆发出来,孩子才知道原来自己做错了,没有达到家长的期望。这对孩子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知道游戏规则是什么,等到游戏输了才知道原来是这么玩的。

要想改变这些,是非常不容易的。不可否认,这种现状与中国目前人口基数巨大、资源平均占有量极少有着深层次的关系,甚至可以说这是决定性因素之一,但家长自身的素质提高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资源平均占有量少的现实不但现在如此,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将继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调整心态、理顺亲子关系,是关系到几代人的大事,万万不可轻忽。

前面我在一次和蒋军弟聊天时曾经说,新中国脱胎于封建社会,封建思想的残余随处可见,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大而无当,但事实上检视一下自己的思想和心理状况就不难发现,能完全摆脱封建思想的人几乎就没有。虽然只是“残余”,但由于其来自世代相传,正可谓“根深蒂固”,在家国危机的关键时刻,这些残余力量反而是我们下意识会去使用、去依靠的。就好比《天龙八部》小说里和鸠摩智比试武功的小和尚虚竹,虽然从逍遥派学了那么多神妙的招数,但逼到最后还是一招“黑虎掏心”使上成百上千遍,这是一个道理。所以,要把封建社会直接转化而来

的新中国转变为像美国那样在一块现代意义上几乎空白的大陆上以新式思想武装起来的新型国家,那是多么困难的任务!与朋友们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