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常开
初二 记叙文 838字 182人浏览 wang520yao520

那时花常开

作者;史雨辰 那时花开,是汨罗江畔的蕙纕;风声在竹节的击打鸣奏中沉吟;那时花开,是桃花源里的落英,湖光在山雨的歌舞升平中微醉;那时花开,是沈从文牛棚外的野荷,愿景在淤泥与青莲的对峙中氤氲。

那时花开,是兴衰胜败的见证;那时花开,是心灵与万物的夜谈;那时花开,是从古拙走向新生,从萌昧走向多识的步步生莲——那时的花是盛放的中华文化,那时花开,开出了中华子民。

那时花开。花开,于那时。如今,文化之花是衰败是沉睡,是死亡亦或安眠,我无从知晓,只知道那微熏的花香,薄如蝉翼。

有人说,知道周迅的多了,知道鲁迅的少了;知道李嘉诚的多了,知道李商隐的少了;听周杰伦的多了,听《渭城曲》的少了;看《每月时经》的多,看《诗经》的人少了。川流不息熄灭了文化的火种,光怪陆离遇·罹遇了失根的祸。 贾平凹的《古炉》承载是谁的灰烬?是传统文化,是主流文学还是古典文艺?《秦腔》,唱出的是谁的凄凉?是文物古董,是国学作家,还是整个华夏? 文化离我们远了,还是我们远走了他乡?是我们忘却了文化,还是文化忘记了我们?

有谁还记得那时的花开正盛?先秦诸子,百家争鸣,是花团如锦,斗艳争奇,让外族钦羡。

有谁还记得,那时的花开正香?竹节嶙峋端的是各士风骨,菊香如酿,可谓是魏晋气象,放荡不羁是陶潜东篱的肆意野菊,狷介孤傲是稽康琴边的梅树? 有谁还记得那时的花开正艳?康有为携中国少年铿锵而至,陈独秀同新青年纷至沓来,鲁迅与彷徨的狂人发出革命中最嘹亮的呐喊!这千万枝旧中国不曾开放的花;在汗与血的浇灌下,开的艳丽,开的鲜明,世界和心灵因此而光亮。 此时草盛,快餐文化,小资文化潜滋暗长,铺天盖地。此时草盛,卡通漫画,武侠言情,如狼似虎,汹涌绝堤。

周国平说:“人们喜欢兰花,高洁雅致。但我更喜欢莲,出泥不染,濯涟不妖,现代社会人要学会心灵的自我净化。”是啊,抱怨、愤懑无用,不如把那时的花开,作成心中的风景,让蝴蝶驻足,让野凫靠岸,学会将心灵自我净化。

初夏的文化之风吹过,那时花开,清香温暖,是知足,是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