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非主流
初三 散文 1196字 36人浏览 黑素群体

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初入中学,我长得又矮又瘦,我不想跟男生坐,总觉得他们身上有股怪味不好闻。于是,老师排座位时,我一个劲儿往后躲,男教师故意整我,派给我一高个男生,一学期下来,眼睛近视了!这下惨了,初一第二学期,我从最后排调到了最前排,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因为换了个数学老师,我学习兴趣倍增,一下课,顾不得玩,忙着做作业。上课铃响了,还差一个Y 没解出来。英语老师一进门,看见我还弯着腰做作业,气不打一处来。坐下第一件事,目标瞄准我,喝令道:把书拿出来!我哪肯啊?拿出去还有吗?我想负隅顽抗,堵着抽屉不给,可我哪是老师的对手,桌子一拉,书掉到了地上,老师不由分说捡起书就给撕了!我的新书,才学了十几页,就给撕了!我伤心极了,一屁股坐地上哭了整整一节课,嘴里不停地叨叨,给我赔,给我赔!老师在我的哭声中心烦意乱地上完了课,把我带到办公室,叫我写检查, 我愤然反驳:学习有什么错?该写检查的是你!校长听说事情,过来劝解,我说,我不写检查,要写,也得把书赔給我再写。哪有新书赔啊?慈心的校长找来订书机将我的书作了修补,我无奈地接过破书,心里恨恨地打上了结。我恨他!只要他进门,一眼就能看到我仇恨的眼光像子弹一样扫射他。叫我答问,我头一扭,大义凛然不屑回答。他气急败坏,干脆不让我上课。于是,我成了偷学的“高玉宝”。晴天,我拿着书躲教室后面听,雨天,只好远远地站在厕所门口听,考试、作业一概跟我无关,连考卷都看不到。整整一学期,我流浪在英语课堂外,煎熬了半年,回家只字不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远离轨道渐行渐远。再好的成绩也经不起这样折腾,期末,我的英语成绩从名列前茅跌至中下。叛逆非主流,一个优等生变成了典型的叛逆的学生,校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叫我认错服软,先进课堂再说。我心里明白,再这样闹下去,成绩就赶不上了。我跟他有仇,跟英语没仇啊!初二,我主动交上了一份言不由衷的检查书,他得以下台,我得以复课。这一年,我和他之间再没发生过正面冲突,但,关系冷得像严冬的坚冰。初三,我来到乡中学读书,没想到他跟着调到了那儿,真是冤家路窄呀!好在不跟我一个年级。一天,初三英语老师专程走到我跟前说:“听之前的英语老师夸你怎么聪明,几天课上下来,果不其然。”我不敢相信,我和他的怨结得那么深,他居然还到老师面前夸我?唉,老师就是老师!大人不计小人过。所有的怨恨顿然消失,我感动转而惭愧。考上学校后,教师节给老师寄贺卡,我想起了他,也给他寄了一份。一次车站偶遇,我甜甜地叫了声老师,老师笑靥如花,那一刻,心结终于打开,战争宣告结束。中学是成长的叛逆期,年少轻狂,敏感任性,跟老师之间的战争,或多或少都有发生,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当我们回首这一季青葱岁月,我们应该感怀校园时光,感恩每一个两袖清风、传道授业的老师,是他们拨正

我们人生的方向,敢叫青春不出轨!他们是人梯,托举着我们登高望远、摘星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