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对他们来说,是生下来和活下去
初三 记叙文 2011字 46人浏览 LANE_OZA

在《舌尖上的中国》火遍大江南北之前,我经常看美食的纪录片,其中一部日本NHK 拍摄的《食物从哪里来》是我最喜欢的,它讲述的内容是舌尖上的世界,没有《舌尖上的中国》那么煽情,可是画面中世界各地的人们用餐的情境,却紧紧攫取了我的心,改变了我对吃这件事的看法。

那年冬天,我给自己放了一个小小的假期,当时父母在国外,我也没有工作和女朋友,所以没有人管我。用现在时髦的词汇就是间隔月,我不和外界交往,也没有人找我。我肆意的在网上下围棋,看掉了李翰祥导演的30多部影片,还包括2套美食纪录片。饿了的时候,我就去大卖场采购点食物,比如鸡蛋、羊肉,青椒和娃娃菜,在家里随便烧一点给自己吃,很方便。

以前每次哥嫂回瑞士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就会去大卖场采购些食物让他们带过去。类似于家乐福或麦德龙这种大卖场,如今已经开遍了上海以及全国各地。走进大卖场,犹如进入了一个货品的王国,这里的东西也许没有欧美高级或精致,但也应有尽有,食物种类之丰盛,足以让一个200年或300年前的清朝王公贵族闪瞎双眼。

《食物从哪里来》讲述的,便是我们日常所食用的食物,都是从哪里来的。

奶酪最早来自沙漠,牧羊人为了全家人的生存,将羊奶置入羊皮袋里,待在帐篷里的妇女将羊奶反复摇晃,经过长时间的劳作,最后获得块状的沉淀物,再慢慢变成奶酪。

在南美洲高原的安第斯山脉,是土豆最早的发源地,当地的牧人放牧着草泥马,而土豆则是他们的基本食物。他们把土豆和蔬菜煮成了汤,那儿的男女老少就天天喝这样的汤,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土豆从南美洲出发,走遍世界,走到英伦三岛的时候曾经拯救了爱尔兰大饥荒的人们,走到美国变成了人人皆爱的麦当劳薯条,走到中国一开始叫洋山芋后来叫马铃薯土豆,经历了从洋到土的融合过程,再走到80年代我的碗里,这都是后话了。

西瓜原来是来自于非洲,在炎热的非洲沙漠上,人都被烤成了黑人,可是老天并没有遗弃他们。每隔方圆几百米,他们就能找到一种奇特的植物,它的果实可以储存水,那就是西瓜。掰开西瓜,里面的瓤还是甜滋滋的,完全满足人们对糖分和水分的需求。可是他们除了西瓜,其他的食物也就是西瓜了,当地的黑人甚至用西瓜挤出来的水洗澡。在荒芜的土地上,我看到西瓜,默默的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堪称水果中的战斗机。

然后,镜头对准了德国黑森林地区生活的人们,入冬了,他们将猪肉制成香肠,为漫长的冬天准备食物。淳朴的德国大叔很有耐心的把猪肉装进绞肉机变成肉泥,装到肠衣里,香肠机摇出来长长的一串香肠。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得到了各种各样的香肠,有各种颜色、粗细、长短,切开来可以看到还有颜色比较花的花肠。他们邀请村子里的邻居一起来品尝,大家喝着啤酒,聊着家常,生活看上去竟是如此美好。

在靠近澳大利亚的一个小岛上,当地的渔民正准备出发去猎鲸,上船的都是岛上的壮丁,

出发时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之感。于是这条船便出发,到处寻找鲸鱼,经过一个星期的寻找居然还没找到,他们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找到鲸鱼关系着这个小岛的命运,要不然大家都没得吃。终于鲸鱼出现了,在风浪中,大伙们开始了和鲸鱼疯狂的对决。在惊涛骇浪中,有几个渔民被大海回收了他们珍贵的生命。终于,渔船回到小岛,大家享受着这条巨大的鲸鱼。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牧场,黑人烤肉师正准备把养殖的肉猪做成烤肉大餐,他邀请了很多他的邻居和好友一起参加这个烤肉大派对。黑人叔叔的烤肉技术出神入化,他仔细的掌握火候,将庞大的猪身反复炙烤。众人在开始烤肉大餐之前,黑人叔叔虔诚的祈祷,感谢上天赐予了食物,并且他们也感谢他们所饲养的猪。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动容,他们并非是天天吃大餐,而是靠着养殖来维系他们的生存,烤肉大餐也只是一年几次而已。平凡的生存,需要飨宴来点亮,当他们不得不告别日夜饲养的猪的时候,并没有像动物世界你死我活的那种残忍,而是带着人类特有的同情。虽是不得已,还是有一种悲壮的滋味。

加拿大海边的渔民们主要是靠着捕鱼为生,三文鱼以及各种海鱼对我们来说都是绝顶的美味,可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这样。鱼是好吃,可是天天吃呢?

在海边,他们就领取了大海的馈赠,他们的生活物品要靠着鱼来换取,他们的生存也靠着这些鱼。

于是,如今我走入大卖场的时候,琳琅的货架上,满满都是食品,这里有西瓜,有土豆,有鱼,有香肠,还有牛奶和奶酪。我不禁思索,在这里,食物是多么的丰饶,这样的超市对于那些为了生存而努力的人们来说,就像是天堂。

世界从亘古走到今天,我从80年代走到今天,中国从未拥有过这样遍地都是一个个大卖场如此丰饶的时代。

虽然,我们觉得中国的食物已经什么都不都吃了,添加剂,防腐剂,还有地沟油。可是每当我走入大卖场,我却看到物之丰饶。

我们过的是什么生活? 我看向远处,我看向过往,我看到很多为了吃而拼命的人们。

在非洲靠着西瓜生存的人们,在南美洲靠着土豆生存的人们,还有在澳洲和风浪搏杀的人们,生活对他们来说,是生下来和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