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辣椒
初一 散文 933字 75人浏览 圆圆小QQ

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日记

2011年8月20日

我和辣椒

来岗乌第三周了,渐渐适应起这边的生活习惯。慢慢地开始尝试着去吃辣椒。虽然心理上很是排斥辣椒这个物件,但经过“纳马事件”后,我清楚地认识到:能吃辣椒是我要呆下来必须首要解决的问题。

山里的瘴气太重了,没有

辣椒帮助抵御风寒,人体

就受不了,就会拉肚子、

掉链子。

我决心豁出去了,吃

辣椒!能不能通过吃辣椒

这项考验,我觉得重点不

在于辣椒。因为辣椒再辣

终究辣不死人。重点在于

自己吃辣椒的决心执行

力有多大、多深、多久。

现在的我只知道一条,那

就是,如果自己克服不了

不适应当地生活习惯的困难,那么就谈不上工作,因为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又如何能够更好地开展志愿服务工作。

现实中总是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却又合乎常理的事情发生。

开吃当晚,腮帮子就鼓胀地老高。经医生诊断是毛囊炎。嘴边胀起老大一个包,很木、很麻、很痛,说话都很费力。单位的同事们都劝我不要再吃辣椒了。我想我不会终止,更不会中止。因为自己明白吃辣椒对于志愿服务工作能否顺利开展的重要性;因为自己了解自己,一旦中途放弃了坚持,只会让内心加深对辣椒的反感与恐惧,届时再提吃辣椒只怕是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岗乌的工作还是比较忙碌的,一直没有时间去县城“抓药疗伤”。岗乌去县城的交通是十分“恼火”(当地贵州方言,意思是“麻烦”

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日记

的,主要是乘班车。但是班车一般都是不走高速的,来回一晃至少需要四个钟头。而我,哪里挤得出这四个小时。最后还是何蕾帮忙想了个法子,下午下班后坐末班车去县城九芝堂大药房,第二天坐头班车回岗乌。于是乎,我拿着医生开的方子,到县城后就赶紧去药房把青霉素、V 钾片、钾硝唑片、维生素B6片按剂量买回,分包后立马服了一贴,其余的都装进上衣口袋。药装进口袋后,一直以来压在胸口的那块石头终于搬开了,心情大好,似乎腮帮子也不再有之前那般疼痛了。

晚餐的桌子上,没有多大变化。贵州餐馆、老百姓饭桌子上的每道菜里都不会少了辣椒。坐在桌子前的我,眼睛有些模糊了,恍然间觉得面前一只桌面大的碟子里盛着一根天大的辣子。我摸了摸上衣的口袋,拍了怕平静的胸口,夹起一筷子辣椒,俯下头去,狠狠地咀嚼着。闭上眼睛,不敢去品这辣椒的味儿。不知觉间,饭有了咸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