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永恒
初一 散文 2040字 67人浏览 twins123345

我们为什么做不了自己的教科研

大庄中学 徐占芳

听了冯卫东先生的专题讲座《做我们自己的教科研》之后,我脑海中思考了很久的一个问题时不时跳到眼前,甚至挥之不去。我们为什么做不了自己的教科研?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事实上涵盖了教育的方方面面,有些可以称得上是教育的顽疾。就我本人而言,实在没有能力厘清其中的全部。下面,我试从老师自身和学校层面谈谈我的看法。

毋容讳言我们少数老师教育教学中习惯于走老路,没有“非分”的想法。很少关注路边的风景,也很少去查看周围是否还有捷径。“平稳的生活,平静的心态”使我们的老师缺少启封心灵的勇气。走上教师这个职业可能没有出于自己的志趣,或许出于无奈,把教书仅仅看成是一种职业或者饭碗。教育教学多数时间出于应付,教学能力低下,教学水平不高,借口教学任务重,时间紧,不去读书,不愿思考,更谈不上写作。缺少了教书育人的前提条件,没有做细、做精的心理需求,自然做不了自己的教科研。

还有一部分老师教学经验丰富,教学能力突出,教学效果很好。他们一般都有几个共同特征,学校领导放心,学生敬畏,家长口碑很高。自信中往往还显现出自负与自傲的一面,在光环笼罩的小屋中足不出户,不想往外走一步,再走一步。没有打开心灵窗户的意识,当然不会有觉察心灵的行动。经验上升不到理论高度,充其量只是当地本校的名师,走不到专家型教师的行列。

相比不愿做教科研的老师,有做的意愿而做不了的教师群体则更为复杂。

第一类情况是被各种模式“绑架”了的老师。如果推行“导学案”,整个课堂就变成以题导学、以题导教的习题训练课;如果推行运用多媒体教学,教师就变成匆匆忙忙完成任务的“放映员”;如果推行小组合作探究,课堂就变成无话不谈、吵吵闹闹的自由市场。凡此种种,都很少有老师自己的认识、自己的创意。“宁信度、无自信也”买履郑人的错误屡见不鲜。这些教师,缺少对教材的认真研读,缺少对课程标准的学习,不清楚当堂教学内容在教材整体中的作用,不清楚学生的认知状态,找不准教学的切入点。提高不了课堂教学设计的高度,起不到引导学生思考的深度,拓展不开学生思维的广度,一定也激发不了学生学习的兴趣。做自己的教科研虽有意而无力为。

第二类教师往往是每所学校的中坚力量。他们认真负责,一丝不苟。既带课,又任班主任,上课、辅导、写教案、跟班、晚自习、校内活动。样样少不了,从早到晚没有八小时的概念。他们课堂上往往有突然的灵感显现,每天的工作都有感悟,有时把妙手偶得的灵感记在心里,甚至记在纸上。但到了晚上,当第二天的准备工作做完之后,很少有整理灵感的乐趣。老师也有柴米油盐,老师也有老人孩子,老师也有忙里偷闲的权利。也许就是缺少这最后的一道工序,使他们的智慧不能有效结晶。这犹如河西走廊的天气,明明下了半天的小雪,地面上却看不见雪花的踪迹。原来这小小的雪花被干燥的空气吸附得干干净净,零散的感悟湮没在成天的忙碌之中,很可惜因为生态的原

因没能成形。

第三类教师虽然更少,但是我们还是常常可以遇见。这些教师除了与第二类教师一样敬业之外,还有更远的追求。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他们也写写文章,写写反思。但当他把所想所思运用到教育教学中时,说不准那一天,因为白天批评了学生几句,或者正常换了学生的座位,或者没忍住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训斥了学生几句,家长到校来讨要说法,什么侮辱学生人格,学生不念书教师要负全权责任。家长、学生振振有词,教师诚惶诚恐。这样折腾一两次,一个教育天才“方仲永”不出几天便又“泯然众人矣”。我们的教育人人都懂,人人都谈。但我总觉得有点温室里养花的感觉,人人都谈论怎样让水分适量,怎样让温度适宜,怎样让光照适合;而不经常考虑怎样育林、育材,怎样让木质坚硬,怎样耐寒,怎样抗旱。在这样的教育观念下,家长最容易迷信的是老师并不渊博的知识,最不容易相信的是老师全身心对学生付出的工作态度。同生物界一样,严峻的自然环境,将会使珍稀动物越来越少。

还有第四类,当然就是凤毛麟角的致力做教科研的了。

做不了我们自己的教科研,学校应该是负主要责任的,但学校仍然有学校的难处。首先没能给有能力进行做教科研的教师提供应有的时间。受社会舆论的压力,我们的学校大都是把学生的成绩看成第一位的大事,教师越优秀工作任务越重。在待遇上,只能在年度考核,评优选先,职称晋升的制度上对优秀教师有利。往往优秀教师在职称解决之后因为工作压力大而免不了出现职业倦怠期,致使学校做教科

研没有领头人物。其次,对有愿望而能力欠缺的教师缺乏有力的指导。结对的老师大多只在听课后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但徒弟由于自身的原因大多数时间领悟不了,或没有诚心领悟,久而久之师徒关系也徒有虚名。总之,我们的学校虽然觉得要为国家培养人才确实需要实施素质教育,但大多数是被学生的分数、家长社会的舆论、学生安全等无形的压力所“绑架”,施展不了手脚。

要做我们自己的教科研,必须解决学校和教师存在的实际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本身需要校长要有极大的勇气,也需要我们的整个环境来支持有这种勇气的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