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色遥看近却无
初一 散文 1053字 286人浏览 达令达令W

一坐在停靠的车内,打开一条门缝,让清晨的夏风吹来,望到行人梦幻般在窗口游移,而来到延安路上,尤其是南段之时,行道树和绿化带更为葱茏,怡眼怡气而怡神,愿意在此处下车,细细端详这些茁壮的生命;这些娇嫩的花朵,艳丽的色泽,还有淡淡的花香吧!而下车近观,却见是粉红和水红的月季,且有不少的花瓣已经憔悴,原来一切都不如远见的,不如之前想象的。二果然,回到家中,满地乱放的鞋子,凌乱的袜子,混乱的沙发,散乱重放的沙发布垫,不用再多看了,绝对还有扶手上的灰尘,而这一切原本就是我深恶痛绝的。当我把这一切都收拾好,几个相约的发小走进客厅的时候,仍有人说:“小旭,那地毯上的被褥,怎么就没收起来?”自己曾经习以为常、如今感到震惊的整洁、干净愿想,这我心目中的生活,并不大的理想,为什么彻底摧毁?三早春已过,法庭外的那棵白玉兰依旧开败,只是较之多年以前,生长的超过门房而高大,我们绕过她,走进昏暗的不规则的楼道里坐等开庭,有四五个人在法庭内随便走来走去,哪有法庭的味道,因为是民事庭的缘故?十几年前我曾到此处,是刑事犯罪的审讯厅堂,那时的气氛是我不知道的,较之现在年龄的自己,那威严和庄重是我不知道的,现在可以推测而清晰,却实在已经无所谓了。我可以听到一百年前,辛亥烈士张仲端在法庭上说:“我的战友到处都是!我信仰,我牺牲。”这不是他的原话,但我相信,基本上是他的意思吧。在此庭上,我对她说:“贺法官,你催催他们,我还有上班。”她在回答的时候问:“另几个担保人不来吗?”是的,只有我一个担保人来到,我是负连带责任的被告之一。四出来活动的时候,身体有些恢复,尽管踏着雨地,但有些恢复了。昨天一直闷在家里,不愿出门,经过连天的调整,有点儿过来。如此醉两天闷两天,也不是个办法,而前天昱弟发来的短信,今天才认真的看了一遍,曰:“哥,有些事不是不计后果,我的发展前途不好,面临问题很多,只能从坏处打算,如果我离开这里或就此进步,也是五年之后退休,现在许多的朋友和关系难以指望,将再无力为家里特别是后辈出力。只有把握机会往好处发展,我们家向上的趋势才不会倒退。我之苦心你总是不懂或者觉得无所谓,人到中年,我必须考虑这些,面对现实。”原来是自己有些自私和懒惰的心在,把一切家里的责任推给了弟,原来他的名望和生活,也并不像远观的花圃与林木,这是我过去没有想到的,我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否则,还会伤害到更多更多。五是啊,什么是真实的生活?“好像我刚从一个真实却充满欺骗的世界逃出,逃回了一个虚假但却魔幻的世界。”这就是真实的生活,正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