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然一瞥,意识流
初一 散文 755字 405人浏览 dickfang1976

“你怎么不去死?”

我打趣地对姐姐说道。“我们两个一路撒。”姐姐轻然一笑。我没说话,给了她一记连我自己都恶心的白眼。我拉过手,和她一起走在飘着小雨的街上。

最近连续几天的阴雨天气,夹杂着呼啸而过的寒风,恍惚间给我以仍在隆冬的刹那感觉。这几天,我那辍学不读的表姐住在我家,好不容易在一家饰品店找到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每天费尽口舌,在店里卖小饰物。噢,对了,她是多久在我家的?嗯——好像在阴雨天气之前,就住下来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日子对她来说定是她人生中的阴雨天气,亦或是隆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和姐姐走了一会儿,到了吃饭的地方坐下来。“嗡——嗡——”一阵震动,将我拉回现实。拇指轻轻一滑,手机上提醒我有一条新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久未见没的一个小学同学发来短信告诉我:他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没事常联系。心里一下子就温暖起来:有人这么挂念自己,温暖得就像在春风里徜徉,嘴角的笑意不由得荡漾开来。我开始想起我以前的同学来,我努力回忆他们的模样、音笑,甚至姓名,却发现我遗忘了。他们曾经那样真实而又鲜活地存在于我的生命里,生命还未逝去,记忆却遗忘了。就像被我放在房间一角的玩偶,明明一直都在,只是我久未去触碰它,让记忆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

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

我使劲儿摇摇头,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努力投入到饭局里。姐姐和我乱侃起现在一档又一档,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综艺节目,我在一旁讪讪地笑。最后,精辟的总结了两个字——弱智。我们俩一阵乱笑,笑声像几股清澈的小溪,渐渐汇合到一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酒足饭饱之后(当然我没喝酒),走在回家的路上,雨水和灿烂的霓虹灯把道路映射得像涂满了金粉,我轻搂住姐姐的手臂,微笑着说:“买份杂志吧?用你的钱。”后面那句话,声音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倏忽,耳边响起那句我熟悉的对白:

“你怎么不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