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678字 516人浏览 盛夏不言殇

谨此,祭奠每一个在地震中丧生的灵魂。

我是一个精灵。常游走于世界的上空。

你们看不见我,但我能看见你们,我可以自由地穿越建筑物、墙壁以及你们世界中的任何物质,但我无法跨过生死之线,那是一条永远的沟壑。

在一个平平常常的下午。暖风拂过脸庞,让浅浅碎碎的阳光照在那里。我展开透明狭长的翅膀,从家里飞了出来。身旁不时地掠过一些各种各样的虫儿,蜻蜓、蝴蝶、蚊子„他们成群结队地急急忙忙地飞着。“呵,这可真是件怪事. ”我小声地说,并追逐着一只漂亮的大蝴蝶:淡蓝色的翅膀上浅浅地印着黑色的斑纹,还交错一些金色的光点,在阳光下像个姗姗来迟的公主跳着略带焦急的舞步。可这位公主似乎无心在路边的小花上停留片刻——好让我可以再仔细观察一些。追过一片篱笆,那美丽的倩影却又无从寻觅了,我有些垂头丧气地坐在篱笆旁边的一面墙上,把翅膀收起来休息一会。

这时,一阵郎朗的读书声引起了我的注意。环顾四周我才发觉自己已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一所小学。操场上竖着一根旗杆,红旗正在风中摇曳,旗杆后面就是淡粉色瓷砖的教学楼,我循着书声飞了进去。原来是一群学生在座位上大声地诵读着课文,教室里的学生与老师都在聚精会神地读着课文,我也完全沉浸在这整齐、悦耳、祥和的读书声中了。这声音比任何歌曲都要质朴、美妙、发自内心!只有最纯洁的人才能发出这般动听的声音,我陶醉其中,忽然想放生歌唱。

忽然间这动人的声音不见了,我连忙睁开眼睛:大地在颤动,教室里东倒西歪,同学们挤成一团,不时传来尖叫声,我感到头晕目眩,跌跌撞撞地飞了出去。当我跌倒在操场上的那一刻,庞大的教学楼就在我身后倒塌了,我听到那轰隆的声音,地面抖了抖,待到再回过头时,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一种恐惧从心底升起,我害怕地想要转身逃离。突然,我又想起了那些读书的孩子和他们的书声。立刻头脑就清醒了许多,赶走了自己的软弱。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飞到那一片废墟上空搜寻着生命。

震后的学校惨不忍睹,砖块,大理石横七竖八地堆砌着,尘土飞扬。我降到地面上,搜寻起来。走过一片瓦棱时,我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呼吸。果然,一个系着红领巾的男孩被压在一条横着的梁柱下。他的一只手臂被压着,两条腿都动弹不得,致命伤是额头上渗出殷红的血迹。“挺住啊!”我焦急地喊,他像是努力地要把仅有的一只胳膊举起来,可在半空中它又无力地垂了下去----我扑到在他身边,惊慌地想要摸着他的头,希望他能醒过来。这时我才发现,那张充满稚气童真的面孔,不正是刚才那个领读的孩子吗?我不禁有些心痛,精灵们是不易悲伤的,我们因不食人间烟火而性冷心静,却也逐渐丧失了七情六欲。可看着这鲜活的生命逝去,我忽然想到:上一次伤心是什么时候呢?已记不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带着无奈穿梭在废墟间,目睹了一个又一个生命被死神夺走,感觉心在滴血,却又无能为力,这时我才发现这只是徒增我的伤痛而已,筋疲力尽的我在哭泣、茫然、绝望的人群中看到了黯然的校长,他身上的西服已经变得一条条地随意挂着,灰头土脸地低垂着脑袋,瘫倒在废墟前。不断用宽大、肥厚的手掌击打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叩问一般。我用精灵的眼看到他正想起时隔多年的逃生演习,但为了升学率而渐渐被课程替代,或许„„?他感到悔恨交加并且深深地内疚,身旁人们的哭泣声不断地冲击这他那颗小小的心,使他清清楚楚地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转眼间,他觉得仿佛那些哭声都变为一柄柄锋利冰冷的匕首向他飞来„„我不禁有些怜悯这个可悲的愚人,于是飞到他身旁对他说:你虽然做了不可弥补的错事,但现在多一个学生生还就是多一份希望,人们会原谅你的。他显然是听到了我对他说的话,惊异地抬起头望了望——并没有人。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得到原谅的他很快地踉跄着走向另一处废墟,不知疲惫地寻找被掩埋的学生们„„

慢慢的,开始有一些幸存的人们在废墟间来回穿梭着,寻找哪怕一丝的生命迹象。有些失去子女的家长来不及悲伤,就又投入与死神抗争的斗争中,就像是在救自己的孩子一般奋不顾身。许多母亲,许多父亲,甚至爷爷奶奶们也弓着腰不顾阻拦地来到废墟上,寻找他们的孙儿。当一个又一个学生被救起,人们脸上总算是有了欣慰。而老师们也都不顾自己的伤势,跌跌撞撞地抢救他们的孩子。

我看到一位老师,在吊灯落下的一刻像是母鸡护巢一样张开双臂护住了自己的学生;我看到一名班长,镇定自若地指挥大家不要随意哭喊,而是利用齐声求救的办法引来了救兵;我看到同学们干裂的嘴唇迎接救命之水时,只是小小地抿一点,就传给下一个同学;我看到受伤的同学们在害怕之时互相安慰互相鼓励;我看到人们在救起学生时的欣喜若狂;我看到父子团聚时的抱头痛哭;我看到每一个人冲向废墟时的不管不顾„„最后,我看到了气若游丝的校长。

他在一轮余震来临的时候仍冲上去要救最后的两个学生,却不幸被落下的砖块掩埋,等人们把他和两个学生救出的时候,他已经昏厥过去,而那两个学生却毫发无伤。迷离之中,他的嘴唇动了动:那、那两个学生呢?在人们给予肯定答复之后,他浅浅一笑,闭上了眼睛。 他笑得那样安详,满足。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滴泪不经意地落下,随即掩面而泣,原来,原来,泪滴是这样的。看到这里,谁又能不动容呢?即使是情感冷淡的我也落下了滚烫的泪滴,唤起了心里最深处的温暖,小孩子的心总是能滴水的,能为家人的一句关怀怦然心动,也能为一只流浪狗黯然伤神。我忽然想起了这几天在精灵学校中学的治愈术,可天界的规矩„„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升至空中,口中默默念咒。

当夕阳西移,我深知返回天界后要面对的幽禁,但没有一丝后悔。当我再回眸远望那座学校时,一大片夕阳将天际烧的血一般红,是回家的灯火吗?我嘴角划出一个苦涩,而已没有眼泪。那天的夕阳也格外地长,似乎是要送那些生命最后一程。

闭目凝神,静立于空,双手合十,祈祷祝福:愿每一个灵魂,都能找到自己的天堂。

圣池中,长老们正在讨论一个私自施法的精灵。

长老:原本擅自在人间施展法术,要在东海漩涡中圈禁半百,并终身不得再施法,而长老们念你本是善事,便减为十。十年后,在轮回井边,你自可投胎成人。

我大惊:长老,你怎么知道„„

白发飘飘的长老露出他一贯慈爱的微笑:我的孩子,这不是别的,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说罢,抱鹤而归。

我叩首在地,感恩不尽。

后记:

那位校长在地震中舍己为人的事迹后来被报纸刊登,获得了十佳校长的称号。他则用奖金以及半生的积蓄将学校重建,并坚持进行消防演习。经过他后半生的努力,当地的中小学都兴建起了防震减灾的教学楼,而我,则是这楼房的设计者。地震时,一所学校中“所有气息尚存的伤员都忽然健康”的传奇让人们颇为震惊,却一直成谜,最终归为“老天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