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种草都会开花
初二 其它 720字 1955人浏览 张桂永2

炎炎夏日里。

广阔无垠的田地上。

一个少年穿着短布衣,手中握着笨重的锄头,正一下一下地往硬土里砍。突然,少年重重地叹了一声,丢下手中的农具,跑到田畔的高地上。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似乎想点燃地上的一切。所有的庄稼都垂下了脸,背对着阳关,以免灼伤自己的脸。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惊醒了正望着远方出神的少年。“喂,你也来偷懒?”少年望了望下方躲在阴凉处的人,眼光掠过那人与自己一样湿透的后背,抿了抿嘴。良久,才喃喃自语道:“如果我富贵了,一定不会忘记。”“噗哧”,那懒洋洋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讥笑,“别忘了,你只是被雇来佣耕的人。”少年叹息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幕笼罩着大地,温柔地抚摸着昼里被灼伤的庄稼,除了零落的几点蛙声外,似乎一切都沉睡了。微弱的月光溜进了田地旁的一间茅屋,正好落在少年的周围。少年时而仰头叹息,时而盯着手中的竹简陷入沉思,似乎他的睡意都借给了旁边呼呼大睡的同伴……

太阳升起来了,又落下去了,把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了。昔日的少年早已长成健壮的青年,黝黑的皮肤见证了他的过去。

连绵的大雨中,不知道掺杂着多少士卒的泪水。失期了,后果有多严重!士卒们都沉默了。或许暴风雨的前夕总是平静的。压抑的军营中突然响起了青年雄亮坚定的声音:“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事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一刻,是历史性的一刻,中国历史上第一场农民起义掀开了序幕。“陈胜”,这个属于那有非凡抱负的、有雄才大略的青年的名字,传响了,在中原地区传响了,甚至传颂至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生于贫民家庭的陈胜,一个身份低微被人轻视的壮士,以自己行动唤醒了麻木的同胞,树起了起义的第一面旗帜,最终被司马迁评定为“世家”。他是一棵草,一棵卑微却顽强的草,在暴政下绽开了灿烂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