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父亲
初一 散文 1296字 350人浏览 menglanwenxue

怀念我的父亲 作者:马霄

1938年我的父亲出生于一个贫寒家庭,1948年在村小毕业后,到靖西中学读初中,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在初中期间从没有吃过早餐,有时甚至连正餐都没钱买,只能饿着肚子上课。一年到头他身上只有一套衣服,因此只能选在天气晴朗的星期日,到龙潭水库去洗衣服,边晒边游泳,等衣服干了,再穿回学校。1951年初中毕业后,考入靖西中学高中部,但由于没有学费,选择弃学。20世纪50年代,父亲被征到田东水泥厂工作,因患上红痢后择机回家治疗得以重生。解放初期,因村中缺乏文化人,而有初中文化的父亲在村中已经算响当当了,在乡亲们热切的目光拥簇下,于1956年登上神圣的教坛,尔后一直耕耘了37个春秋。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他的人生之旅平静得像一盆清水。父亲虽然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但他对信仰的执着、对教育事业的酷爱令同行佩服。从教37个春秋,父亲先后在百达小学、足义小学、化峒中学、晚江小学、足表小学、足斗小学、胡务小学任教。由于父亲为人师表的潜移默化,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也就时时刻刻都感受到如山稳重、博大和丰厚的那份沉甸甸的舔犊之情。1982年我考上高中时,五个兄弟姐妹都还在读书,每年的学费、生活费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虽然他有固定的收入,但那微薄的工资简直是杯水车薪,因此父亲的每一分钱的开销都慎之又慎。父亲有个习惯,五个小孩中,不管是谁只要你不主动问他要钱,从不主动把生活费给你,记得有一次周末,我回家要生活费,父亲明知我没有生活费了,但他就是不主动掏钱给我,他故意在我面前走进走出几趟后,见我没有出声,他便一声不响地去赶圩了。等我将要返校时,找不到父亲,我便问母亲要钱,母亲是一个农村妇女,在家里从来不管钱,她的身上从没有一分钱,母亲着急地对我说:“我哪来的钱呀,刚才你爸在时,你又不问他要,现在叫我从哪拿钱给你呀。”当我看到拿不到生活费时,我急得骂了起来,边哭边说:“你们不给我生活费也行,等我长大先„„。”母亲听得出我话中有话,看着我挑着米担擦着眼泪出门,她赶紧拉着我,接过米担放下说:“你等等,妈妈去向村里借借。”母亲走遍全村,终于给我借得了5元钱的生活费。

等父亲赶圩回来时,母亲带着怒气对父亲埋厌迫说:“去赶圩也不把儿子的生活费给他,让他问我要,我哪来的钱呀,我只好去借村里人。”父亲斩钉截铁地顶了回去:“我见他没问,以为他还有生活费,我都把5块钱的生活费放在挂在墙上的衣服口袋里了。”父亲就是这样,他开销的每一分钱都要从牙缝里挤出来,为了养活五个小孩,更为了五个小孩都能有书读,他说:“五个小孩,不论是谁,只要能考得上,不管是中专还是大学,我一定会供到毕业。”他说到,也做到了,他是我们五个兄弟姐妹心目中的高尚而伟大的父亲。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父亲于2013年6月10日,选择我出车祸的那一天离开了我们,三年来,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的音容笑貌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无法忘怀,而父亲生前对我们所倾注的疼爱也只能化作永远的记忆和无尽的思念。在父亲作古的日子里,我都在心底里默默地祈祷:

爸爸,您在天堂还好吗?我一直都在想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