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感受
初一 记叙文 1402字 511人浏览 本巴评论员

军训小记

水泥地的操场上,我站着,两手的中指与肥大的、汗湿的裤子的裤缝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前额的几绺发被软塌塌的帽檐搂住,而双方都已经黏得不成样子。

阳光像是一个不怒自威的长者,把它所有的严厉曝露在我面前,渴望我用我的汗水拥抱它。

是半个钟头的站军姿。

我不知道这三十分钟的考验已经行进到了哪一刻,也不清楚教官在哪个角落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只知使脚尖分开,昂首挺胸,平视前方。太阳从所有的方面向我发出它最傲人的光。而我的眼镜被鼻翼的汗液沿着鼻梁推下去。我的皮肤甚至清晰地描摹出汗液由后颈滑至脊背的路径。我感到汗水将要糊了我的眼睛,随时随刻,要从我的额上滑下。

有时教官的声音响亮地传来:“不要动。”那个“动”的声调总是拖得特别长,让我忍不住想要截下那段尾音,远远地朝他丢过去。 还有时会来一阵风。突然的凉爽使我的心在这个时候大笑起来。 三十分钟在心情的表演和外表的僵壳重叠中过了。代表结束的哨声一响,脑中所有尽情延伸的想法瞬间被收伏。

大巴缓缓驶入七子山军训基地。

两面逢山,四下草盛。白色的大楼盖着淡红的顶,教官们黝黑的面孔在阳光下清楚地浮现。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安静地等待着我们。第一天,与接下来的五日刚刚会面,军训生活呈现出招人喜欢的状态。

然而训练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立正、稍息、跨立、齐步走,这些我们原来就会的动作,要做到标准却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容易。炎夏的烈焰炙烤着我们脆弱的皮肤,高强度的练习使我们每每在训练完都叫苦不迭,教官批准喝水后我们冲向水杯的速度如同加特林的百米冲刺……每一次总教官表示训练结束的哨声传来,我的心里暗藏的欢悦,如同被巨涛抛到岩石上的鱼,又重新投进了海的襟怀。

白天的军训使我们精疲力竭,饭量变得十足大。

晚上入睡前,我看着窗外粘连的漆黑,身侧的床铺同伴呼吸平稳地睡去了。时有细如蚊呐的微鼾,使我以为,是那山给我的节拍。山在把它的温柔递给我,代替我未在身旁的父母。

我的心飘出了不大的窗。是山哄我入睡。

军训的苦累,只是因为我们平日的闲散和骄纵,在这时突然产生了约束与禁锢,要使我们经受一点不简单,经受一点不一样,要叫我们看一看苦是如何的苦,落实到自己身上后是否只是那轻的一个字。我们的散漫在此得不到响应:想要系鞋带先打报告,想要擦汗先打报

告;我们的自我在此得不到响应:宿舍内务的整理是大家共同的任务,每一顿的四样菜是大家共同分享的。军训,使我们着实体验了一把军人式的生活——然而又不是那样的确切。因为真正的军人,承受的又岂是我们这一点小小的苦累?

我们动作的不标准,是相对于教官而言的。看着那位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教官为我们示范动作,熟练得仿佛平常人吃饭喝水一般。轮到自己做的时候,却总是不尽人意。我不禁想,教官当初到底是怎样练出来的?

然而我没有去问教官。因为我理应知道他是怎样练出来的。 我感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坚毅的灵魂。

我下意识地想要多看这个年轻的面庞几眼。

在这五日里,我们不仅接受了军训技能的训练,还接受了急救技能的训练。我希望在军训基地学到的急救知识,能在将来使我帮助到他人。娱乐活动亦是有的。教官们教我们唱歌,他们的音当然不会太准,可我特别喜欢听他们唱歌,“将士们,听党指挥……”心潮,在此起彼伏的音调中激荡汹涌。

五天的结束,本来是我在劳累中无比盼望的。可是真到那一天,我的心却变得有些怅惘了。

离开的时候,我忙于手上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不及顾恋陪我共度五日的七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