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时评类作文
初二 散文 3470字 54人浏览 樱殇的海角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自1986年德国学者乌尔里希〃贝克出版《风险社会》以来,他所断言的那个社会似乎正以加速度来到我们的身边。他认为,我们生活在文明的火山上,风险威胁的潜在阶段已经接近尾声了,不可见的危险正在变得可见。贝克这样比较过去和今天:“阶级社会的推动力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饿!风险社会的集体性格则可以用另一句话来概括:我怕!”2011年,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曾让我们陷于惊恐,2012塑化剂风波、染色馒头风波、地沟油问题等食品安全事件一波一波冲击着我们的神经,2013年投毒事件、雾霾天气,让“我怕”的情绪随时都会喷涌而出。我们如何面对这样一个“我怕”的时代呢?

守住良知和底线

百年前狄更斯曾静静地写下“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都生活在天堂,我们都奔向地狱。”古老的预言,却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当今的社会。我们站在文明的高地上,却望不到星空璀璨;我们走出了地球,却走不出内心的恐惧;我们守住了钱权利欲,却守不住道德与良知。

就像德国学者乌尔里希所说的,“一个我怕的时代已然到来”。我们怕,怕染了色的馒头;怕掺了地沟油的小吃;怕喂了避孕药的黄鳝;怕见义勇为却引火上身;怕仗义执言却身单力薄。于是呼吁却没有回想就算了吧,真情付出却没有回报就从此不再吧。这样大面积的道德坍塌和同情流失,使这个时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如果说文艺复兴时代复兴的是艺术与自由,我们需要拾起的则是良知与底线,是在金钱和欲望的诱惑下能知道一个明晃晃的太阳在注视着我们的一切,是在迷茫和抉择时能记起雨果的话“比天平更高的还有七弦琴”,是永远对其他生命怀有同情和敬畏,更是在阴沟里守住自己灵魂的堡垒。如果每个人都铭记一个生命对其他生命的责任与义务,这种惊恐与无望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一个“我不怕”的时代就不远了。

守住良知和底线,也能使自己获得真正的平和与安宁,当许多人都感到生活的可怕、空洞时,每个人都只能从自我救赎开始,从改变自己开始。如果我们能像陈贤妹一样,不蔑视一个垂死的弱小生命,能像吴菊萍一样对每一个孩子都存有一份母爱,能像陈晓兰一样冒着生命危险揭露行业的潜规则,那么这个时代就不可怕了。因为我们有共同的良知,这种良知守住光明驱散暗影。

一个诗人曾写过“如果这个世界都近视了,我愿站在高处,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看到的一切;如果这个世界被扭曲了,我愿站直自己,挺起骨骼和灵魂…”在这个充满怀疑的时代,我始终相信幸福未远,安宁未远,因为我们的血脉里始终奔腾着良知,而良知是照彻穹宇的闪电。

直面“我怕”

这是一个如德国学者贝克在1986年所断言的“风险社会”。在这里,我们不可见的危险变得可见。站在文明的火山上,我们已明显感觉到它的震颤和怒吼。人们害怕了,陷入恐慌了,一个个高喊“我怕!”,却不知所措。

怕什么?先不说越来越多的雾霾和沙尘暴,也不说福岛核电站的泄漏,就说说每天

我们都无法离开的三餐,就让我们心生恐惧:喝水怕塑化剂,吃馒头怕染色怕漂白,吃小吃怕地沟油,吃水果怕有膨大剂,吃肉怕有催熟剂。我们在吃东西前要三思了,生怕前一刻用以果腹的食物,下一刻在新闻报道中就变成了穿肠的毒药。

“我怕”“我真的怕了!”,然而,“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顺着洪水你也许会被浊浪冲走,只有站起来,直面“我怕”,迎着洪水任凭它击打你的胸膛,你才能够走到人生河流的上游。鲁迅先生曾有言:“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让我们做一个勇士,敢于直面这个“我怕”的时代。

直面“我怕”。我们需要道德的觉醒,需要重拾良知和底线。在这个利益至上的时代,我们更应该让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想一想现在还在海外漂泊的斯诺登,有家不能回,还要时刻面临生命威胁的他为了人类的利益,依然坚持曝光美国的窃听丑闻,在大多数看来,斯诺登是一个英雄而非背叛者,因为他守住了底线守住了良知!还有黄万里,坚持学术真相,抨击政府的形象工程;还有李承鹏,坚持事实真相,揭露足球黑幕,顶撞权力上线;还有……是他们,让我们看到这个时代的光明,指引我们前进,让我们能够直面“我怕”。

直面“我怕”。不要想“种豆南山下”的逍遥了,不要逃避社会的黑暗。狄更斯曾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既然不能改变社会,但可以改变自己,让自己成为时代最好的部分,用道德来加固良知和底线,稳定住文明的火山,让我们高喊“我不怕!”

“我不怕!”因为身边有那么多最美妈妈,最美女兵,最美老师……。一个社会,那么多温暖,足矣。

让我们直面“我怕”,高喊“我不怕!”

唤醒良知

这是一个“我怕”的时代,商业是没有道德的商业,快乐是没有良知的快乐。核泄露事件,毒馒头风波……经济随时代变化而不断发展,人们的良知却在社会变迁中日渐麻木。回首过去,我们早已忘记了来时的路了,眺望前方,未来是一片苍白与迷惘。 我怕,怕的是这社会良知的丧失,怕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熏心的商人毒害,怕在需要帮助时被冷漠自私的路人漠视。中华文明绵延千年,我们携着勤奋、踏实、诚信、友爱的民族精神一路走来,却又在不断发展的时代中遗失了这些宝贵的品质,遗失了我们的良知。当医院拒收付不起昂贵医药费的穷人,听凭危急病人死去时,我们忘记了几十年前,协和医生林巧雅拿出自己的工资赠给刚刚流产的贫穷妇女的良知;当多少承包商修建的豆腐渣工程因故垮塌时,我们忘记了千年前李冰父子修建造福巴蜀两千年的都江堰的良知;当社会上人心冷漠,多少人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作为至理名言时,我们忘记了几百年前范仲淹吟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良知。我为今天人们唯利是图的丑恶嘴脸感到震惊,所以我怀念良知。

良知是生命对生命的同情,是人类对社会的责任感,没有良知,人就不是人,社会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们无法奢求出生在《礼记》中描绘的民心淳朴的大同世界;也不必苛求在我们的时代有一个苏格拉底式的人物引领我们感悟美德;我们真正能做到的就

是提升我们自身的道德素养,唤醒良知。像比尔盖茨那样,将财产捐给社会;像曼德拉那样,将权力还给人民。作为普通人,我们同样需要良知的清泉洗濯我们身上的污浊,像最美妈妈吴菊萍那样奋不顾身地伸出双臂;像司机吴斌那样在生命的最后一秒踩下刹车。

用“良知”唤醒这个“我怕”的时代,就是以道德感化这个唯利是图的社会。让政府官员不再为欲望诱惑,切实造福百姓;让商人不再为利益遮眼,真正造福民众;让每个人心中充满了友爱,对在困难中的人们伸出救援之手。

面对“我怕”,让我们唤醒良知,唤醒一个充满友爱的社会。

遣散“我怕”

如今的社会正像德国学者乌尔里希所说的:“一个我怕的时代已然来临。”我们不必说三聚氰胺、苏丹红、甲醛、工业盐的层出不群,也不必说人们汲汲于对名利、金钱、地位的无休止地追求,只是说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就已经严重冲击了我们脆弱的神经。 不可否认,如今的社会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大众恐慌的社会,“怕”日渐发展成了一种普遍心理。然而,“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当梁漱溟为农民仗义执言时,当顾准为真理孤军奋战时,当陈寅恪为捍卫学术独立时,他们成为了一代又一代真正的勇士。消除恐惧,是我们在这个时代生存的勇气。

不论这个时代多么可怕,我们也要学会面对它。“最美妈妈”吴菊萍张开双臂接住坠落的儿童;“最美女教师”张丽莉在危急时刻推开学生而自己却失去了双腿——我们生活的周围就有许多这样的例子。的确,与其喊怕,不如踏踏实实开始行动,以微薄之力抗衡这个时代的浊流。

狄更斯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的时代;我们都生活在天堂,我们都奔向地狱。”这是一个一切都正在被颠倒的时代,精神被物质调戏,理想被现实嘲弄,崇高被庸俗强奸,正义被邪恶围剿,真诚被虚伪斩杀……而调戏者、嘲弄者、强奸者、围剿者和斩杀者们打出的旗号,往往是冠冕堂皇。

鲁迅先生曾有言:“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们需要勇气,面对这个风险社会,遣散来自内心的恐惧——“我怕”。一个诗人写过:“如果这个世界都近视了,我愿站在高处,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看到的一切;如果这个世界被扭曲了,我愿站直自己,挺起骨骼和灵魂……”是啊,停一停,让灵魂跟上来,不仅要跟上时代,更要勇敢地走在这个时代的前列!

社会越来越浮躁,心情也会变得越来越胆怯,越来越多的“我怕”笼罩在身边。当我们被心里的恐惧萦绕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那一泓闪烁着智慧光辉和蕴含着顽强生命力的源头活水,遣散“我怕”。

让我们遣散“我怕”并对这个社会大喊一声:“我不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