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深深
初二 散文 1123字 226人浏览 小鱼儿忽忽悠悠

足迹深深

慎江声

自从古猿进化到原人,再进化成完全直立行走的现代意义上的人开始,人类的足迹便成为历史发展的不朽见证。

足迹,这里,那里的,深深的足迹,没有一点点分别。民族、国家可以消亡,然而作为人类前行证明的足迹却永远地留了下来。

你去过秦皇岛的孟姜女庙吗?在那里,一块大石上的清晰的痕迹,便是古代的孟姜女日日遥望丈夫而留下的脚印。想必当时的她,是满怀希望和企盼的。虽然她并没有实现她的愿望,但她追求幸福的足迹却给人留下深深的慨叹。希望,这种无形的力量,也正是它,使《热爱生命》中的那个淘金者,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走过沼地,走过荒滩,战胜了死亡而终于获救。他留下的带血的脚印,正说明了他心中不可遏抑的对生命、幸福的追求。

深深的足迹记载了人们呼唤幸福的心声。

前不久,听了一篇关于“第一大地测量队”的故事。这个测绘队自成立至今已有三十多位同志以身殉职。灼目的阳光,无垠的戈壁,不知哪里才有绿洲,不知何时会起风沙,不知何时会来的死神,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伴侣。戈壁,没有水,没有生命,茫茫戈壁。假使你看到了一脚印,会是怎样的欣喜!测绘队员们留下的浅浅的脚印也许不久使会被漫天的黄沙所掩没,然而却会印在一张张的图纸上,会深深地印在知道或不知道他们的人的心中。恰如当年英国皇家海军少校斯科特,义无返顾地踏上远航南极冰川的旅程,并永远没有再回来。然而冰山雪峰会将他的每个脚印深深地冻结起来,保存起来,这就是大

自然的回报。

深深的足迹是人类征服自然的见证。

在大英博物馆里,也有一个不灭的足印,那就是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在悉心读书时不知不觉留下的,它的形成与探索真理同步,人们将在纪念马克思的同时慨叹它的出现,慨叹真理的这种特殊记载形式。我想,当年穿着“量天尺”的红军翻过雪山,越过草地,克服千难万险而终于保住革命火种的时候,心中燃烧的大约也是一种对真理执著追求的火焰吧,正是它鼓舞着红军在二万五千里的征途中,在雪地上,在泥泞中踏出了一个个坚实的脚印。

深深的脚印记载了人们追求真理的忠诚。

足迹第一个出现在林莽中,沙漠上,岩洞里,矿井里,冰川上,跑道的终点线上,没有生命的月球上的足迹,你甚至不必知道它们主人的名字,正如你走在道路上不会想到这里曾走过脚被荆棘刺破的,被碎石辗坏的无数个造成这条路的人一样,然而他们又的确是存在的,只是名字不为人所知罢了。鲁迅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人类一步步走出的,又哪里仅仅是地上的路。我们现在的每一个微笑,正是当年的烈士们走向刑场时踏着的坚实步伐的回映;我们的每一寸树阴,正是当年不辞劳苦的人们勤浇灌的结果,他们身后留下的是一串黄泥的脚印„„

这伟大的人类的足迹,正是你从各方面形成了人类前行的历史,我赞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