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与茶凉
初一 散文 1753字 355人浏览 王雪村123

总是以为,自己能走很长很长的路,更远更长的旅途都在等着我。某一天醒来的清晨,在太阳初升的地方,转过头,才发现我的世界已变了样。站在来时的路上,迷惘而彷徨。该何去何从,又有谁能够告诉我。

人走与茶凉

陆文夫

常言道:“人一走,茶就凉。”此语出自何处,不得而知,仅知流行于世已久,而且还会流行下去,因为有人从某种位置上一下来之后,就会领略到这句话的滋味。

我自己也常常因此而发出感叹:是啊,人走茶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没有意思。话听熟了,感慨也发得多了,突然间产生了一种逆想:人走了如果茶不凉的话,谁来向茶杯里续水? 每个走了的人都要保留一杯茶,而且是杯热茶,这茶馆店就只能关门大吉了,新来的茶客坐在哪里? 老年间,茶馆店里倒是有个规矩,茶客临时离开,可以把茶壶盖翻过来,表示临时出去一下,等歇还要回来。茶博士照样向壶里加水,那茶倒是不会凉的。不过,这要有一个前提,就是走了还得回来,如果你走了就不回来,那茶杯当然要收掉,洗净收好,恭候新客,这是事物的规律,老茶客们又何必闷闷不乐,怨张怪李。

再细细一想,不对,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那茶杯可不是普通的杯子,那杯子里也不是普通的茶水; 那杯子是个魔袋,除正常的工资以外,各种各样的好东西都装在里面。有精神,有物质,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而且都是合理合法,合情合理,是一种无形资产。此种无形资产难以估价,因为那价值是依杯子里的水位的高低而定的; 高位的价值不菲,低位的也值四两茶叶或一条香烟,或某种行事的方便。

人们向某种位置上一坐,双手捧起那杯热茶的时候,那魔杯的磁场效应就产生了,它能使人陡增力量、智慧、风采、魅力。在一定的场合下,走路在前面,讲话在后面,讲话虽然并不精彩,却也能使人连连称道,频频点头。如果真有精彩独到之处,那更是让人赞叹不已。公事当然如此,私事更有诸多方便,想为自己,为亲朋办点儿公事以外的事,只需作出某种示意,事情便会办妥,而且绝不是仗势欺人,也非强夺豪取,更谈不上行贿受贿,那些都是土佬儿或亡命之徒干的事,水平太低。

有人初登高位,开始捧起那只茶杯时,确实还有点不习惯,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要想办成一件事也没有那么容易。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上瘾了,甚至每天都要把那热茶曝上几口,才能够血脉通畅,心旷神怡。 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总有一天会离开那个茶座,放下那只茶杯。人一走,茶就凉了。人走茶凉还是一种比较客气的说法,实际上是人一走,茶就没了,连杯子都收掉了。洗净过后,被别人捧在手里。 茶杯不见了,磁场当然也就消失了,那些附加的力量与

任何时候都不要在言论上去跟别人争辩,哪怕你有一万个对的理由;那样,一百次只会导致一百零一次不愉快而又糟糕的结果,而且浪费你做出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选择的时间,它跟“后悔”的负面效应几乎没有两样!是美是丑,是善是恶,最后会见分晓,何必给出太多的评价和争论。这个时代不缺争论,而缺思考。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可以和你面对面不带任何伪装地目光交混,喜怒哀乐不需掩蔽?什么人可以和你敞开心扉促膝深谈?什么人可以和你一起承担一切而没有怨言?什么人无论你犯了多大的错误仍然对你不离不弃?————那就是最爱你的亲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亲人更亲的人,没有比亲人更值得你信任和依赖的人! 总有些容颜慢慢远去,就仿佛跌落尘埃里的岁月。你的路途,从此看不到我的苍老。其实我一直很懂分寸,对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从来不抱希望。其实我是很想祝福的,可是你知道,在一个人满心满眼都是酸涩的时候,请原谅我不能。 “几年修竹三更雨,叶叶萧萧,分付秋潮,莫误双鱼到谢桥。”

人生最一切伟大的行动和思想,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人生痛苦的事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事;人生最遗憾的事莫过于错过了不该错过的人;花开花落那短短一瞬间却沾放了所有的美丽,人生漫长,为何失去那么多的美景?人生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得不到的东西,而是要抓住眼前所有的东西,把握现在的东西

生存之道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不为外界物欲左右,不被成功模式束缚;化危难为机遇,变压力为动因;在诱惑中拒绝堕落,在绝境中知道退避;失败不失洒脱,胜利不胜桀骜;于受挫时固守本色,于困苦时勇于担当。只要你站对了位置,走对了方向,使对了气力,五光十色的生活之门会在不经意间为你悄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