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教育
初一 议论文 1257字 321人浏览 瑞士巴顿表

论中国教育

教育,国之本也。昔商君变法,以农为本,教育次之。历朝历代,皆以农教为重。

先孔子时,教育乃士大夫之族为者,孔子破气风气,广收门徒,以因材施教为重。子曰:学,然后知不足。丘弟子两千,得其志者七十有二。文曰颜回,武曰子路。长者十岁,少者五十岁。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孔子卒, 后人乃编纂其言行,曰《论语》。此乃儒者必读也。《论语》者,志其志也,其后士人必读也。始皇践祚,大用兵,废礼,主法,教育废之。及一统,乃焚书坑儒,使民愚。民愚则国治,民闲则国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二世三年,陈涉起于大泽乡,诸侯皆应。儒,盛世之需也。汉初立,乃尊黄老之术,悉其变。孝武立,欲 尊儒术。因窦太后喜黄老之术,未得废。窦太后薨,武帝乃废黄老,独尊儒术。学者以儒为本。乃置太学,育人才。此即中国最早官办教育是也。嗟乎!此乃贵族学而非常人之办也,岂谓教育哉?父乃寒门,子乃寒门,子子孙孙皆寒门也。国乃国,民乃民,此两物也!

其后六百年,隋文帝始创科举。马周等皆寒门之士,因科举成焉。故曰:科举创选拔人才之先河,达富贵之蹊径。私塾起于孔子,历代皆有,科举出,私塾大兴,以唐为最。古人云:严师出高徒。此言得之。古之私塾,先生皆严也。噫,此真教育也。十年寒窗苦度日,只求金榜题名时。古之教育,以科举为本,不视人才之发展。今之教育,以高考为本,不重学生之发展。改革曰: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或曰:其本不变,仍为死学,学者学而不趣非真学也,其心也在外,此所谓心之二用焉。心之二用,不学无术,学无所成,违其原本。今之教育,应以学生身心发展为重,书本次之。曰:今之教育,真乃催残人之身躯。何谓?朝朝暮暮,做题做题,冥思苦想,日之所食不供大脑之所需,日积月累,损之乃大脑也。目,亦心灵之心扉,吾起视四境,四眼者甚多。况处青春期,岁增,度数亦增。故吾曰:目乃心灵之门户,需慎用。

清末,学堂起,革旧之科举,创新之学堂。在其时,此真谓教育大改革焉!京师大学堂,山东大学,国立武汉大学互立。创中国教育之新风,育中华民族之奇才。

抗战八年呵,中国亦不失教育。抗大立于延安,高等学府亦迁于云南。建国,设小中大学教育。尤以大学教育为重。十年动乱起,教育乃废,知青皆上山下乡,中国教育大挫之。知识分子皆催残焉。1977年高考恢复,千万学子视之为出山之门路,盛况蔚为壮观。后二十年,高考改革,个别省份自主命题,尤以京沪粤为巧。巧则生变,死则易揣。故曰:山东考题老旧死板。或曰:中国教育看山东。吾不以为然。曰:山东考生成才不成人。他生嘻山东学子曰:高分低能。且写打油诗一首:莘莘山东学子兮,年年高分美名传。高分妄去清华兮,招生名额只有限。他省说咱低能兮,事实如此在眼前。山东教育改革兮,只是换汤不换药。要想增加明额兮,真正改革少不得。

悲夫,如此之制度,虽多出人才,却不足以栋梁;虽多出高分,却不被名校录取。居庙堂之高者视之坦然,岂知他省怎看山东学子!

2007年起,中国施以素质教育。吾曰:奈素质教育何?探其本质,乃迷惑众师生,生国际地位也。妙哉!壮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