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送东阳马生序》有感
初三 读后感 1313字 566人浏览 fairly文珊

《送东阳马生序》是明初三诗人之一的宋濂的散文名篇。要想对这篇文章有所认识,有所感悟,我觉得还应该从了解宋濂其人以及宋濂与朱元璋的关系来寻找突破。

宋濂(1310—1381),字景濂,号潜溪,别号:玄真子、玄真道士、玄真遁叟。浦江(今浙江浦江)人,明初文学家。他家境贫寒,但自幼好学,曾受业于元末古文大家吴莱、柳贯黄等。他一生刻苦学习,“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去书卷,于学无所不通”。元朝末年,元顺帝曾召他为翰林院编修,他以奉养父母为由,辞不应召,修道著书。

至正二十年(1360),与刘基、章溢、叶琛同受朱元璋礼聘,尊为“五经”师。洪武初主修《元史》,官至学士承旨、知制诰。后因牵涉胡惟庸案,谪茂州,中途病死。著作有《宋学士文集》、《孝经新说》、《东阳马生序》等。

明初朱元璋称帝,宋濂就任江南儒学提举,为太子(朱标)讲经。洪武二年(1369),奉命主修《元史》。累官至翰林院学士承旨、知制诰。洪武十年(1377),以年老辞官还乡。后因其长孙宋慎牵连胡惟庸党案,全家流放茂州(现在四川省茂汶羌族自治县),途中病死于夔州(现在重庆奉节县)。

明太祖朱元璋对于宋濂也是赞誉有加。很多重要的圣旨和公文都交给宋濂处理。朱元璋在朝廷上称赞宋濂说:“宋濂伺候我19年,从没说过一句谎言,也没说过别人一句坏话,真是个贤人啊!”宋濂68岁那年告老回乡,朱元璋还送他一匹锦缎,说:“留着它,再过32年,做件百岁衣吧!”

正是这样一个小心谨慎、恭恭敬敬,唯朱元璋的马首是瞻的宋濂,他在因为朱元璋怀疑开国功臣的潮流中急流勇退下来后,用心良苦地写了著名散文《送东阳马生序》。文章先是用对比的手法向青年学子说明了三个问题:第一,现在是个好社会,因为有个好皇帝,你们要好读书。第二,自己过去那样不好,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皇帝不好,而现在的朝廷和皇帝都很好,大家没有不好好读书的理由。第三,条件固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努力和为之努力的目标就更加重要。要青年学子明白,现在可以读书是因为了有了好皇帝,将来读成后要为好好地笑犬马之劳。

上面的三层含义是明表的。而在骨子里,宋濂还有三层含义。第一,就是不惜血本地拍那个叫花子出身的朱皇帝的马屁,让他不好意思像杀徐达、郑子明等人一样地杀掉自己。第二,向皇帝和朝廷表明心志,自己没有当官了也忘不了岁朝京师,向皇帝汇报自己的思想。第三,要向皇帝表明自己是一个听话的臣子,下软话,求皇帝不要杀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总之,归纳起来一个目的,就是保命。一个大家,在那个年月,一方面要维护自己一代宗师的形象,要敦敦教导后进晚学,一方面还得想法抱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真是意旨颇多,用心良苦啊。

然而,如此的宋濂依然因为当朝宰相胡惟庸案件发生后,宋濂的孙子宋慎也被揭发是胡党,于是株连到宋濂。朱元璋派锦衣卫把宋濂从金华老家抓到京城,要把他处死。这个时候的,朱元璋的皇后马大脚出面死保她孙子朱允炆的老师宋濂,于是朱皇帝才下令赦免宋濂死罪,改罚充军茂州(今四川茂县)。七十多岁的宋濂,禁不起这场惊吓,再加上路上劳累,没到茂州就死了。

哎,一代国师、一代文章大家,宋濂还是如此悲哀地死去了。现在我读他的《送东阳马生序》让读着读着,不觉泪下沾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