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湖》读书笔记
初一 读后感 1408字 200人浏览 越共

《童年的湖》读后感 读了上海作家赵丽宏的散文《童年的河》,脑海中就浮现出了我童年的湖一一长潭湖。 长潭湖是一个人工水库,是仅次于千岛湖的浙江省第二大湖,就在我的家乡台州市黄岩区北洋镇毛坦村旁边。长潭湖为我的童年提供了口福上的亨受、嬉戏的欢乐,还有她变幻多姿的湖光山色滋养了我们的眼晴,润泽了我的心灵。 长潭湖的口福,映像最深的是每年的秋季,水库魚场都有几次大收网。收网时,很多渔船围着拉起网,随着网口越拉越紧,大大小小的鱼儿挤在一起,活蹦乱跳拼命挣扎,但最后还是一箩筐一箩筐地被搬到岸上。那时候没有冷藏设备,鱼儿被拉到外地销售之前,都要将容易腐烂的内脏去掉,这些内脏渔场就以很便宜的价格就地销售。内脏我最喜欢吃的是鱼脑,又柔滑又松软,吃多了就上瘾了,搞得我现在一看到鱼就想着挖脑子吃,吃不到鱼脑的时候就吃吃猪脑也聊且解解馋。水库里的胖头鱼个头大,一条十几斤好几十斤的很平常,一条鱼一家人得吃好多天,那时刚好粮食紧张,鱼肉既当菜又作饭了。我稍大一点的时候,妈妈就让我骑自行车带上胖头鱼送到外婆家,让舅舅姨妈他们也享受一下长潭湖的福利。除了收网时节,自已参与捕获就更有滋味了,每年雨季,长潭湖泄洪洞都会起闸放水,大流量的水在洞里汹湧咆哮着冲出来,气势磅礴,地动山摇,有一次还硬生生地冲掉了半边山崖。水冲下时会有大量的鱼被冲得晕乎乎的甚至断头断尾,这是我们小孩子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因此,放水其间,我们家的餐桌都很丰富,一家人吃得不亦乐乎。农耕灌溉时节,水库也常规放水,大大小小的沟渠里水都满淌着水,我们就去钓鱼、网鱼、叉魚。我们还将田沟的两头堵死,用一种草药的汁水将鱼麻昏,抓了昏鱼后又将水放干,挖出泥塗的泥鳅,运气好时也偶而会挖到黄鳝,当然,有时也会挖碰到水蛇而吓一跳的。长潭湖中还有大量的水鸭等水禽,一般情况我们是看着眼馋但毫无办法的,但也有一次一只水鸭莫名其妙地被我们用石块砸中,我们把它抓到岸边犹地拔毛烤着吃,因为没有油盐等调料,野腥味很重,一点儿也不好吃,但我们还是抢着吃,因为这是难得吃到的野味。那时还没有保护动物的

概念,现在的

孩子可不能模仿呵。

长潭湖给我的童年提供了嬉戏的广阔天地。我们有时偷偷地解开缆绝人划开小渔船,我们捡瓦片或薄石片玩打水漂比赛,夏天时我们还会在浅水区或小河沟里嬉水游泳,闹得不亦乐乎。我们玩得开心,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就紧张了,他们往往举着小棍子吆喝着将我们赶回家。 长潭湖四周环山,大水体营造了良好的小生态,这里冬暖夏凉,长年气候温润,很适宜于果树的生长,所以四周山上到处是蜜橘、枇杷、杨梅、水蜜桃、梨等果树,开花时节,那姹紫嫣红的鲜艳、那沁人心脾的香气自然让人心曠神怡。等到果实累累的时候,更让我们这些小玩童大快朵颐。我家的门前有四百亩的桃园,我家的后山,更是层层叠叠的橘林。春天桃花盛开时,四面八方的人都来赏花,顺便品尝长潭湖胖头鱼,平常冷清清的乡村喧闹得像闹市区一般;春夏之交橘子开花的时候,早上一觉醒来就大吸一口清香而带着甜味的空气一一幸福的一天在清香四溢中开始。

长潭湖,你是我童年的母亲湖,你的碧波粼粼、瓯鹭翔集的景象使我难以忘却;如火的杜娟花、娇艳的桃花染红了你如镜的湖面,也永远印记在我的心中!

作者:郑斯远爸爸 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