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课续写
初二 记叙文 5634字 3221人浏览 虎啸天下88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400字

漫长的十几年过去了,在这期间,法国人民赶走了侵略者,夺回了属于自己的领土。 在这个时候小弗朗士已经长成了风度翩翩的绅士,小弗朗士仍忘不了教他法语的老师——韩麦尔先生。

他来到一家咖啡店,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座位上,他隐约看见穿着淡绿色的礼服熟悉的背影,那背影是那么亲切,那么相似&小弗朗士眼角泛起一丝亮光,他慢慢朝前走去,鼓起全部勇气 声音极为颤抖地说:韩&韩—麦—尔先生,是—你么?此时,老人缓缓把头转了过来,小弗朗士更加激动了,高喊:韩麦尔先生,真的是你!韩麦尔先生看见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绅士,缓缓站起身来,此时的韩麦尔先生的脸上写满了他多年来的辛酸与痛苦,他愣愣的站在那儿,脸上的皱纹慢慢从眉心舒展开来,嘴角边淡淡的勾起微笑,眼角同小弗朗士一样泛起亮光。他用及其沙哑的声音说:小&&小弗&&小弗朗士&&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紧拥抱,不肯松开&&

两人坐在椅子上,品味着咖啡美妙的味道。夕阳的一束余晖穿透玻璃照在了咖啡店他们的桌子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静谧。

两人在咖啡店聊了很多,韩麦尔先生对小弗朗士说:在这十几年中,我仍然在教法语,我挖了一个地下室,地下室的环境十分恶劣还不足十平米,灯光阴暗,没有黑板只能在灰黑的墙上用自制的粉笔,教孩子们学法语&&说到这时,韩麦尔先生哽住了,他用那因长时间在阴冷教学而被风湿了的手,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接着说道:当时是苦了点,现在已经解放了,证明了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小弗朗士听了老师这十几年的辛酸和付出不仅眼里泛起泪花,嘴角挂起微笑来。

迷人的月夜笼罩在这间宁静的咖啡店里,从玻璃窗上倒映出一老一少在畅谈的影子&&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500字

我低下头,开始整理书本,那些历史啦,法语啦。原来是那么讨厌。现在忽然觉得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原来带着他们是那么沉重,现在忽然觉得它们以前轻多了。我反复地翻看着每一本书,霎时觉得那里面的知识都是在离开之前应该熟知的。唉,我真懊悔当初没有用功学习!此时韩麦尔先生的那些话又在我耳边回响--

法语是世界上最精确、最明白的语言,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仔细地回想着韩麦尔先生的话,我真后悔当初自己不用功。

东西终于收拾好了,同学们已陆陆续续地散了,我也准备离开,然而一直挪不动脚步。我呆呆地看着韩麦尔先生,虽然他背对着我,但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的心声:小弗朗士,法兰西人应当有骨气!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千万不能丢啊!

现在,我要和你分手了,韩麦尔先生,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最后一课,正如我永远也不会忘掉自己的祖国&&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抱起我所有的书象抱着全世界最珍贵的财富一样,默默地在一片哭泣声中走出教室。

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静,韩麦尔先生仿佛凝滞了,痴痴地呆在那儿。我看着他那惨白的脸,心绪乱得像一团麻,胸口像揣着小兔子突突地跳个不停。

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法语做亡国奴?就这样若无其事地离开教室?一连串的问号挤进了我的脑海。我茫然四顾,目光被飘动的字帖吸引过去,那些小国旗似的字帖,那些闪着金光的法兰西阿尔萨斯,透过它们我仿佛看到韩麦尔先生熬夜制作它们的情景,仿佛听到它在激励我要和普鲁士人战斗到底的声音。

低低的啜泣声唤醒了我,我看到很多同学低着头,正在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坐在后面的郝叟老头高高地仰起头,那愤怒的目光透过镜片,射向远方。从前的镇长抿着嘴,脸色

青黑。邮递员看着韩麦尔先生,双唇颤抖,似乎就要哭出来。我不能再看了,泪水迅速涌满我的眼眶。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600字

我轻轻擦去课本上的灰尘,缓缓的将课本一本一本的塞进书包。想到明天就再也不能上法语课了,想到韩麦尔先生再也不能教自己了,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但当我看到韩麦尔先生高大的背影时,似乎又听到了韩麦尔先生铿锵有力的声音:法兰西人是最有骨气的,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我顿时坚强起来,忍住泪水,抓起书包冲出了教室。

当我走到大街上的时候,镇上的铁匠华希特这时正和他的徒弟在收拾行李,准备逃离这座魔爪下的城市。铁匠华希特边收拾着行李,边对徒弟们说:我们已经成了亡国奴了,说实在的,离开这儿是对的,指不定哪天又发生战争了呢!听到这儿,我抽了一下鼻子,心中酸酸的。那块不吉祥的东西——布告牌,还站在原地,但是看它的人却渐渐地走光了,大概不想沾上它的晦气吧!此时的天暗了下来,下起了小雨,仿佛是上帝也在为阿尔萨斯哭泣。

画眉依旧是蹲在早晨的那棵大树上,但它的心情看起来似乎是糟透了。它的叫声变得凄惨起来,似乎也在诉说着失去国土的伤感。它瞪大双眼,望着路上的每一个行人,也许它是想从行人群中找出那个使大家都不愉悦的罪魁祸首。这眼神,在正义的人们眼里看来,它代表了大家的心里话;但如果是在像强盗那样邪恶的人的眼里的话,就会变成恐怖的、可怕的,还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普鲁士兵依旧一二一二地齐步走着,他们昂着头,得意地掠夺来的土地重重地踏在脚下,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也不避让,瞪着仇视的眼睛看着这群流氓。一个普鲁士兵冲着我吼道快让,小鬼,都当了亡国奴了,也不老实点!我再也抑制不住情感,大吼一声:法兰西万岁!我们属于法国!然后发了疯般地冲向了镇公所的布告牌,一把扯下那该死的布告,撕了个粉碎。还没等干完,我的脑门上已挨了重重的一枪杆,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昏睡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阿尔萨斯的上空重新飘扬起法国国旗,我变成了韩麦尔先生,站在讲台前,给孩子们讲着法语,动情地讲着法语&&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300字

岁月就这样走过了,我们上最后一天的课,我拿着校服让同学门在上面签名,而小营却用他的眼睛盒叫我们在上面写名字,还说了一句经典话:用你们的笔在这有限的空间里,留下我对你们无限的回忆和思念。全班都笑了,然后又是一片沉默。

这时小陆和我说了一件事,教室的挂钟今早已经不走了,一直停在6点44分46秒,看来着钟对我们也有感情了,想让时间停留,舍不得我们走丫。我摸摸鼻子,想哭,但没有颤抖的声音,只是仅有的眼泪湿了双眸,咸咸的。还被人拍到了那时的傻样,毕竟班上拍照那么疯狂的,手机普及率高达700/0,大家晚自习准也没有看进什么书,就都一股脑的走来走去拍同学最后的笑容。毕竟三年了,难舍的友情,就这样在别离中告一段落了,有的笑着照,有的沉默着被拍,有的哭红了双眼。

刚从理科转到文科时,他们对我的热烈欢迎,八月十五的中秋晚会,大家热闹的布置,积极的准备把校长都给拉住了,现在回味真的很美好。到后来,有的闹着要换地理老师,有的却反对,闹得不和,甚至还哭了一大片。还有最后的分流,那一场场颓废的闹剧,让我们感情波动得如风拂过的湖水,一波波的。青年节的篮球赛、上,我们没有拿到名次,但在冬季运动会,我们有第一第二第三有道德风尚奖,还有优秀团支部和文明教室称号,一群省和州级的优秀学生,一切一切所有的同学,打完最后的战役,我们就各自飘散在天涯了,这样分离,也许有缘能相见,也许无缘就互相遗忘了吧。今晚最后一课,希望走进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别忘了彼此的驻足之处,即便只是个过客。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1000字

我,韩麦尔,一名普通的法国教师。但我的生活却注定不会普通,至少在那个动乱的社会里。

在那天晚上之前,我从未感到如此的悲痛,那种痛苦,远比亲人的逝去来得深。

那天晚上,我洗漱完毕,正坐在桌前备课,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寂。我懒洋洋地站起来,从窗口往外看,隐隐约约几个人影,好像是部队的官兵。我心里咯噔一下,开始紧张起来。我犹犹豫豫地打开了门,只见门外望着我的,是一双双冷漠的眼睛。

一个德军军官看了看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写满德文的纸递到我面前,这是你的停职令!新老师后天就到,请您在明天日落之前离开这里!他似乎成了这里的主人,像对待奴隶一样对待我,我气愤得发抖,恨不得揪住他,大声告诉他:这里是法国的土地,法国人民才是这块土地永远的主人!

他们走后,我坐了下来,一想到明天是我最后一次教那些可爱的孩子,我便心如刀绞,望望窗外,天那么暗淡,星也灰暗了许多——正如我此时之心。睡吧&&这是今天我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火光冲天,侵略者抓住我,用鞭子抽我,用棍子打我,我不屈地反抗着,鲜血、伤痕布满我全身&&一声鸡鸣,我从梦中醒来,我回忆起梦中之景,无奈地笑笑。我不过是个教师,除了教书,我还能做什么?我简单吃了早餐,穿上了我最漂亮的礼服。临出门,回头望望这间简陋的小屋,此时此刻,它在我心中,是那么的温暖,给了我直面命运的勇气。

我走下楼,站在教室门口,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该来的总会来&&在我跨进教室的那一刹那,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教室里的同学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既而又窃窃私语。他们脸上的表情很使我难过,于是我转过身去,凝视着空空的黑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估摸着学生该到齐了,便转过身来,这下却让我吃惊得张大嘴巴——教室后排坐着从前的镇长、邮递员等一些老人,我微微感到不安,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他们向我微微的点点头。

我环视了一下教室,目光在一个空位上停住了——小弗郎士还没来!我深知现在时间的宝贵,但我不希望给这最后一课留下任何遗憾!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不停地踱着步子。

手表上秒针一圈一圈的转着,我开始由不耐烦转为失望。突然,嘭!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是小弗郎士!

我的心轻松了,温和地对他说:快坐好,小弗郎士。我们就要开始上课,不等你了!等他坐好,我也坐上椅子,严肃地对他们说:孩子们,柏林已经来了命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准教德语了。新老师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希望你们能够多多用心学习。说完,我便开始上课。

首先,我总结了同学们学习的弊端,然后,从这一件事谈到那一件事,谈到法国语言上来了。我告诉他们,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又告诉他们,我们必须牢牢记住它,这样我们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说到这里,我就翻开书讲语法。我总有一种奇怪的冲动,希望把我所有的知识都塞到他们的脑子里。 法语课完了,我们又上习字课。我发了一些新的字帖给他们,字帖是我特意挑选的,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法兰西阿尔萨斯。这些字帖挂在课桌的铁杆上,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我看的发呆了,不禁在自己的桌上也升起一面小国旗。

看着孩子们认真的样子,我从心底感到一丝满足。望望窗外,花儿依旧那么艳,草儿依旧那么青,即将成为亡国奴的命运无碍于它们,我的花儿呀,,我想,你们即将被敌人所践踏,但愿来世你们还作法国花!微风吹过,紫藤悄悄地趴在窗口向里望,我看着它,不禁回想起四十年前的那一天,它还是一颗小小的种子,静静的躺在我手中,我将它轻轻的种下,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开花。四十年,四十年啦!四十年都过去啦!难道我的教学生涯就这么屈辱地结束了吗?

不过,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这些学生,他们都即将长大,他们将为祖国而发芽,为祖国而开花!

忽然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祈祷的钟声也响了。我站起来,脸色惨白。我的朋友们啊,我哽住了,我说不下去了。

我转身朝着黑板,用尽全身力气写了两个大字:

法兰西万岁!

然后我僵住了,只向学生们做了个手势:放学了——你们回家吧!都该走啦&& 最后一课续写作文600字

天灰蒙蒙的,太阳正躲在云朵后边啜泣呢!难道他在为我们刘老师的最后一节课感到悲伤吗?

在课堂上,我们边做着练习,还边打闹,一个安静的教室转眼间成了菜市场。本应安静听讲的同学仿佛成了一个个小贩,为了一两角钱讨价还价,赋予了教室一股活力。一瞬间,分贝一下降了下来,哦,原来是刘老师的到来,怪不得,但听觉灵敏的她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发脾气,或者把我们骂得无地自容,缓缓地蹦出一句话:我也不管你们了,我已经递上辞职书了,明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你们的新老师就来了。

顿时,我们全班都静下来了。是的,非常静,教室从来没这么静过。我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想着一个问题——老师为什么走?是因为我们调皮捣蛋吗?是因为我们的成绩仅次于倒数第二?是因为忍受不了我们吗?原因我不得而知。

老师,你为什么走?老师,你不要走!一声声喊声爆发出来,老师一听,先是一楞,可能是没想到我们会如此热情地挽留她吧,她用手理理头发,笑笑说:不要假惺惺了,我走了你们高兴了吧!是的,我们高兴,我们高兴得起来吗?我轻声说。

老师,您还记得吗?那次,你要我们听写单词,虽然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晚上的时间,但还是给我们再看一两分钟。你说:错一个改50遍,大家不要看书,写得出多少就写多少,抄50遍就可以记住这个单词了,好!关书!

教室里安静极了,只有老师读单词,笔唰唰写字的声音,偶尔抬起头来,看见几个同学正用笔敲着脑袋冥思苦想呢!再转眼看自己的本子,全写出来了,心想:果然昨晚的辛苦没有白费。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中时,啪的一声,赵雪玲的英语书被老师抽走了,原来赵雪玲没背得单词,直接拿书抄。

天气由晴朗转到多雨,老师也不说什么,但我知道老师这是恨铁不成钢啊!她恨我们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本事写呢,她想知道我们班谁的基础差,从而帮她补习。

在这最后一节课中,显得如此安静,只有我们唰唰写着作业,老师批改作业。老师正坐在课堂旁边的小桌子批改作业。

老师,你不会忘记吧。就在那儿,也是在批改作业。在考完试后,你对我说:为什么沈灵杰总是写得快,而你却不行呢?我&&我&&我一时语塞,沈灵杰他英语好。沈灵杰他英语也就是半斤八两。老师说,我听完,不再觉得沈灵杰他英语比我好了,而把他当成和我差不多。 前几天,我还不能真正理解严厉也是一种爱,但今天理解了。老师请不要忘了,您曾经教过一班调皮捣蛋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