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和野牛
四年级 说明文 2458字 299人浏览 Tideliya

看《动物世界》,一群野牛生活在祖宗给寻下的水源地里,这里水丰草美。这一天风和日丽,野牛群的叫声都响亮了很多,小野牛受到了成年野牛喜悦的感染,互相追逐着在草地上蹦跳玩耍。这时候,草地的领主狮子出现了,一只狮子,紧接着又一只,还有一只,成扇形向这群野牛逼近。野牛群浑然不觉,继续享受这美好的鲜草大餐。忽然,一只狮子跃起,急速向离着最近的一只小牛杀去,另外两只狮子也同时跃起,协同奔向了另一只小牛。野牛群受惊,集体开始奔跑,近百头重达好几百斤的野牛群奔跑起来,煞是壮观,瞬时草地上升起了一股飞尘,大有遮天蔽日之势。奔跑中,两只小牛已经被狮子猎杀,虽然明白过来的野牛群回救小牛,但在来回的拉锯中,最终忌惮于狮子的威猛,在狮子的强势攻击下,牛群远遁。这时候更喜剧的一幕出现了,一头雄狮雄赳赳气昂昂的跑来,它飞奔到一只小牛尸体前,把猎杀的雌狮赶跑,自顾自的大快朵颐起来。

只有三只狮子,近百头野牛却连幼子也保护不了。难怪有骂人的话形容比较怂的人,说其为偶蹄动物。原来这是有原因的,吃草的牛永远是吃肉狮子的干粮。如果野牛同仇敌忾,就是踏也把狮子踏死了。可能会有人说,这野牛不是畜生吗?没有思想。那么人呢?人在这个社会比野牛更聪明吗?有人可能对笔者这种比喻有些厌烦,你拿什么比不好,为什么把人比做动物?

讲一个故事。东海往东2000海里,有一座岛叫灰黄岛,岛上有个国,叫灰黄国。这国土不大,也就有800万人口。一日,有个开发商,经过运筹终于用天价从灰黄国政府手里拍了一繁华地块。又经过运筹,把地价成本算到开发成本里,决定建豪华商住小区,而且要建成这国的一个样板,只有这样才能大赚。豪华小区未开工就开始卖房,房价一平米均价8000元,而别的开发商开发的小区,只有4000元以上,别的开发商一看,这不合理呀,差不多的成本价,凭什么他这里就8000我们就5000,涨价,于是也涨到了8000元,豪华商住小区的开放商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几回,我们接着涨,涨到10000元。于是,房价开始了此起彼伏的轮涨。老百姓一看,这眨眼的功夫房价就上天了,赶紧清家底,家底不够银行贷款,风起云涌的买房。不买儿子结婚咋办,不买以后买不起咋办。最后,灰黄国政府公布财政收入,竟然是前10年的总和。开发商们紧着换小老婆和汽车,最后私人飞机都买上了。银行员工呢?喜笑颜开,奖金打着滚的发。

如果把灰黄国比作雄狮,把银行和开发商比作打猎的雌狮,把买房百姓比作野牛,重新看看第一个的故事,是不是有点意思。其实,人比野牛强不了多少,百姓食草,权富们食肉。这也是《动物世界》,而且是高等动物演绎的动物世界。野牛蠢不知耻,而高等动物这故事里,一地的房奴洋洋自得。

再讲一个故事。灰黄国有一个小区,物业要加收物业费,一个业主不同意,被小区物业派人打了一顿。家人劝挨揍的英雄,说好几百户都不说话,你又何必出这个风头?你看白挨揍人家还把水电给断了。英雄不服气说,物业是雇来看家的,咋比我这出钱的还牛逼?家人说,你别傻了,大家都知道这个理,可都缩头当大盖的,就你一个充好汉,有用吗?于是物业费涨了,全小区的居民都嘁嘁喳喳的表达不满,但看见物业和保安,竟然就哑然无声了。于是,小区物业形成了惯例,隔段时间就涨次费,渐渐的有人承受不了,把房一卖搬走了。走留物业不在乎,反正该收费照样收费,有庙还怕跑了和尚?只不过很多时候,小区的居民总是很疑惑,忍不住懦懦的想,这混蛋物业,简直反了,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服务的人。 野牛,对野牛。野牛可回救过小牛的。这几百户的缩头高等动物,灰黄人,过得这个憋屈。但,总是活该吧,自私才是最大的邪恶,自私才会受最大的报应。人人缩头,人人顶绿的社会,才会王八蛋滚滚红尘。野牛群总算只有四个狮子等着吃肉,灰黄国可是成千上万头一起吃。

再讲一个故事。灰黄国往东又2000海里,有一国叫爪哇国,国民数万。爪哇国国主有三千亲卫,掌管国家的一切。可这三千亲卫又有三千老婆六千子女,也需要朝廷养着,于是这

数万国民只能被课以重税,但这样也不足于让这亲卫和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于是,爪哇国主像灰黄国取经,得高招而回。把土地全部收归国有,然后拍地卖钱,建房收税,一时爪哇国房价大涨,百姓无不倾囊以购,于是国家巨富,三千亲卫发家。爪哇国国主喜不自胜,骄傲的宣布,吾爪哇国乃东海第一富国也。可怜爪哇国的数万国民,买房掏空了积蓄后,连孩子上学看病的钱,都出不起了。

有爪哇国国民看了第一个故事,不仅叹气说,野牛至少还有草,一次只供应三只野牛,可我们要供应一生的心血啊。有游侠路过爪哇国,听到此人所言,说何不集体抵抗这高房价?这爪哇国民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游侠说,你这个奸贼,哪里来的?想要害我上国?游侠看了看这群人,把抽出的剑又插了回去,一言不发远去了。

最后一个故事。爪哇国又往东2000海里,有一国叫皴浮国。游侠一气之下弃了在爪哇国干一番事业的心劲儿,来到了皴浮国游历。一日正赶上皴浮国节日,各处笙歌燕舞,更有知名艺人表演节目。一观节目的皴浮国人对另一人说:“知道吧,这小戏子出场费一次5000元,我们一个月工资才2元,还得交5毛的税。一个戏子发财的地方,简直没有希望。”另一个人说:“扭扭腰,伸伸腿就能发财,简直没有天理。”这时候一个相熟的人走过来对其中一人说:“唉唉,我说,听说你们小区要拆迁啊,你也发财了吧。”“唉,我就一套房,发啥财,隔壁吴老二一个光棍,因为祖屋留下得多,得了三套,老光棍当下就找到了媳妇,要结婚了,人家才是发财娶媳妇。”游侠有些不解的问:“按说发财是件好事呀,为什么你们老是骂台上那美女?”其中一个皴浮国的国民很不屑的说:“外乡人,你不懂,他们发财发得太轻松了,我们过得太苦了。”游侠问:“他们抢了你们的钱?”“这倒没有,反正我们总是看这些人不顺眼,他们无权无势,凭什么发财?”游侠忽的愣住,半晌自忖自语道:“这些人竟然毫无见识,有权有势是发不得财的,发财那就是抢的他们的,反而这艺人发财,全凭社会上人给,不占他们一丝一毫,世界上还有这等愚蠢的人,真可叹。